縱橫時空(3D玄幻的多人在線遊戲)

《縱橫時空》是一款以中國文化為背景的3D玄幻多人在線遊戲。遊戲地圖完全採用無縫連接,玩家無需頻繁的讀取地圖,遊戲採用360度可旋轉視角90度,上下可調整垂直視角。既可以享受第一人稱角色扮演遊戲的真實性,又可體驗到固定視角帶來的簡潔操作方便等優點。

遊戲背景

第一章 黑暗時代

人類的起源與芒祖

大約一萬一千萬年前,寬廣的平原上終於誕生了智慧生物——人類。他們聚集在一條河流的兩岸,開始了人類史上最原始的漁獵生活。但是各種各樣的兇猛野獸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威脅,很多人都會在晚上不幸地成為野獸的口中之食。儘管他們輪流守夜,並使用削尖的木棒作為防衛,情況也沒有多大的好轉。

有一天,一個陌生人出現在這群原始居民面前。與大多數人不同的是,這個陌生人並不用簡陋的樹葉遮體,代替樹葉的是一層柔軟不明的東西。他自稱芒祖,並許諾給這些原始居民帶來更好的生存機會。

芒祖帶來了火種,並教會人們如何去使用這種物質。原始人類有了篝火,不僅可以讓魚肉變得更加美味,而且到了夜晚,就連野獸也不再敢接近他們。

芒祖告訴人們,那些被殺死的走獸也是可以食用的,於是人類可以用火烘烤這些獸肉,這讓他們再也沒有飢餓感。

芒祖教給人們建造茅屋,遮擋風雨和暴晒,這讓他們第一次有了生存的舒適感。

芒祖實現了他的諾言,原始人類將他作為至高無上的存在而崇拜。但是芒祖終於還是從原始人類身邊消失了,再也沒有回來。

失去了依靠,人們彷徨無措,但是其中一個站了出來。他是帝候,與芒祖接觸最多的人。他告訴人們,芒祖並沒有離開,他一直都會注視著這裡,並在需要的時候再次出現幫助人們。人們相信了帝候的話,並開始了自力的生活。

部落爭戰

帝候漸漸確立了自己的領袖地位,他使人們變得更加團結,並在一處建立了最初的部落。穩定使他們繁衍生息,並不斷有生活在附近的散居者加入進來,部落的規模也越來越大。不料的是,在平原上的其它地方,也同樣出現了部落。隨著活動和狩獵範圍的擴大,他們無可避免的產生了摩擦。

矛盾逐步擴大,漸漸演變成大規模的部落廝殺,戰鬥的目從原本的搶奪狩獵區變為完全毀滅對方。

雖然此時帝候已漸顯老態,但他所領導的部落卻十分強大。他的衛士幾乎橫掃了附近的部落,他將戰利品分給部落的居民,並將俘虜分給有功的人作為奴隸驅使。這是早期階層等級觀念的雛形。

帝隱與造神崇拜

帝候的兒子帝隱不同於父親,由於從小聽父親講述芒祖的故事,使他對此極為著迷。他花費幾乎所有的時間在平滑的石板上用圖畫表述芒祖助人的故事,並嘗試用自己創造的不同符號去標記,這種行為不僅創造了文字的雛形,而且讓部落中人了解到芒祖是何等偉大的存在。

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帝隱身邊聽他更詳細地複述芒祖的故事,人們對於芒祖也逐漸由單純的好奇轉變為精神上的寄託、生存上的依靠。

帝隱和同伴們用了數年的時間整理了芒祖的事迹,並決定動身去其他部落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事情。他們開始漫長的旅行,雖然不少人因此死在半途,或是被敵視的部落殺死,但仍然有一些部落逐漸接納了他們,以及所講述的芒祖的故事。

這段艱苦的傳述時間一直持續了數十年的歲月,經過帝隱等信奉者的努力,芒祖的崇拜者遍布了所有已知的部落。

第二章 人類發展

「大洛」的建立

黑暗時代持續了數百年時間,在相對穩定的時期,人類的文明高速發展,相繼出現了畜牧、青銅器、及簡單的紡織技術。而在後期,石制的房屋得到了普及,這使人類真正進入了全新的時代。

此時,當年帝候所建立的部落已經具有相當大的規模,他們有大批的衛士,也收服了附近的小部落。但部落頭長帝洛卻並不滿足,他本身是個狂熱的芒祖信奉者,並以「芒祖的代言人」自居,他認為所有的部落都應該臣服於他。終於,帝洛向更遠的部落發出信息:要麼臣服,要麼毀滅。

勢力弱小的部落臣服了,而強大些的部落雖然做出了反抗,卻無法支持太久。帝洛只用了七年的時間就將已知的部落納入了自己的勢力範圍,又用了五年時間制訂管理龐大地區的政治體制,並在之後不斷完善。就這樣,被稱為「大洛」的國家建立了。

殖民時代

大洛的建立使人類進入了極為穩定的時期,生產力水平不斷發展。他們將自己依賴的河流稱為奈河,將奈河流域的整片平地稱為奈河平原。人類的足跡開始向更遠的地區延伸,不少旅行者想要探索山脈以外的地方。

