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毓琇(上海戲劇學院的創始人)

顧毓琇(1902年12月—2002年9月9日),字一樵,江蘇無錫人,科學家、教育家、詩人、戲劇家、音樂家、佛學家,中國電機、無線電和航空教育的奠基人之一。顧毓琇曾獲蘭姆金獎、千禧金獎等國際大獎。

1915年,未滿13歲的顧毓琇考入清華學校(清華大學前身)。1923年,顧毓琇赴美留學,在麻省理工學院攻讀電機專業;1927年獲科學博士學位,以「非線性控制」研究飲譽國際應用力學界。1928年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是該校第一位獲得科學博士學位的中國人。回國后先後任國立中央大學工學院院長、清華大學首任工學院院長、國民政府教育部次長、國立音樂學院首任院長、中央大學校長、國立政治大學校長。20世紀50年代后歷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1972年退休,定居美國費城。 2002年9月9日,顧毓琇因病醫治無效,在美國俄克拉荷馬大學醫療中心逝世,享年100歲。

顧毓琇是國際電機權威和現代自動控制理論的先驅。1972年,他憑藉在自動控制理論方面的研究,獲得有電機電子領域「諾貝爾獎」之稱的蘭姆金獎;被選為中國工程師學會副會長,曾獲得過中國電機學會的學術金質獎章。顧毓琇一生創作詩詞歌賦七千多首,出版詩歌詞曲集達34部之巨。他被海外學術界和出版物評為20世紀中華民族的大詩人之一,1975年巴西人文學術院授予金質獎章(Pro Mundi Beneficio Medal),1976年被世界詩人大會授予「國際桂冠詩人」稱號。

他還是中國現代話劇的發軔人、「國劇運動」的發起者和推動者;他是中國黃鐘標準音的制定者,中國古樂的研究權威;在佛學上,他的英文巨著《禪史》和多部佛學專著深受國際佛學界的重視。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1902年12月24日,顧毓琇出生於江蘇無錫一個世代書香之家。顧毓琇是明代思想家顧憲成的後代,祖母是北宋文學家秦觀的後人,母親則是大名鼎鼎的「書聖」王羲之的後裔。顧毓琇小時,祖母以詩書熏陶,一心將顧毓琇培養成有愛國精神、正直義氣、具關羽精神的人才。家中六男一女七個孩子,顧毓琇排行老二。兒女們抱恨終身的是:父親顧晦農不幸得猩紅熱仙逝,時年35歲。顧毓琇5歲開始讀私塾,文學功底頗佳,國學大師錢基博(錢鍾書的父親)曾做過他的中文老師。受父親顧晦農影響,顧毓琇從小就表現出了數學天分。他的父親顧晦農於1916年病逝時曾留下教子女們「以實學致用」的遺言;母親王鏡蘇則知書達理、崇尚文化,在丈夫早逝后,憑著其卓見、開明和堅韌,一手培養出了包括顧毓琇在內的「一門五博士」。父母的言傳身教,啟發了顧毓琇特立獨行、追求自由而又寬容仁厚的性格特質。

求學經歷

1915年,未滿13歲的顧毓琇考入清華學校(清華大學前身)。在清華求學期間,顧毓琇投拜梁啟超為師,並參加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當時16歲的顧毓琇儘管只是中等科的學生,但被這場轟轟烈烈的愛國運動深深地感染了,他跟在學長、學姐們身後,踴躍地去完成清華學生會交派的任何任務,共議節省糧餉來為學運捐款,並帶領少年學生們上街頭遊行,遭軍警毆打,亦不退卻。1921年11月20日,顧毓琇與聞一多、梁實秋等16人成立「清華文學社」;顧毓琇被選為戲劇社社長,同時擔任《清華周刊》文藝欄目及新聞欄目撰稿員。期間,顧毓琇發表了諸多文章,亦有戲劇處女作《孤鴻》出版,並出版了中篇小說《芝蘭與茉莉》。

1923年6月17日,顧毓琇從清華畢業。同年8月17日,他和一批中國學生橫渡太平洋被公派赴美留學。進入麻省理工學院(MIT)學習電機工程,並在哈佛大學選課。他的老師包括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布里奇曼(P. W. Bridgman)、「計算機之父」范內瓦·布希(Vannevar Bush)等。留學期間,他發明了「四次方程通解法」和用於電機分析的「顧氏變數」,當時就已經聞名國際電機界、電工界,後來被公認為國際上的電機權威。1925年,顧毓琇獲得麻省理工學院學士學位。1926年2月,顧毓琇在美國《數理雜誌》發表了「四次方程通解法」,同年獲得麻省理工學院科學碩士學位。1928年6月,顧毓琇完成博士論文,並順利通過論文答辯,獲得麻省理工學院電機工程專業科學博士學位,他是該校電機系獲此學位的第一位中國人。1972年3月22日,他獲得美國電機及電子工程師學會頒發的「蘭姆」金質獎章以及「千禧獎」「巨比利」獎。同年秋,中國電機工程師學會也向顧毓琇頒發金質學術獎章等多項學術大獎。

