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岳兩次還金(何岳兩次還金)

本文選自《金陵瑣事》,南京掌故筆記。明周暉撰。8卷。明萬曆三十八年(1610)刻。周暉(1546~?),字吉甫,號漫士,又號鳴岩山人。上元(今南京)人。諸生。隱居不仕。博古洽聞,多識往事,馳譽鄉里。早年與朱之蕃等結白門詩社。卒年80餘。有詩集《幽草齋集》(已佚)、曲論《周氏曲品》等。《金陵瑣事》有4卷,續和再續4卷,另有《瑣事剩錄》8卷(一作4卷)。書前有作者自序和焦竑所作引。專記明初以來金陵掌故,上涉國朝典故、名人佳話,下及街談巷議、民風瑣聞。周暉交遊廣泛,老而好學,所記信而有徵,如海瑞事迹、倭寇犯南京等皆可補正史之缺。故該書歷來備受學者重視。初刻本今存。

原文

秀才何岳,號畏齋。曾夜行拾得銀貳百餘兩,不敢與家人言之,恐勸其留金也。次日攜至拾銀處,見一人尋至,問其銀數與封識①皆合,遂以還之。其人慾分數金為謝。畏齋曰:「拾金而人不知,皆我物也,何利此數金乎?」其人感謝而去。

又嘗③教書於宦官家,宦官有事入京,寄一箱於畏齋,中有數百金,曰:「俟他日來取。」去數年,絕無音信,聞其侄以他事南來,非取箱也。因托以寄去。

夫畏齋一窮秀才也,拾金而還,皆猶可勉;寄金數年,略不動心,此其過人也遠矣!

譯文

秀才何岳,自號畏齋,曾經在夜晚走路時撿到200餘兩白銀,但是不敢和家人說起這件事,擔心家人勸他留下這筆錢。第二天早晨,他攜帶著銀子來到他撿到錢的地方,看到有一個人正在尋找,便上前問他,回答的數目與封存的標記都與他撿到的相符合,於是就還給了他。那人想從中取出一部分錢作為酬謝,何岳說:「撿到錢而沒有人知道,就可以算都是我的東西了,(我連這些都不要),又怎麼會貪圖這些錢呢?」那人拜謝而走。

他又曾經在做官的人家中教書,官吏有事要去京城,將一個箱子寄放在何岳那裡,裡面有幾百兩銀子,(官吏)說:「等到他日我回來再來取。」去了許多年,沒有一點音信,(後來)聽說官吏的侄子為了別的事情南下,但並非取箱子。(何岳)得以托官吏的侄子把箱子帶回官吏那兒。

畏齋只是一個窮秀才,見到了金子還給主人,短時間內還可以勉勵自己不起貪心,但寄存金子很多年,一點兒也不動心,這一點遠遠超過了很多人。

註釋

1.不敢與家人言之中的之:代詞,這件事。

2.封識(zhì):封存的標記。

3.遂:於是,就。

4.利:形容詞作動詞用,貪圖。

5.嘗:曾經。

6.俟(sì):等待。

7.聞:聽說。

8.暫猶可勉:短時間內還可以勉勵自己不起貪心。

9.過:超出。

10.略不:一點也不,絲毫不。

11.金:銀子。

12.宦官:官吏。

13.旦日:第二天早上。

14.尋:尋找

中心主旨

拾金不昧歷來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文中敘述了窮秀才何岳兩次還金的故事,表現了何岳的高尚品格,至今仍有教育意義。

文學常識

選自《金陵瑣事》作者 周暉

文言知識

1.釋「俟」。上文「俟他日來取」中的「俟」,指等待、等候,句意為等待往後有一天來拿去。又,「俟吾於城南」,意為在城南等候我;「俟無人而盜之」,意為等候沒人的時候把它偷走了。

2.釋過。上文「此其過人也遠矣」中的「過」,指超過,句意為這表明他的品德遠遠地超過別人。至於它指「經過」,那是容易理解的。但孟浩然詩《過故人庄》中的「過」,不指經過,而是指「拜訪」,題意為拜訪老朋友的村莊。又,「故人病篤,特過之」,意為朋友病重,特意去拜訪他。它又指「過錯」,如「君子之過如日月之行,人皆見之」,意為君子的過錯像太陽月亮般運行,所有人都看得到它。

3.宦官。宦官有兩張含義。一指太監;二指官吏。

4.用四個字概括何岳兩次還金的事:路不拾遺,拾金不昧,寄金不拾。

寫作手法

敘議結合。上面一段記載,先敘述何岳兩次還金,表明何岳品格高尚,最後一句議論,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作者強調一個「窮」字,意在進一步突出他「過人」的品質,可謂一字立骨。

啟發與借鑒

品德高尚端正的人是對非分之財不會動心的。

最後一段有一字起點睛之效:窮

因為拾金不昧與寄金不昧足以表現何岳的人品,儘管「窮」,在重金面前不動心。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