一支探索隊終於在山脈東部發現了另一片平原,那裡資源豐富,但卻猛獸成群,他們將其命名為祭牙平原。洛王派遣了大批的士兵去驅除所有的障礙,並開始鼓勵居民移民到祭牙平原開發這片土地。

十年後,祭牙平原上建立了一座城鎮——祭牙鎮。

玄武

人們借著不斷的探索,不僅開闢出祭牙平原,而且在向南旅行的過程中,進入了大片的原始叢林。很快,他們就發覺叢林中原本就存在著居民。對方雖然也有著相同的相貌,但是行動卻異常敏捷,不僅可以依靠強大的暴發力將野獸殺死,而且還能神奇地將自己的身形隱藏,不留一點痕迹。

洛王得知此事,想要收服這種奇特的民族,但派出的軍隊在叢林中卻損失慘重,最終他只能選擇勾通,承認他們的居住權利,並將這些生活在叢林中的人類稱為玄武,將玄武存在的叢林稱為隱匿之林。

玄武的存在漸漸讓叢林外的居民知曉,一些人非常希望學到玄武人的能力,不惜冒險進入隱匿之林,用各類生活用品換取玄武技藝。而玄武人因為頻繁地與外面的人接觸,也逐漸掌握了對方的語言,甚至有些年輕的玄武居民被洛的文明吸引,勇敢地走出了叢林。

漸漸的,人們將玄武居民及那些學習玄武技藝的人也統稱為玄武。

祝由

人類的足跡穿過隱匿之林到達了海岸,在這裡也發現了原住民,他們稱自己為祝由。內陸的人們很快發現,雖然祝由人的生活水平十分落後,但造船和航海技術卻非常先進,甚至有些祝由人可以使用神奇的術法,這些術法不僅能夠治癒傷患,還可產生強大的破壞力。

祝由人起源於陸地以南的大片群島,他們十分和善,洛王給予他們與玄武同等的對待,以方便向他們學習術法,及先進的造船和航海技術。

不久,越來越多的內陸人乘船到達南部群島,帶去各類用品,換取海鮮和食鹽,由於路途遙遠,內陸人稱這些島嶼為天涯海角。

羅漢

從祝由那裡學習到的航海技術給內陸人帶來了很大的便利。很多人醉心於航海,也出現了不少航海家,古英青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從天涯海角出發,向西航行時,意外地發現了大片的陸地。他興奮地將此消息回報給了洛王,洛王立即派出了大批的船隊前往新大陸。

不久,探索隊就遭到了當地土著的攻擊,但土著人還未開化,簡陋的武器根本無法與負責護衛的士兵相抗衡。所以一路的行進並未有太大的阻礙,直到他們到達了一個巨大的山谷。

山谷內生存著另一個民族,他們顯然曾經擁有高度的文明,能夠建造巨石建築,但現在卻數目稀少,顯然經歷了災難而一撅不振。山谷內的居民身體十分強壯,而且個個力大無窮,數次擊退了另一片大陸的入侵者。洛王對這個擅於戰鬥的民族十分欣賞,便也承認了他們的存在,稱其為羅漢。

羅漢的戰鬥技術也漸漸成為了另一些人學習的目標。在這之後,洛王允許古英青將他新發現的大陸稱為西洲,並稱自己所處的大陸為中洲。

三大宗族的遷移

隨著大洛與玄武、祝由、羅漢三大宗族的聯繫越來越緊密,年青一代相互融合的趨勢也愈發明顯。洛王向三族首領發出了遷移到中洲北部的邀請。首領們力排眾議,接受了邀請。自此,三大宗族的管理階層各自在盤榕鎮附近選擇適宜的地區安定下來,融合速度加快。

芒祖教會

殖民時期進行的同時,芒祖的信奉者們也開始活躍起來,而當時的洛王舍井正是帝洛的兒子,他受父親影響極深,甚至將芒祖定為「洛之守護神」,支持民眾信奉於他。

一個叫路然的狂熱信奉者向洛王進言建立專門供奉芒祖的建築,這樣的提議得到了洛王的支持。巨大的芒祖神殿不斷在奈河平原及其他人類居住地區建造完成,信徒隨之越來越多。

不久,在路然的主持下,在信徒中建立了類似政治體系的等級制度,形成了一個涵蓋全國的龐大組織。這個組織被稱為芒祖教會。

祭牙鎮革新勢力的滋生

漫長的殖民時代持續了近二百年,大洛的居民遍佈於兩塊大陸,及周邊的島嶼,並在那裡建起城鎮,已儼然成為了一個龐大的帝國。然而,隨著大洛勢力的逐步強盛,官僚系統則日趨龐大,官員腐敗成風。就連洛王帝武都長期不理政務,終日外出遊玩作樂,只有書記官蔡中英一人獨撐局面,維持著表面的繁榮。

而祭牙鎮的情況則與最高統治階層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單儀以四十歲年紀擔任祭牙鎮監事官后,清查了城鎮管理層,在政策上做了一系列不影響格局的變動,一連持續幾年下來,官員貪污怠務的情形逐漸扭轉,城市變得優美祥和,特別是大力開採南部山脈的礦產資源,給城鎮帶來了穩定的收入。人民對單儀也愈發愛戴。