創作生涯

1929年起,顧毓琇顧毓琇毅然放棄高薪,學成回國,擔任國立浙江大學電機工程系教授兼系主任。回國后,顧毓琇認為:「我們要抵制外侮,我們要槍炮、要彈藥、要飛機、要運輸的便利,要糧食的供給,這些都是有賴於工程師的能力。」為了替國家培養更多的工程師,於是創立了中國第一個航空研究所。

1931年起,顧毓琇擔任中央大學工學院院長。1932年1月28日,中日淞滬戰爭爆發,他曾親率中大師生到南京火車站為十九路軍送行壯志。同年,顧毓琇將舊作劇本《荊軻》付印單行本;此後又寫成四幕劇《岳飛》;1932年7月,出版了《岳飛及其他》,包括《岳飛》、《項羽》、《荊軻》及《蘇武》四本古裝話劇。

1932年8月,顧毓琇創辦了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擔任了第一任系主任。1933年1月起又擔任了清華大學工學院院長。同時,在北京大學兼課。1933年春,受當時「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張學良將軍的委託,顧毓琇組織清華師生研製了防毒面具,為北平華北分會製作防毒面具八千具。1935年,日軍策動華北宣布「自治」,而此時的清華領導者們,則在尋求另一條圖存之路——南遷。顧毓琇和葉企孫共同承擔了這一艱難的任務,將一些重要圖書和科學儀器秘密轉移到漢口,以期將來能夠方便地運到新的校址。顧毓琇為此做了周密的安排。他找到了自己在麻省理工學院時的同學、時任平綏鐵路局局長的沈昌,讓他幫忙安排輸出事宜,又組織得力人員,於夜半時分將書籍和儀器悄悄在清華附近的火車站裝車。一番緊鑼密鼓的運作之下,這些重要的書籍、儀器終於躲過了日軍偵察,從北平安然運抵漢口。1936年2月29日,宋哲元派憲兵五百名到清華園,當晚又派兵三千包圍清華園,鎮壓學生運動。顧毓琇從梅貽琦校長住所騎自行車前往大門,擬與帶隊軍官接洽,要求撤兵,中途被憲兵阻止並挨打。]同年冬,顧毓琇又為綏遠傅作義將軍製作面具一萬具。

1937年,顧毓琇與蔣夢麟、胡適、梅貽琦等北平教育界十二人為反對日本策劃的所謂冀察「自治運動」,聯合發表了通電宣言;7月15日,參加了「廬山談話會」;9月,到長沙加入由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南開大學在長沙組成的長沙臨時大學,擔任工學院院長,併兼任清華無線電研究所和航空研究所所長。同年冬天,寫出《古城烽火》抗戰劇。1938年1月1日,擔任了教育部政務次長。1939年4月,兼任了戰時教育委員會主任委員,主導了當時許多著名大學(如西南聯大)的南遷。

1940年夏天,顧毓琇根據席勒德文原著將貝多芬交響樂《歡樂頌》譯成中文;同年秋天,兼任國立音樂院(中央音樂學院前身)代理院長和國立交響樂團首任團長。1941年1月,訪問了湖北省戰時省府恩施,會見了「第六戰區司令兼湖北省主席」陳誠。4月,以「行政院代表」的身份視察局勢嚴峻的東南省份。1943年春天,擔任中國文化訪問團團長訪問印度,期間曾訪問中國新軍訓練站,會見在清華的同學孫立人將軍,並受到史迪威將軍宴請。1944年5月,顧毓琇登縉雲山時,寫了自作舊詩一首《游南華寺》。同年8月,接替蔣介石擔任了中央大學校長;8月1日,所著《耕者有其田,食者有其糧》公開發表。

1945年起,顧毓琇擔任上海市教育局局長,併兼任交通大學教授,是江澤民就讀交通大學時的老師;抗戰勝利后,顧毓琇被任命為中國陸軍總司令部中將參議;9月9日,顧毓琇赴南京,參加「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典禮」。10月,時任上海市教育局局長的顧毓琇提議成立上海市立實驗戲劇學校,親擬校名,並委派李健吾等人為籌備委員、電邀熊佛西等參加劇校籌備工作,還指定將教育局接受的日本小學作為校劇校舍。學校成立后公演的第一部戲便是顧毓琇的《古城烽火》。1947年起,顧毓琇擔任台灣政治大學校長。1949年10月10日,顧毓琇隻身飛往廣州,而後在香港等待夫人王婉靖帶領孩子從台北前來團聚。隨後,他辭去國立政治大學校長職務,等待母校麻省理工學院做訪問教授的邀請函。

晚年經歷

1950年,顧毓琇移居美國,任麻省理工學院(MIT)教授。1950年夏,顧毓琇還將63首英文詩歌翻譯成中文,其中,24首詩歌配有莫扎特、貝多芬、舒伯特、舒曼、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等人的音樂,另有7首譯成與伏而迪、奧芬巴赫、普契尼等大師名曲契合的體例,結集為《海濱集》出版。 1952年8月,到賓夕法尼亞大學擔任終身教授;兩年後轉為終身教授,直至1972年退休。年近半百的顧毓琇在美國開始了從行政向前沿學術研究的轉型。他與維納等人一起,開創了控制論的新紀元,被國際學術界公認為非線性控制理論的先驅。1956年9月顧毓琇赴比利時出席第九屆國際應用力學會議宣讀論文。率團及參加會議的中國代表團團長周培源和錢偉長向他「咸贊北京新政權之優點」,希望他「有暇返國觀光」。1959年,當選中央研究院第三屆院士。1972年3月22日,他獲得美國電機及電子工程師學會頒發的「蘭姆」金質獎章以及「千禧獎」「巨比利」獎。同年秋,中國電機工程師學會也向顧毓琇頒發金質學術獎章等多項學術大獎。