祭牙鎮方面的富庶,令國庫日漸緊縮的大洛最高統治階層眼紅,帝武不顧蔡中英的勸說,不斷加大對祭牙鎮的徵稅額度。

祭牙鎮居民不滿的言論也越來越多。甚至有些好事者竟開始自發地建立起維權組織。「自治兄弟會」就是其中勢力發展最快,最為激進的一個。

洛王征討祭牙鎮

洛王帝武對祭牙鎮方面的壓榨愈演愈烈,已經到了單儀都無法忍受的程度。此時,祭牙鎮的督軍洛青劍向單儀暗示軍中的反叛之意,但單儀卻一手壓了下來,但心裡卻對洛青劍的話有些心動。

自治兄弟會地下活動漸漸頻繁起來,他們甚至半公開地宣揚洛王政權的種種不是,而單儀對此卻視若無睹。但不久就傳出洛王派往祭牙鎮的巡察使自治兄弟會半路截殺的消息,洛王帝武震怒,指責是單儀監管不利,當場解除他祭牙鎮監事官的職務,並任命了新的監事官。這一事件也直接堅定了單儀反叛的決心。

熾風亭事變

按照慣例,如祭牙鎮這種重鎮,在舉行卸任與接任儀式時,要洛王親臨。蔡中英處事謹慎,向洛王提議在祭牙鎮外的熾風亭舉行儀式,並派出重兵護衛。但即使做出這樣的準備,也仍低估了單儀的決心。

儀式中,單儀不懼洛王親衛軍,竟在眾目睽睽之下使用暗藏的匕首刺死了洛王帝武,幾乎是在同時,單儀事先暗布的祭牙鎮軍隊向洛王親軍發起了攻擊。在一片混亂中,洛青劍與一隊技藝高超的護衛拚死攜單儀從包圍圈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反叛之戰

洛王被刺殺,大洛宮廷一片混亂。軍隊無主之下,被氣勢洶洶的單儀叛軍打得節節敗退。不料,盤榕鎮內又起了民變,自治兄弟會早已滲透進這座古城,並配合叛軍對守城衛隊發起了攻擊。幸好蔡中英臨危不亂,迅速安定軍心,組織力量剿滅了城內叛民。又只用了幾天時間就扶持了只有六歲的帝武之子帝仁繼承王位。正式公開宣布討伐單儀叛軍。

新洛與正儀

隨著新王的繼位,大洛軍隊與叛軍的戰爭形成了膠著態勢,兩軍都無法取得更大的戰果。緊接著,單儀正式對外宣布在祭牙鎮成立政權——「正儀」自此誕生。

而與之相應的,蔡中英正式替年幼的洛王打理政務,採取了一條列改革措施,勵精圖治,並得到帝仁的允許,將大洛國更名為「新洛」。

新洛與正儀的長期對抗局面正式形成。

第三章 暗魂襲來

三年後,兩大勢力仍然進行著大大小小的戰事。而在這時,意想不到的災難降臨了。

天空中出現了黑影,它以極快的速度擴大,完全遮蔽了陽光,世界立時陷入了黑暗之中,動物的行為變得混亂,人們也開始恐慌。不知過了多久,黑影化為了火焰,天空變得赤紅,如同燒紅的黑炭,緊接著巨大的震動傳遞到大地的各個角落。

人們無法解釋這種現象,但這場巨震卻令人有種不祥的預感,而兩大勢力起先還認為這是對方的陰謀。但隨後發生的事,卻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先是人們在西洲南部的上古沙場附近發現了巨大的深坑,一顆漆黑的石頭在深坑中央冒著令人恐怖的黑煙,令人不敢去碰觸。

接下來,野獸的行為突然變得無法預測,傳承了千百年的狩獵經驗不再有效,甚至一些原本較為溫順的動物都具有了攻擊人類的行為。直到出現了大批的兇猛野獸屠殺了整個村鎮的事件時,人們才意識到他們面臨的是全面的生存危機。

剿獸行動

雖然並不清楚危機出現的原因,但兩大勢力都一致認為與上古沙場的深坑及那顆黑石有關。經過調查發現,果然不斷有各類野獸在上古沙場彙集,它們甚至形成了群隊,有組織地攻擊人類。

芒祖教的教宗對此事發表聲明,認為這是來自「芒祖之敵」的挑戰,這是對整個人類的考驗,號召人們團結應敵。於是新洛和正儀的軍隊暫時放下爭鬥,開始彙集在西洲最大的城鎮——中鎮。並以中鎮為據點向南部的上古沙場挺進,進行全面的剿獸行動。

兩支軍隊分別由正儀的將領洛寧,及新洛的普利蠻率領。他們全力清除了外圍的野獸,卻發現越接近深坑,遭遇的野獸越強,行動越是吃力,傷亡人數不斷增加。而且走在焦黑的地面上時,總會聞到難言的腐臭氣息。洛寧感受到了強烈的不祥,他緊急聯絡了普利蠻,要求一同撤離,但卻遭到了普利蠻的拒絕。無奈之下,只好獨自率領著部隊退出了戰鬥。

屍妖王

普利蠻是熟習羅漢技藝的悍將。他帶領自己的士兵孤軍奮戰,殺出了一條血路,終於抵達了深坑的邊緣地帶。但卻在這裡驚恐地發現殘缺不全的人類屍體竟然可以行走,它們應該是先前生活在附近村鎮的居民。殭屍的行動雖然緩慢,但卻數量驚人,很快就將普利蠻的軍隊包圍了。

普利蠻陷入了苦戰,這些殭屍不像尋常生物那樣擊中要害就會死亡,必須將軀幹身體擊碎才能令它們失去活動能力。普利蠻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部下一個接一個地被屠殺,不禁肝膽欲裂,帶著對洛寧的怨恨被數不表的殭屍圍攻、撕裂身體,在僅剩最後一點氣息的時候暴發出羅漢之力,震碎周圍的殭屍,竭力爬向深坑中央。在即將碰觸到黑石的一刻,斷氣了。

而在數天後,普利蠻竟然恢復了意識,當他想要活動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面目全非了。而他腦子裡充斥著的,除了對這個世界的怨恨,就沒有什麼了……

從此,人們將那塊深坑中的黑石稱為「暗魂石」。

樂施與聖火教

剿獸行動的失敗令人們意識到他們遭遇的是何等恐怖的災難。而在這之後的一段時間,就連中洲也開始出現與西洲一樣的災禍,並且一些從未見過的怪物肆無忌憚地血洗了不少村鎮。

一時間,無法證實的傳言四起。一個名叫樂施的男子站了出來,頻繁在各個城鎮的廣場上向人們講述災難的原因。他認為,這場災難是天神對人類的懲罰,人類的行為違逆了真神,並對真神沒有任何崇敬之心,巨震之前,那天空中赤紅色的火焰就是明顯的證據。

在目睹了一連串的災難之後,不少人在樂施講述的「事實」面前動搖了。很快,樂施的身邊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信徒,他們創立了名為「聖火教」的組織,並在隱匿之林利用一棵參天大樹建造了高聳入雲的火神祭壇,每日向天神膜拜,以減輕人類的罪孽。

聖火教信奉的是火焰天神,信徒們認為人類應該接受天神的懲罰,才能儘早得到天神的原諒。而樂施理所當然的被推選為教宗。就在樂施上任的第二天,他公開發表了對新洛和正儀兩大勢力,甚至芒祖教,充滿敵意的講話。

新洛和正儀得知此事,都十分震怒,聯合芒祖教,將聖火教稱為邪惡宗教。他們彙集大量的士兵欲清除這些異端,他們到達三岔口便與聖火教徒發生了全面的衝突。

聖火教徒是無法與身經百戰的正規軍隊相抗衡的,他們連連退守,很快被圍困在聖火祭壇周圍,而樂施則在倉皇間指揮教徒們利用火神的力量。於是數不清的聖火教教教徒點燃了身上的衣服,沖向敵方。樂施利用這一時的混亂,帶領著追隨者衝出了包圍圈。他們的目標是深坑中的暗魂石。

赤血魔

樂施瘋狂地相信暗魂石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所以他竭盡全力地擺脫兩大教會的追擊,在隱匿之林南部海岸劫持了一艘漁船,航向西洲。經過十數日的長途跋涉,樂施終於抵達了上古沙場。樂施一邊鼓動自己的信徒與野獸戰鬥,一邊向深坑前進。最後,僅剩自己一人的樂施遭遇了普利蠻化為的屍妖王。

樂施跪在地上,祈求屍妖王的諒解,並聲稱自己信奉暗魂石的力量,願意追隨屍妖王,對所有的人類復仇。屍妖王抑制著殺意,相信了樂施的話,樂施得以接近暗魂石,但他貪婪的眼神並沒有被屍妖王忽略。當樂施的手碰觸到暗魂石的時候,屍妖王出手想要殺死樂施。

樂施被屍妖王拍飛了出去,口吐鮮血,但隨著生命的流逝,他感覺到一種力量正在身體中漫延。不久之後,他欣喜的發現,自己的能力已經凌駕於屍妖王之上。從此,樂施稱自己為赤血魔。

延康的暗魂研究

延康是祝由族族長巫京的兒子,從小就生活在天涯海角,並且精通祝由的術法。對於暗魂石降臨之後所發生的諸多異變,延康花了相當大的精力去研究。他認為暗魂石中的確存在著某種強大的力量,它可以影響生物的精神,並且將這種力量命名為暗魂。

隨著自己研究的深入,延康越來越覺得自己無法自拔了,他甚至懷疑自己已經受到了暗魂的影響,變成了精神奴隸。終於有一天,他抑制不住自己的衝動,直接找到母親巫京要求讓自己帶領一支探索隊,去上古沙場深坑那邊解開迷團。但巫京知道那裡非常兇險,而且最近他也發覺自己的兒子行為上的反常,所以果斷下令將延康囚禁了起來。

延康經歷了數日的精神煎熬,根本無法抑制住一探暗魂石的衝動。他想方設法買通衛兵,終於逃了出去。在剛逃到西洲的時候,偶然碰到了洛寧的軍隊。洛寧也是祝由人,長大后便走出了天涯海角成為了大洛帝國的一員將領。他與延康是一同長大的兒時玩伴,即使長大成人後也保持著友誼。於是,在洛寧的幫助下,延康脫離了禁錮,踏上了探索暗魂石的道路。