1973年8月,年逾古稀的顧毓琇與夫人王婉靖帶著女兒顧慰民,搭乘英國海外航空公司的班機從費城起飛,轉道倫敦、香港,返回大陸。8月29日晚10點,在周培源夫婦及廖承志夫婦陪同下,周恩來在中共十大結束的當晚,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顧毓琇夫婦並長談三個半小時。他們談到了蔣介石、陳立夫,還談到了顧毓琇的表兄王崑崙。此時的王崑崙正因「文革」的衝擊而被關在監獄里,聽顧毓琇提到后,周恩來萬分愧疚,說自己太忙,沒來得及處理此事——後來,王崑崙在周恩來的保護下得以恢復自由。在顧毓琇與周恩來會面的第二天,新華社發表文章說:「周總理接見顧毓琇教授和夫人王婉靖,一行人進行了坦率的無拘束的談話。」後來,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鄧小平、江澤民等國家領導人也會見過顧毓琇夫婦。

1976年,被世界詩人大會加冕為「桂冠詩人」。1979年,再次回國訪問講學,先後被聘為五所交大(上海、西安、西南、北方和台灣新竹)、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浙江大學、東北工業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四川大學、上海大學、江南大學、安徽師範大學等高校的名譽教授。同年出版英文著作《禪史》。1983年,顧毓琇再次回國講學,受到鄧小平接見。同年,顧毓琇拜會盧嘉錫、趙朴初;鄧小平、王震接見,討論增進中美邦交,顧毓琇大膽建議兩國領導人互訪。

1988年,顧毓琇再次回國,受到老朋友鄧穎超的接見;10月2日,與江澤民再次會見於中南海。1992年,清華建校81周年校慶日,在電機系建系六十周年慶祝大會上,顧毓琇和他的學生、家屬在電機系建系六十周年慶祝大會上共同捐資設立「顧毓琇獎學金」,用於獎勵母校電機、電子和控制方面品學兼優的高年級本科生和研究生。1989年9月,顧毓琇訪浙江大學、瀋陽農大,為先人掃墓;參加建國四十周年慶典,拜見江澤民主席、王震副主席、李鵬總理。1999年底,獲得國際電路及系統學會50周年紀念金獎。顧毓琇晚年依靠養老金生活,經濟並不寬裕,但他將自己的大部分積蓄都拿出來在國內捐資助學,先後在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交通大學、瀋陽農業大學等高等學校設立獎學金,鼓勵青年學生為國家的前途努力進取、全面發展。2000年,國際電工和電子學會授予顧毓琇「千禧獎」和「巨比立」獎。顧毓琇的教學生涯一直持續到70歲,退休后被賓夕法尼亞大學授予名譽法學博士學位,被常春藤大學授予名譽學位。

晚年逝世

2002年9月9日,顧毓琇於美國逝世,享年100歲。遵其遺願,顧氏後人將家族故居捐獻給了無錫市人民政府。鑒於顧毓琇在海內外的影響,無錫市政府決定修復保護顧毓琇故居,並將其列為文物保護單位。

主要成就

科學成就

顧毓琇是國際上公認的電機權威和自動控制理論的先驅。

數學

攻讀碩士學位期間,顧毓琇發明了「四次方程通解法」。這是基礎數學一項創造性、突破性的成果。直至現在,用計算機求解方程的演算法仍然基於該「通解」的基本思路。攻讀博士學位期間,發明了「顧氏變數」,初步奠定了他在國際科學界的地位。他僅用四年半時間,就獲得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學士、碩士、博士三個學位,創造了麻省理工學院的記錄;同時,他也是第一位獲該校科學博士學位的中國人。

電機科學

顧毓琇博士論文《交流電機的瞬變分析》中使用了後來被稱為「顧氏變數」的變數坐標,是一個學術上的突破,在世界上尚屬首次,受到學術界的極高評價。他運用海佛仙的「運算微積分」,通過拉普拉斯變換將微分方程變為代數方程來處理,同時又擴展應用這種方法,首先提出了將固定坐標移動至轉動坐標,從而找到了一種更簡便的分析方法,解決了這一個較長時期未能解決的問題,成為電機學的一大突破。 正因為如此,他的這一運算方法被電機學界稱為「顧氏變數」。他在擔任通用電器公司顧問工程師期間,便用瞬變分析理論解決了芝加哥電廠民國三十年(1941年)的擴廠計劃。

1972年3月,國際電機及電子工程師協會為表彰他在交流電機和系統瞬變分析方面的傑出貢獻,頒贈他被譽為國際電子與電工領域的諾貝爾獎的蘭姆金質獎章。2000年,他又獲國際電路及系統學會頒發的傑出成就獎——千禧獎。