浮屍將軍

延康混入洛寧的軍隊,向上古沙場行進。而巫京所派出的追兵也緊緊地尾隨著。兩股部隊在深坑外圍進行了交鋒。巫京所派出的人大都精通祝由術法,洛寧的士兵損失慘重。洛寧掩護著延康且戰且退,不時還要應付野獸和怪物的攻擊。片刻之後,已是滿身創傷的洛寧覺察到自己支持不了多久了,便阻住追兵,讓延康先走。

延康雖然不舍,但深知自己已沒有退路,咬牙堅持著利用自己的祝由法術從野獸包圍中撕開缺口,朝深坑奔去。不久,他無可避免地遭遇了赤血魔與屍妖王。面對著兩大巨頭,延康即使使出了自己最強大的術法也沒有太大用處。就在他生命垂危之時,洛寧沖了進來,擋在了赤血魔與屍妖王的面前。

洛寧爭取的這一點點時間已經足以讓延康接近暗魂石了。他動作敏捷地撲過去,成功將這塊蘊含無窮力量的黑石抓在手中。他感受到暗魂的力量已經充斥了全身,自己已經無所畏懼。與此同時,洛寧的生命也已經徹底熄滅了。

蛻變的延康輕易地擊敗了赤血魔和屍妖王,他走近洛寧殘缺不全的屍體,伸手將暗魂之力灌輸了進去。

延康的宣言

延康對暗魂力量的理解超出了想象,他似乎一下子將這種力量收為了已用,而並未在外觀上產生任何變異。更重要的是,他完全擁有了暗魂的思想,甚至可以驅使所有受到暗魂控制的生物。於是,延康向所有人類傳遞著可怕的信息:暗魂是來自異世界的神聖力量,是神的意志,人類的行為玷污了世界,神決定毀滅所有的人類,凈化這個世界。

整個人類社會沸騰了,所有的人感到了世界末日的來臨,恐慌絕望的情緒蔓延開來,不少民眾不分晝夜的湧向芒祖神殿,祈求芒祖的救贖。而蔡中英和單儀都一致認為此人妖方言惹眾,只有全力剿滅延康和他的暗魂勢力,才有讓人類生存下去的希望,於是他們經過短暫的商議,決定完全放下爭端,集合兩方全部的力量遠征上古沙場。

噩夢之眼

大軍由雙方共同推選的古山將軍統領,分為三路,浩浩蕩蕩地行進到中鎮,做暫時的休整。不久之後,不時有斥候傳來消息,延康正指揮暗魂生物在上古沙場南部的「惡夢之眼」附近建造巨型石門。所謂的惡夢之眼,是附近住民所起的名字,據說那裡曾是西洲大陸遠古部落戰爭時期最大的戰場,人類的骨骸遍地都是,特別是夜晚,鬼火點點,令人頓生寒意。這裡人跡罕至,是一片不折不扣的死地。

延康的怪異舉動引起了人們的注意,雖然無法理解,但這無疑不會是好事。於是古山將軍立即令大軍開拔,前往上古沙場,全力消滅延康的暗魂軍團。

人類史上著名的「第一次遠征」開始了。

第一次遠征與厄運之門

人類大軍開進了上古沙場,在這片死寂的土地上,他們與成群的暗魂生物展開了激烈的搏殺。所有人都抱著必死的信念,因為他們清楚,這次遠征是人類最後的希望。總統領古山將軍,率領著士兵不知疲倦地奮戰了兩天兩夜,終於殺到了惡運之眼邊沿地帶。

在這裡,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巨大的門。門的周圍瀰漫著黑暗的死氣,讓見到的人不由自主地產生不祥的預感。於是,古山統領很形象地稱之為「厄運之門」。

擋在人類軍隊面前的暗魂生物越來越強悍,死亡前的哀號充斥著天空。古山將軍的軍隊經過連番的苦戰,接連擊敗了屍妖王、赤血魔、浮屍將軍,終於殺到了厄運之門的前面,而延康就站在那裡。

黑暗領主

延康看著渾身浴血的人們,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他用環繞著黑暗死氣的手碰觸了厄運之門,一片濃密的黑幕籠罩了大門,彷彿門的另一面就通向無盡的地獄一般。緊接著,地面開始劇烈地震動,人們清楚地看到一個巨大的身影從門的另一端走了過來。

這是從未有人想象到的巨大怪物,他的存在彷彿就是死亡。轉眼間,不計其數的人類生命就消失了,人類在他面前彷彿就是螻蟻一樣不值一提。士兵中不乏可以熟練使用祝由、玄武、羅漢三族力量的高手,他們使用最強大的技能也只是讓他的動作暫時停頓而已。

就在這時,已經身負重傷的古山將軍發現延康依然碰觸著厄運之門,彷彿正在給門灌輸著力量。於是他使出全身力氣沖了過去,用手中的劍斬斷了延康的手臂,並順勢將對方撞倒在地,厄運之門的黑幕驟然消失了。隨著一聲巨吼,那巨大的黑暗怪物也逐漸腐爛,如爛泥般癱在了地上。

封印暗魂石

古山將軍與延康同歸於盡,倖存下來的人們破壞了厄運之門,並從門中找到了鑲嵌的暗魂石。此時,暗魂石彷彿失去了暗魂之力,如一顆普通的石塊一般。但人們不敢大意,嘗試了無數的方法也無法毀壞這塊石頭。無奈之下,只好利用祝由的束縛之力,將暗魂石封印在大陸上的某處。

人類似乎逃脫了一次被毀滅的危機。

第四章 暗魂再臨

祖默與暗魂宗會

從「第一次遠征」算起十年後,人類恢復了往日的生活,新洛、正儀兩大勢力仍然對峙著,頻繁發生著流血衝突,但在勢力均衡的情況下,並未有大的動亂髮生。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是,一個秘密組織悄悄地成立了。這就是「暗魂宗會」,領袖是一個叫祖默的人。

祖默曾經是聖火教的忠實信徒,樂施的追隨者。十餘年前,他在兩大教會聯合剿滅聖火教的行動中倖存了下來,遊盪在各個城鎮中過著乞討的生活。當他得知,聖火教主樂施從暗魂石中得到了強大的力量時,他欣喜若狂,堅信暗魂就是樂施口中的天神。

暗魂石被封印的消息並沒有澆滅祖默的「理想之火」,他暗暗向對暗魂心存疑惑的人們灌輸自己的思想,終於建立了自己的地下勢力。而他的目標則很明確——盜出暗魂石,讓暗魂之力在世上復甦。

暗魂復甦

利用自己建立的龐大地下網路,祖默很快就知道了暗魂石真正的封印地點——位於中鎮內的封印之塔中。他彙集了忠實自己的信徒,通過暗插在守衛的間諜的接應,秘密潛入了封印之塔,成功破壞了封印陣,盜走了暗魂石。

雖然現在的暗魂石拿在手中仍然如一顆普通的石頭,但祖默並沒有失望,他不斷思索令暗魂石恢復暗魂之力的方法。於是,他很自然地想到了第一次遠征和厄運之門的傳聞,並開始相信在那裡應該可以找到令暗魂石復甦的方法。第二日,祖默只帶了數個親信就踏上了前往上古沙場的旅程。

幾日後,祖默到達了惡夢之眼附近,並找到了厄運之門的廢墟,他本能地翻查著廢墟,尋找著什麼。終於,他發現了一截斷臂。斷臂已經乾枯,卻並未腐爛,雖然祖默覺得這有點不同尋常,但並不知道這就是被第一次遠征時,延康被古山將軍斬斷的手臂。

恐怖的事發生了,那乾枯焦黑的手指竟然動了,瞬間抓住了祖默的袋子,那裡面裝著的正是暗魂石。它們似乎發生了感應,產生黑暗的光暈,祖默感覺自己的精神正被什麼東西吞噬……

從此,祖默的性情大變。沒有人知道,現在祖默的身體已經被延康的精神佔據了。縱橫大陸的人類再次迎來了暗魂的挑戰……

第五章 穿越時空

公元2046年,人類科技高度發達,文明仍然維持著高速的發展。不僅月球得到了初步開發,南極冰川也早已 被科學所征服,並有一部分人類在南極定居。但就在一次勘探施工中,人們在南極的冰層深處發現了一座古老的遺迹。

大批的考古人員對這座遺迹進行了研究,驚奇的發現石刻上的文字不屬於人類已知的任何文明。而建造這座遺迹的人類顯然比現代人的起源更加久遠。人們對此充滿了好奇,各類學科的專家彙集於遺迹之中,想要探究這神秘遠古文明的真相。

當科學家們想要做更進一步的研究的時候,人類卻迎來了災難,天文學家發現一顆巨大的隕石接近了地球,如果按此推算,不久地球就會被隕石撞擊,形成一系列災變。為此,人類緊急啟動了「天幕計劃」,發射了數顆裝有核彈頭的導彈,希望能在太空中擊毀隕石。

核導彈發揮了效用,摧毀了巨型隕石的大部分。但仍殘留了一些小塊的隕石,其中一塊穿過了大氣層墜落在太平洋中。隕石對海洋的撞擊引起了巨大的海嘯,無數的海島,以及大陸沿海被波及,因此死亡的人無法計數。

然而,更大更離奇的災難緊接著到來了。世界各地皆出現大批植物變異瘋長的現象。而動物們的行為也開始變得癲狂,主動衝進人類聚集區攻擊。過了不久,甚至出現了一些不明的食人怪物。

人類對這些怪物進行了反擊,利用各類先進的武器,雖然能成功殺死它們,但怪物的數量彷彿無窮無盡。世界末日的傳言漸漸在人群中傳播,整個世界陷入恐慌之中。

隕石撞擊的七個月後,終於從南極遺迹中傳來了好消息。一位中國籍科學家成功解讀了遺迹石板上的一部分文字。從中得知,在地球遠古時期一塊被稱為「縱橫大陸」的地方,的確存在過發達的始前文明。那時的人類與現代人不同,更崇尚發展精神力量。更重要的是,那個文明也有著與現代人同樣的遭遇,根據當時的記載,隕石帶來的是名為「暗魂」的黑暗力量。他們在遠古曾經成功擊敗了暗魂生物。

為了渡過這次人類浩劫,無數的科學家投身進去,終於成功製造了可以穿越時空的時間機器。無數被挑選的勇士因此踏上了時空旅程,到達遠古的縱橫大陸去鍛煉精神與肉體,學習擊敗暗魂生物的方法。