自動控制

20世紀50年代開始,顧毓琇與美國科學家N·維納等人開創了現代自動控制理論體系,被公認為該領域的國際先驅。1935年—1936年,顧毓琇力邀N・維納到清華研究模擬計算機,當時的清華大學工學院以擁有先進的設備和裝置而自豪,甚至有這樣的評價,說它數學系的圖書館與麻省理工的一樣完善、物理系的圖書館要比哈佛大學的更加完善。N・維納明確表示,他就是在這個時候產生了反饋理論的思想,反饋理論則成為創立控制論的起點。N・維納在《一個數學家的自傳》中感謝顧毓琇的邀請。N・維納也是在這個時候指導了華羅庚的數學論文的發表。最早提出引進模擬計算機、制訂研製計算機的計劃,並與N·維納一起真正參與研究的是顧毓琇,而促成N·維納提出完備的反饋理論,使他最後成為控制論創始人的重要因素之一。

1932年,顧毓琇,首先提出了引進模擬計算機、制訂研製計算機的發展計劃。

其他科學

1928年,顧毓琇學成回國后,開始教學和學術研究工作。他創立《電工》雜誌,併發起成立中國電機工程師學會,被推舉為會長;他還被選為中國工程師學會副會長,曾獲得過中國電機學會的學術金質獎章。顧毓琇創建了清華大學電機系、無線電研究所和航空研究所。

上世紀50年代,顧毓琇完成了從行政管理到學術研究的驚人轉型,而且一躍又站到了世界科學研究的最前沿,開創了非線性控制理論的先河。基於顧毓琇在數學、電機和控制理論領域的卓越貢獻,美國電機及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先後授予他素有「電氣領域諾貝爾獎」之譽的「蘭姆」金質獎章、傑出成就獎———千禧獎和「巨比利」獎。他是世界上唯一獲得過此三項大獎的科學家。國際電機學界稱他為「現代電機理論的最有貢獻者」。

文學成就

 詩人

顧毓琇一生創作詩詞歌賦 七千多首,出版詩歌詞曲集達34部之巨,是中國歷史上僅次於陸游的多產詩人。他被海外學術界和出版物評為20世紀中華民族的大詩人之一,1975年巴西人文學術院授予金質獎章(Pro Mundi Beneficio Medal),1976年被世界詩人大會授予「國際桂冠詩人」稱號。

顧毓琇自小在祖母和父母的熏陶下就喜愛中國古典詩詞,讀書期間和工作后中國歷代知名詩人詞家的作品幾乎都有涉獵、探研、評述和唱和,並提出「重、大、拙」的詩詞評判標準。顧毓琇的詩詞融歷代各家所長,推陳出新,獨成體系。在抗戰十四年艱難歲月里,一方面從事行政和教學工作,一方面積極進行文藝創作。在北碚居住、生活、工作期間,顧毓琇業餘愛好由寫小說、劇本,改為賦詩填詞。

範圍極廣

在他的采筆之下,無物不可入詩,無事不可入詩,無人不可入詩,無地不可入詩,宇宙間萬事萬物皆可入詩。他的詩,豪放者有之,清麗者亦有之,不偏重於一體,如百川匯流而納於海,顧詩乃一大海,包羅萬象。我常認為顧老詩詞有東坡遺風,行住坐卧、俯仰之間隨手拈來即是一詩一詞。東坡才思橫溢,觸處生春。其他各方面亦成就非凡,如文章、佛理、書畫等等。在其所和的詩詞方面,有時和得非常逼真而切貼,可說是和得入木三分,和啥像啥,但有時亦加以讚美,或加以註解,更有反其意而和者。如《和李白秋浦歌》之其十二,極似太白口吻,涉想奇幻: 「既泛天下槎,還看水中月,掬水月可握,帶月上花船。」 再如和杜甫《宿府》海外即事: 「風雲萬里音書少,遠隔重洋飛渡難,人物蕭條悲故友,滄桑變幻挽狂瀾,中天明月依然好,蒼海流霞著意看,燈下本來無一事,涼風吹起耐清寒。」 在詩歌集中有集唐人詩一百首,亦為筆者所最愛。一般人集古人詩句,首先條件必需熟讀古人詩才行,讀得愈多,集起來愈方便愈切貼。普通集數首或數十首,已經很不容易了,要集一百首詩,胸中若未能熟讀一千首詩,是很難辦到的。顧老師天縱之才,能融會貫通,一首詩經過與其他詩互相調動之後,可以一變、二變、三變,往往集成后的詩還勝過先前的詩,因為那是采眾人之所長演繹而成的另一種境界的詩。

涉獵廣泛

顧毓琇的詩文涉獵廣泛,有和歌集句,還有題贈等,涉及五言、七言、五絕、七絕,甚至還包括一些詞牌。以其詩歌集中的《梁溪集》為例,便窺見先生的詩歌之美。他對風雨雪梅月等意象使用尤多。例如《墨梅》中寫道,「幽人來月夜,梅影自玲瓏。且待孤山雪,長天鶴嘯空。」再如《清明雜詠》中「踏雪尋梅懷處士,三潭印月指雙星」「雨打梨花便是春」。《將進酒》《登高》等系列詩歌,經由刪字或增字的改編充分表達詩人的愁腸思慮與所感所想。作為早已存在的傳統詩歌形式,集句有很強的生命力,要求作者有深厚的文學底蘊且能對原詩句融會貫通,顧毓琇先生的集句可謂渾然天成、氣韻生動。與此同時,先生常用江南地名來命名自己的詩作,《梁溪集》《惠泉集》盡皆如此,清晰可見詩人對故鄉的懷念和醇厚的情感。