面對這個陌生的大陸,我們需要學習這裡的知識,選擇自己的立場,探索未知的世界。更重要的是,這個時空也將迎來暗魂的挑戰。

宗派介紹

玄武宗

歷史

黑暗時代,奈河平原上發生了全面規模的部落爭戰,很多部落因此毀滅。一個小部落的首領為了躲避戰爭,帶領自己的族人開始向南部遷移,發現了這片廣闊的原始森林。雖然其中的野獸極其兇猛,但同樣也有各類瓜果和溫順的動物供生存之用。這個小部落索性就在叢中定居下來,玄武族人就是這支小部落的後裔。

玄武久居林地,生活方式非常原始,將巨木掏空修整成樹屋,食物來源從開始的狩獵和採摘水果,發展為簡單形式的畜牲和果物種植。

出色的玄武戰士,還具有一些不可思議的技能。例如,無論在何種環境下都可疾行如飛的移動速度,以及利用周圍環境隱藏自身形體和蹤跡的技巧。

除了卓越的獵殺技能外,玄武的武器鍛造技術也相當高明,他們慣用雙手短刀,刀刃極為鋒利,與他們的格鬥技巧配合的天衣無縫。

特性

玄武久居林地,生活方式非常原始,由於經常與森林中的兇猛野獸搏鬥廝殺,所以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出色的獵手。生存環境的殘酷讓他們崇拜強者,甚至在十四歲時,就要接受各種嚴酷的訓練,讓他們的戰士具有韌性和絕佳的暴發力,並且擁有可以瞬間放置陷阱的能力。

羅漢宗

歷史

上古百年戰爭

巨魁族與尋常的土著居民不同,他們雖與人類外表相似,但卻極為高大強壯,成年的巨魁甚至可與兩層的巨石建築等高。巨魁數量相對較少,智力不高,多依靠本能行動,但他們的破壞力卻相當驚人,並且性格暴躁極具攻擊性。羅漢與巨魁族經過數次的矛盾摩擦,終於進行了全面的戰爭。

兩個強大族群的碰撞撼動了半個西洲大陸,雙方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將對方完全毀滅。戰爭持續了百餘年,最終巨魁族在西洲大陸完全消失了,而羅漢的文明也遭到了致命的破壞,大部分居住城鎮都變為黃土廢墟,人數更是所剩無幾,從此一蹶不振。

當時,最大的戰場位於西洲大陸的西南部,那裡遍地骨骸、野獸成群,被稱為上古沙場。隕石撞擊到上古沙場后,成為了暗魂的巢穴。

與大洛的聯繫

大洛的探索隊登上西洲大陸后,與當地的土著居民發生了戰鬥。土著人武器裝備落後,無法與大洛士兵抗衡,很快就潰逃了。這令傲慢的情緒充斥了探索隊,當他們到達一片峽谷區域時,發現了羅漢人,並盲目地發動了攻擊。

但羅漢是一個高貴的民族,當他們為了民族延續與尊嚴而戰的時候,所表現出的戰力十分驚人的。羅漢守住峽谷,擊退了大洛士兵的一次次進攻,最終在強大的大洛帝國面前贏得了自己生存的權利。

洛王對羅漢非常尊重,給他們提供了大量的物資援助。作為回報,羅漢也將自己的建築技術,及傳承了千百年的格鬥技能和鍛煉身體的方法傳授給了慕名而來的異國學徒。

羅漢自詡為尊貴的民族,但為了令自己恢復往日的輝煌,仍然接受洛王善意的遷移邀請,千里迢迢從西洲到達了中洲一處峽谷中,尋找復興民族的方法。

特性

羅漢宗的文明發源於中洲南部的峽谷中,他們曾經繁榮一時,荒野黃沙的環境令他們的體格強壯、意志堅強,可擔千斤的大力士比比皆是。他們不喜過度依賴兵刃,僅僅配備手爪抗敵。戰鬥時,重於氣勢攝敵,無堅不摧。羅漢人對巨石十分著迷,並發展出獨特的巨石文化。房屋建築也多用巨石建造,具有很好的抵禦風沙的能力。

祝由宗

歷史

祝由人幾乎是與奈河平原居民同時出現的古老民族,他們世代生活在中洲大陸南部的群島上,主要以漁獵為生。祝由人對大海非常執著,他們相信大海可以賦予人們生存與挑戰的權利。

祝由人最初的生活方式極其簡單,男性出海打漁,而女性則向大海祈福。就這樣,祝由女性中產生了最初的司祭,他們對大海的領悟能力高出他人。一支名為巫氏的族系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她們可以通過自己假想出的儀式實現一些具有治癒效果的術法,並將此形成系統的理論進行傳播。這種術法被稱為巫術,這使得那些經常也海獸搏鬥的勇士大大降低了死亡的危險。

女性對巫術的壟斷持續了一百多年。之後,祝由人漸漸發現,男性通過學習,運用巫術的能力並不遜於女性。於是,越來越多有天賦的男性開始學習巫術。

巫術在祝由各島內的發展,漸漸使司祭的身份模糊起來,最後巫術只是作為一種技能分工而存在。

巫術的分化與融合

由於世代以漁業為生,祝由人的造船與航海水平非常發達。他們在向北航行發現了大塊的陸地之後,也同時遭遇了那裡的土著。祝由人曾表示友好,但卻得到了對方血腥的回應。即使同行者中有擅長巫術的成員,也仍然不敵勇悍殘酷的土著人的攻擊,只剩廖廖幾人逃回島內。

這次的經歷,讓祝由人十分沉痛,但也有一些人開始反思巫術的不足,螺炎就是其中的一個。他認為大海是萬能的,既能治癒生命,也可產生強大的破壞力量。螺炎擁有很高的領悟能力,他獨自摸索,僅用了百餘天就創造出了具有破壞效果的巫術,但這些巫術在開始時並沒有得到認同,大部分人認為大海的力量應該用於催生生命,而不能以破壞的目的去使用巫術。

雖然受到了重重阻礙,但螺炎的巫術仍然受到一些年輕學徒的追捧,而他們也在一次次同海獸和土著的戰鬥中發揮著越來越顯著的作用。經過十數年的發展和演變,破壞型巫術仍然逐漸形成了體系,融入到祝由巫術之中了。

大洛與祝由

大洛進入殖民時代的時候,很快就發現了祝由這個特別的民族,大洛的人們對祝由的造船航海技術非常有興趣,更想學到他們那令人驚奇的巫術。而祝由也並不是一個排外的民族,他們在得到了回報后,很快就接納了這些來自遙遠大陸的學徒。有趣的是,不管是祝由本地人,還是外來人,具有巫術天賦的學徒一般都身體單薄,但精神感悟力較強。

祝由對大海是忠誠的,所以族長接受了洛王遷移的邀請,其條件就是在盤榕鎮北方的海底利用海底結界,隔絕海水,可以更好的研究海之力。

特性

祝由人世代生活在中洲大陸南部的群島上,主要以漁獵為生。祝由是一個特別的民族,他們擁有令人驚奇的巫術,雖然多數人身體纖弱,但精神感悟力較強。通過法杖使用各類咒語召喚大海之力。他們不僅精通治療系法術,也可將大海的恬靜轉換成憤怒,化為強大的破壞力。

工會與陣營

在縱橫大陸中並非僅僅充滿了對抗,合作是必不可少的元素。當穿越了時間來到遠古,面對著一個未知世界,我們必須協作,一起去探索和學習。除了組成小分隊的形式,我們還要組建起自己的公會甚至城邦,只有這樣才能解決在探索過程中所遇到的各種困難。

公會組織是《縱橫時空》中群體協作的重要體現,它可以有效地將志同道合的朋友團結在一起。但這不是最終體現,因為有些棘手的問題我們不能單憑一個群體或者陣營來解決。在一些大規模的城戰和世界級的任務中我們必須依靠陣營同盟或者暫時團結敵人來達到我們的目的。

《縱橫時空》的陣營系統是整個遊戲的一大特色,在遊戲初期所有玩家都將以「穿越者」的身份加入中立陣營,但等級到達一定階段后,就必須選擇加入「正儀」或者「新洛」兩大陣營。

在遊戲中陣營並不代表絕對的正義和邪惡,只不過是大家的信仰與處事方式不同。思維上格格不入兩派分別有自己的根據地和勢力範圍,而且主線任務將有明顯的差別,裝備的屬性也會略有出入。

「正儀」和「新洛」兩個陣營對於領地的劃分十分敏感,除了他們的根據地「祭牙鎮」和「盤榕鎮」,雙方都認為自己擁有其他區域的占有權,因此絕大多數的衝突將會以地區資源、有利環境的爭奪開始引發全面的戰爭。

不同的陣營雖然有信仰上的分歧,但並非截然不同,因為他們本身就是一個人類帝國的延續,所以每個陣營中依然存在相同的三大宗派,和相同的法術技能。雖然目前雙方處於敵對狀態,但是一旦面臨暗魂的襲擊,雙方就有可能暫時放棄分歧,聯手對抗邪惡。

PVP系統

《縱橫時空》的陣營系統是整個遊戲的一大特色,陣營對抗將會貫穿整個遊戲的內容。所有玩家在「穿越者的島嶼」中完成了新手任務后,都會面臨選擇陣營的問題,只有選擇了陣營,才能離開新手島,開始真正的冒險。

選擇「新洛」的玩家會被傳送到奈河平原,見到「新洛」的王城——盤榕鎮。

選擇「正儀」的玩家會被傳送到祭牙平原,見到「正儀」的大本營——祭牙鎮。

在遊戲中陣營並不代表正義和邪惡,只是兩方的信仰與處事方式存在分歧。兩派分別有自己的根據地和勢力範圍,主線任務有著明顯的差別。

軟體介紹

公元2046年,人類科技高度發達,文明仍然維持著高速的發展。在一次南極的勘探考察中,我們在冰層深處發現了一座古老的遺迹。沒有人知道它是誰建造的,也不清楚這些建築經歷多少歲月。我們試圖破解遺迹中古老的石刻的記載,但卻發現那是遠古文明的可怕預言。

無論是遠古與未來,「縱橫大陸」從沒有擺脫墮落對世界的滲透。在遠古,連年的征戰引來了暗魂,最終,人類宗派合一封印了黑暗。在未來,我們無止境的探索再次釋放了邪惡,隕石天降,暗魂襲來。面對空前的浩劫,人類束手無策,只能穿越時空回到遠古。與已經掌握封印方法的遠古人類聯合,徹底擊敗暗魂。

遊戲配置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