戲劇家

顧毓琇是中國現代話劇的發軔人之一,曾創辦上海戲劇學院的前身——上海市立實驗戲劇學校。他在新文化運動初始便開始了翻譯和創作活動,自編自導話劇,梁實秋、冰心等曾扮演過他劇中的角色。他是「國劇運動」的發起者和積極推動者之一,一生共創作話劇十二部。他的歷史劇和抗戰劇曾風靡抗戰後方,並被改編成京劇、漢劇和其他地方戲公演。

1922年,顧毓琇在《小說月報》發表現代話劇劇本《孤鴻》。1923年,編導《張約翰》在北平公演,梁實秋曾擔任劇中角色。顧毓琇在美國學習期間,完成了《荊軻》《項羽》《蘇武》《西施》和《琵琶記》五部歷史劇以及《國手》《國殤》《天鵝》等現代劇的創作。其中,《琵琶記》在美國波士頓美術劇院公演后,得到了美國主流媒體的關注,《基督教箴言報》《波士頓新聞報》等都以醒目位置配上大幅照片予以報道。抗日戰爭時期,顧毓琇創作了《古城烽火》《岳飛》等話劇,並於1945年,與李健吾等人創立了上海市立實驗戲劇學校。

音樂成就

顧毓琇曾任國立音樂院(今中央音樂學院的前身)的首任院長、國立交響樂團團長、國立禮樂館館長。日本音樂界稱之為「中國古典音樂泰斗」。

1940年,國立交響樂團排演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時,國內尚無中文版,兼任團長的顧毓琇憑藉著自身紮實的文學功底和嫻熟的德文基礎,將席勒的原作翻譯成中文,成為把《歡樂頌》完整引入中國的第一人。此後得出了黃鐘標準音為348頻率的結論,對於進一步研究開發中華古樂以至「重新奠定國樂之基礎」起到了積極重要的作用。1940年,學術界以他的348頻率為中國的黃鐘標準間。1941年4月5日音樂節期間,顧毓琇在《國風》上發表了《黃鐘定音記》一文,對黃鐘音是我國古代的基本音律進行了論述和對黃鐘定音的過程進行了介紹,與此同時,國立音樂院演奏了為顧毓琇《荊柯》題詞譜曲的詞曲。

1943年顧毓琇兼任國民政府禮樂館館長。1950年顧毓琇移居美國以後,潛心於中國古曲音樂的探研,1955年完成了中國明代刻印古詩詞樂譜的整理,將明末「工尺譜」翻譯成簡譜及五線譜,將姜白石的自度曲翻譯成五線譜。後來台灣音樂研究所根據其整理的《魏皓氏明刻詩詞樂譜》中的《清平樂》《陽關曲》《秋風辭》《關山月》《青玉案》《玉蝴蝶》等12調進行演唱,在音樂界引起了較大反響。顧毓琇隨後又整理了《唐宋譜廿十五調》,其中歌15首,詞10首,並配以英文譯本,由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1968年顧毓琇又出版了《宋詞歌譜五十四調》。1972年,出版《樵舍詞曲五百首》;1973年,出版樵舍詞《樵舍詩歌一千首》。兩本書中均收有顧毓琇自譜歌曲和譯歌。台灣研究院曾將他的《樵歌十首》收入《中華大典》。

佛學成就

顧毓琇對宗教的研究,造詣精深,在佛學方面的建樹,影響深遠。他一生遍訪名山寺院,生前曾親近過虛雲、太虛等高僧。顧毓琇出版了《禪宗師承記》和《日本禪宗師承記》等作品。1979年,顧毓琇以英文巨著《禪史》震撼國際佛學界,贏得了佛教人士的高度評價。

教育成就

1932年,顧毓琇受梅貽琦校長登門之邀,回到母校清華大學執掌工學院,並創建了電機系、無線電研究所和航空研究所。在他的領導下,工學院不但彙集了國內最優秀的教授,而且還從國外邀請了維納、馮·卡門等世界知名學者來講學。不到五年,清華工學院發展成為了中國一流的工學院。抗日戰爭期間,顧毓琇主持制定戰時教育政策,領導實施對大學大規模內遷,為中華民族保存了寶貴的知識精華。由內遷而形成的西南聯大、中央大學等學府,培養了大量棟樑之才,僅中央大學的師生中就有上百人在新中國當選兩院院士。抗戰勝利后,國民政府授予他抗戰勝利勳章。

倡言實用基礎的學術文化

顧毓琇積極推動學術研究為社會、國家服務,自覺地將學校發展與國家、民族命運結合起來,還親力親為,為抗日戰爭作出自己的貢獻。 1936年11月,綏遠戰役爆發。傅作義發現原裝備的義大利產防毒面具因天氣冷而失效,請求清華製作防毒面具應急。軍情緊急,清華立即動員起來,任命顧毓琇為總負責人,組織協調機械、化學等系師生研製出新的防毒面具。他代表清華親赴前線,送給傅作義部200副試用。由於使用效果不錯,傅作義部隨即向清華定製10000副。清華組織近百名工人緊急製作,1937年2月這批防毒面具製成後送到一線將士手中。當百靈廟大捷后,顧毓琇又親往祝賀。

顧毓琇與工程事業結緣,終身服務工程教育,為國內工程教育發展作出了重大的貢獻;其貢獻主要體現四個方面:推行工程國本化,注重基本訓練,凸顯實驗、實習,用實踐詮釋工程的服務精神。

影響文藝復興的認知

清華學校在1925年成立國學院,便以「文理、中西、古今」會通為要義。短短四年不僅創造了學術的輝煌,還影響了一代學人,被稱為「清華學派」。學人的精神世界是非常豐富的,他們往往做著跨學科的研究和創作。文藝復興這樣的認知或見識其實早在1925年前便在清華園滋長了。顧毓琇就是這種土壤里培育出的奇異種子。這樣的教育理念應當得到今日的重視和繼承。不僅僅限於對顧毓琇先生的追念。他無疑是清華園故去的榮光,但這種榮光還要在後來人身上得到傳承。

教育生涯貫穿一生

 德高望重的著名教育家顧毓琇,教育英才,碩果累累,桃李滿天下。1929年2月他返回中國,時年26周歲。先後擔任浙江大學工學院電機工程科主任兼教授,杭州電氣局顧問工程師及電氣實驗所主任,中央大學工學院院長、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教授兼主任、兼任北京大學物理系教授,是清華大學工學院創始人,院長,任內創辦了清華無線電研究所和清華航空研究所。

1933年,顧毓琇被指定出任國民政府教育部政務次長,兼任國立音樂學院首任院長。他親自主導制定與實施戰時的教育政策,關注整個教育體系: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初等教育以及有利於聯合抗戰的普及教育。六年半之後,受命繼蔣介石之後,接任中央大學校長。1944年元旦,國民政府授予他景星勳章。同年,任上海市政府教育局局長,兼任上海交大電機及運算微積課教授。1945年他創立紡織技術學院和上海戲劇專科學院。1947年任國立政治大學第一任校長,接替兼任校長蔣介石的職務。同年他以獨立人士競選,當選為國大代表。1959年當選中央研究院第三屆院士。    1950年顧氏伉儷移居美國。他先後任麻省理工學院客座教授,賓夕法尼亞大學電機工程系教授。1972年元旦退休,后又被聘為電機系榮休教授兼系統工程系榮休教授。

主要著作

顧毓琇一生創作詞曲歌賦7000餘首,出版詩歌詞曲集達34部之巨,是中國歷史上僅次於陸游的多產詩人;發表散文、小說數十篇,他在20歲前寫出的中篇小說《芝蘭與茉莉》,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最早的中篇小說之一;作為中國現代話劇的發軔者之一,他一生創作了12部話劇;世界著名科學家吳健雄、陳省身等人歷來十分尊敬和欽佩顧毓琇,他們曾親自集資出版了《顧毓琇科學論文集》,這本論文集收錄了顧毓琇180多篇學術論文。

劇本作品

從1923年發表處女作《孤鴻》到1938年上演最後一部劇作《古城烽火》,顧毓琇痴迷戲劇,一生創作戲劇12部。

以上資料來源於

小說作品

以上資料來源於

詩詞作品

顧毓琇寫詩近60年,出版了詩詞集34種,詩詞曲數量有八千餘首之多。

以上資料來源於

科研論文與著作

以上資料來源於

個人榮譽

以上資料來源於

社會任職

以上資料來源於

人物軼事

大義為國

1932年,顧毓琇受張學良的委託,組織清華師生做了8000具防毒面具。以後受傅作義的委託,又做了10000具防毒面具,並親自送到前線,祝賀傅作義取得百靈廟大捷。當時中國的防毒面具都從國外進口,防毒面具用的橡膠在華北嚴寒的地方會凍裂,顧毓琇組織人員研究,用兩層布中間夾橡膠,然後介面的地方就學習香煙廠製造香煙的機械技術來打出眼睛、口鼻部分,同時用椰子殼來製成面具裡面的活性碳。

顧毓琇在中國大陸和台灣地區以及海外都有許多朋友和學生,人稱「兩岸桃李一手牽」,為祖國和平統一做了許多實際有效的工作。顧毓琇在漢口就找過周恩來,請教戰時教育的意見,以後在重慶跟周恩來、鄧穎超接觸過多次。顧毓琇向陳立夫轉述了周恩來總理的話。當時「文化大革命」還沒有結束,共產黨沒有忘記陳英士這個對國民革命有功的人,並且把他的墓修好了,陳立夫非常感動。以後陳立夫就逐漸改變了反共的態度,晚年一直主張和平統一。

情系清華

2000年11月20日,清華大學王大中校長、清華北美教育基金會張素久會長一行赴費城拜訪顧毓琇,被顧毓琇對清華的一片深情所感染。顧毓琇將國際電工和電子學會為表彰他在工程領域中的傑出貢獻頒發給他的「巨比利獎」和「千禧獎」的獎盾交給王校長,鄭重地說贈送給清華大學,還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張四千美金的支票一併捐贈給清華做學生獎學金。

顧毓琇一生關注母校清華的發展。上世紀50年代高等學校院系調整,清華成為多科性工科大學。80年代,清華先後恢復了理科、文科、經濟管理學科,提出創辦綜合性、研究型、開放式的世界一流大學。顧毓琇多次向學校領導坦誠進言獻策,其中不少建議被學校採納。

心懷家國

作為世紀老人,顧毓琇雖然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是在海外度過的,但如歌所云:「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顧毓琇早年求學美國,1950年又赴美進修,后定居。但他一直沒有加入美國籍。直到1973年,國際理論及應用力學會議在莫斯科召開,非美籍不能辦簽證。作為科學家,他絕不能放棄這一重要的學術交流機會,於萬般無奈之中他加入了美國籍。兩個月後,應周恩來總理的邀請,他冒險試飛,由倫敦、香港輾轉回到祖國內地,與闊別24年的親友歡聚,重訪北大、清華故舊。

個人生活

家庭

好友

顧毓琇曾與蔡元培、胡適、梅貽琦等過從甚密,亦師亦友。顧毓琇是梅貽琦將他請到清華擔任工學院院長的。

顧毓琇35歲擔任國民政府教育部政務次長(即副部長)時曾與同級別的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副主任周恩來成為朋友,多年後兩人在中共十大閉幕當晚在人民大會堂相見,暢談達三個半小時。

顧毓琇與梁啟超的兒子梁思成是同班同學,因而常常到梁家就餐並聆聽梁啟超的教誨,顧毓琇赴美留學前,梁啟超曾專門親筆書寫對聯相贈。

顧毓琇與聞一多從清華起就結下了珍貴的友情,在波士頓演出顧毓琇的話劇時,聞一多專程從紐約趕去,設計舞美。

顧毓琇是清華大學工學院的創始人之一,並擔任過清華工學院院長,與同時期的另外三位院長馮友蘭、葉企孫和陳岱孫也交往頻繁,同為名垂青史的清華「四大院長」。他曾營救過被捕的馮友蘭和葉企孫。

師生

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是顧毓琇擔任中央政治大學校長時的學生,馬英九以「樵公太老師」稱顧,董建華的父親董浩雲則是顧毓琇的摯友,董建華屢次聽他父親「盛讚世伯學問品德」並「一直懷有敬仰之心」。

顧毓琇擔任上海市教育局局長期間,在交通大學兼課,江澤民選修了顧毓琇的「運算微積分」。50多年後,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在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時,專程拜訪了顧毓琇,對當年顧老師「上課不帶書、不帶講義,內容全在腦海里」的情景記憶猶新。

錢偉長,是顧毓琇擔任清華大學工學院院長期間的受業弟子;錢學森,是顧毓琇創立中國第一個航空研究所后第一批被錄取的學生;吳健雄,是顧毓琇在中央大學的學生,她曾和陳省身一道,集資為老師出版了《顧毓琇科學論文集》;朱棣文,由顧毓琇推薦入選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棣文的父親朱汝瑾,也是由顧毓琇推薦入選「中央研究院」院士;台灣政壇人物馬鶴凌,是顧毓琇早年在中央政校擔任校長時的學生,馬鶴凌的兒子馬英九,始終以「太老師」尊稱顧毓琇;此外,中科院院士吳仲華、屠守鍔、王希季,戲劇家曹禺,政治人物蔣緯國等,都與顧毓琇有著深厚的師生情誼。

人物評價

顧毓琇先生一生著述宏富,中西融匯,文理兼通,是少有的在人文和科學領域均取得世界公認成就的大師:1972年,他憑藉在自動控制理論方面的研究,獲得有電機電子領域「諾貝爾獎」之稱的蘭姆金獎;1976年,他被世界詩人大會加冕為「桂冠詩人」;他創辦了上海戲劇學院的前身——上海實驗戲劇學校,並創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劇作;他曾擔任國立音樂院(中央音樂學院前身)的首任院長、國立交響樂團團長;他精研佛學,英文巨著《禪史》富含與高僧大德交往而得到的第一手資料,在國際宗教界、學界影響深遠。《中國禪宗史》即為《禪史》的上篇,顧毓琇先生用文理大家的眼光總結中國禪宗發展的全貌,串連起禪宗史上的歷代宗派、禪宗古德,用生動的文字講述精深的學理。——光明網評

顧毓琇是文理大師,同時又是文化奇才,他精通中西文化,才華橫溢,詩作、詞作、小說、劇本、佛學等著作迭出。顧毓琇是一位見證了中國百年歷史的世紀老人,亦是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電機工程專家、自動控制專家,同時,又是中國現代文化史上的巨匠。顧毓琇,集科學家、教育家、詩人、戲劇家、音樂家於一身。他博古通今,學貫中西,是中國近代傑出人物之一。——重慶晨報評

他有著別人無法相比的才華,他為人類留下可觀的精神財富,這些精神財富也是他人難以望其項背。可是他得到的物質生活與他的才華和貢獻遠不匹配。這個世界有多少庸人,甚至作惡的人得到的卻是奢華、豐裕的生活。一個非凡人的生命大抵如此,他的高貴也在此。他們對物質沒有貪慾,淡泊一生,但是他們的精神世界異常豐富多彩,他們留給人類的是無價的知識財富,滋養著一代代後來人。——清華大學校史館評

顧毓琇是中國現代史上傑出的文理大師,在科學、教育、文學藝術等領域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顧毓琇是中央音樂學院的前身——國立音樂院的創始人和首任院長、中國古樂譜的研究權威、黃鐘標準音的制定者,並曾兼任國立交響樂團團長和禮樂館館長——人民日報評

歸國后,顧毓琇在教育事業上傾注了全部的心血。國家的興旺、民族的存續也時刻牽動著詩人的筆與心。——澎湃新聞評

顧老師博古通今,學貫中西,教書育人,師表天下。畢生孜孜好學,且心繫祖國統一,獻計獻策,為眾所敬仰。顧老師的崇高精神,將永遠激勵後人。——江澤民評

顧老師畢生治學嚴謹,文理兼通,為人師表,乃眾之楷模,顧老師心繫祖國和人民,拳拳之心,永昭後人。——朱鎔基評

顧毓琇教授是中國現代史上一位在科學、教育、詩歌、戲劇、音樂、佛學諸領域都取得了卓越成就的文理大師,也是中央音樂學院的前身——國立音樂院的創始人和首任院長。作為一位百科全書式的碩學鴻儒和澤被中外的杏壇宿將,他與我院有著深厚的淵源,同時他在音樂領域也頗有建樹。他曾整理了大量的中國古樂譜,是中國黃鐘標準音的制定者,並曾兼任國立交響樂團團長和禮樂館館長。回顧與緬懷顧先生輝煌厚重的一生,是為了對現今的教育和學術發展有所啟迪。——中央音樂學院評

顧毓琇博士是一位世界知名的科學家,他為非線性控制理論做出了巨大貢獻。——A.M.Letov(國際自動控制聯合會會長)評

顧毓琇文理兼通,在清華學校學習時與聞一多、梁實秋等人創辦清華文學社,是中國現代話劇的發軔人之一,並被世界詩人大會授予「國際桂冠詩人」稱號。此外,他也是中國古樂譜的研究專家,曾創立中央音樂學院的前身——國立音樂院並擔任首任院長。在佛學研究方面,他曾出版《禪史》、《禪宗師承記》等具有國際影響的專著。——清華大學評

後世紀念

紀念雕塑

2002年5月20日,由雕塑家吳為山雕刻的顧毓琇塑像在南京大學揭幕。2012年 9月19日,顧毓琇銅像在中國現代文學館落成。為紀念著名教育家、科學家、文學藝術家顧毓琇誕辰110周年和逝世10周年,中國現代文學館隆重舉行「顧毓琇文物文獻捐贈暨銅像揭幕儀式」,該銅像是由中國著名雕塑家吳為山所作。2012年12月18日,由雕塑家曹俊亮雕刻的顧毓琇雕像揭幕儀式在中央音樂學院琴房樓友誼廳舉行。

紀念建築

2004年10月,中共中央辦公廳批示,將顧毓琇故居改建為顧毓琇紀念館,該館是江蘇省自周恩來紀念館之後第二座被正式批准建立的名人紀念館。

顧毓琇教授舊居位於上海市永嘉路623號,建於1928年,為美國鄉村風格花園住宅。佔地面積380平方米。為假三層磚混結構,具有現代派建築風格。1953年到1980年之間為上海文史研究館所在地。2014年6月14日被定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紀念活動

1991年,中央音樂學院為慶祝顧毓琇90華誕,特地舉辦了「顧毓琇作品音樂會」。2001年,中央音樂學院及歐美同學會在人民大會堂再次舉辦顧毓琇作品音樂會,時任國家主席、總理等出席。

2012年,清華大學舉辦為期3周的「文理大師顧毓琇先生紀念展」。校黨委書記胡和平,黨委常務副書記陳旭,顧毓琇之子顧慰慶、之孫顧宜凡出席閉展儀式並參觀了展覽。本次展覽共展出90餘件文獻和手稿,除顧毓琇的諸多著作外,還展出了政界、文藝界等名流與顧毓琇的通信及書畫作品。2012年,由中央音樂學院主辦,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東南大學協辦,舉行了「顧毓琇教授誕辰110周年紀念活動」。2022年12月24日,「華誕雙甲子 明月皓人間——江南大學紀念顧毓琇誕辰120周年研討會」在江南大學以線上形式召開。

紀念影片

2002年9月,以一代文理大師、南京大學前校長顧毓琇教授為主人公的電影紀錄片《我之最愛———曠世奇才顧毓琇》正式開拍。2004年,一部介紹顧毓琇百年人生的人文紀錄電影《百年毓王秀》在錫首映。據了解,這部電影今後將長年在位於紀念館第三進的多媒體演播廳中展映,讓參觀者直觀地走近這位科壇巨擘、文理大師。

紀念基金

1992年,顧毓琇回美后,特意致函時任校長韋鈺,表示在校設立「顧毓琇、王婉靖獎學金」基金,用以獎勵優秀的理學、工學女博士,這項基金持續至今已有20年,先後有四十位女博士受到了獎勵。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