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武器(通過氣象控制技術實現軍事目的武器的總稱)

氣象武器(meteorological weapon),一種運用現代科學技術手段,人為地製造地震、海嘯、暴雨、山洪、雪崩、熱高溫、氣霧等自然災害,改造戰場環境,以實現軍事目的的一系列武器的總稱。

氣象武器在人類歷史上由來已久,而有計劃地將氣象武器技術用於戰場或生態環境則是起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已有較大發展。它運用現代現代科技手段,按照一定的軍事目的給大氣施加某種能量,使天氣按照有利於自己、不利敵方的方向發展,以製造惡劣的天氣和氣候,直接攻擊敵人,或為間接攻擊敵人創造有利的戰場環境。目前,運用於戰場的氣象武器主要是戰術氣象武器有化學雨、洪水武器、地震武器、嚴寒武器、熱風暴武器、濃雲掩體武器、毛毛雨武器等多種類型,未來還會利用納米技術,製造更小的「雄蜂」,隨心所欲地遠距離改變敵方天空的雲層狀況,為自己向敵軍進攻創造條件。氣象武器蘊藏著無窮的能量,一旦投入運用,可能給對手造成巨大的甚至是難以想象的破壞,所以需要慎重使用。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人類對天氣演變規律認識的不斷深化,人們已不滿足僅僅使自己的行動被動地適應氣象條件,而採用人工影響局部天氣、人為改變自然條件的方法,研製「氣象武器」,製造惡劣的天氣去戰勝對方。例如,利用人工降雨,造成道路泥濘、洪水泛濫以影響對方後勤運輸;人為加重乾旱,影響工農業,製造對方工農業經濟的困難或誘發大面積火災;引導風暴,使之襲擊對方港口和海岸設施,限制海軍行動;利用或製造雷電,影響、干擾甚至破壞對方各種電子設備;利用積雲播霧以迷惑對方的偵察系統和降低武器的命中精度等。其中有的已用於實踐,並獲得了成功。在未來高技術戰爭中,作戰雙方都將儘力創造有利的氣象條件保障自己,設置不利的氣象條件限制對方,使用「氣象武器」而展開氣象戰。

歷史發展

自有戰爭以來,氣象就與戰爭結下了不解之緣。在古老的傳說中,黃帝曾利用華北的大風沙戰勝蚩尤;三國時的諸葛亮借東風火燒赤壁;1812年冬,俄國人把法軍拖入莫斯科一300的嚴寒利用「寒將軍」沉重地打擊了不可一世的拿破崙;1815年6月16日,在滑鐵盧,拿破崙指揮法軍對反法聯軍實施追擊,第二天上午,當拿破崙親率騎兵迅速衝上聯軍剛離去的高地時,天公不作美,先是雷電交加,接著是傾盆大雨,法軍大炮輪子深陷人淤泥中,火藥被淋濕,本來指望在下午五六點鐘追上聯軍,然而暴雨延誤了法軍行動,功虧一簣。

其實,氣象武器的發展運用,在人類歷史上由來已久。1935年,德國將軍和軍事戰略家魯登道夫出版《總體戰》一書,指出戰爭不是軍事領域的一維對抗,而是延伸至經濟、科技、文化及社會各領域的全維度對抗。氣象武器通過製造各類自然災害,造成敵對國家農業減產、交通癱瘓、能源供應中斷、民眾流離失所,進而引發深重的社會危機;有計劃地將氣象武器技術用於戰場或生態環境,起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到「二戰」時已有較大發展。1943年美軍在進攻義大利南部的戰役中,出動飛機在伏爾特河面上低空播撒造霧劑,形成了5千米長、1.4千米寬、1.6千米高的霧牆,隱蔽其渡河行動;相比之下,人工消霧則比較困難,直至1946年,人工消霧的理論得以突破,才使得人工消霧在美軍中得以應用。如美軍在侵越戰爭中,利用直升機進行人工消霧,使29名傷員得以撤離;20世紀50年代,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就提出「氣象控制比原子彈還重要」的觀念;相比之下,人工消霧則比較困難,直至1946年,人工消霧的理論得以突破,才使得人工消霧在美軍中得以應用。

從1966年起,美軍在越南戰場秘密進行了長達7年之久的人工降雨,企圖破壞交通,給越南人民軍的部隊調動和物資輸送造成困難,整個過程分為實驗和實際作業兩個階段。試驗階段稱為「鼓眼睛計劃」,於1966年在寮國進行;實際作業階段於1967~1972年的每年兩季,在寮國、越南和束埔寨交界的狹長地帶內進行。據有關資料報道,6年內共進行人工降水作業2602次,花費2160萬美元。20世紀70年代,蘇聯不斷對外發射頻率範圍集中在10赫茲頻段的電磁波,經過脈衝調製后聽起來像啄木鳥發出的聲音。有西方研究人員指出,這種頻段的電磁波能在空中形成巨大的阻斷層,使高空的氣流改變路徑,最終有可能製造出連續數月甚至數年的乾旱天氣,同樣也能造成毀滅性的洪水災害。在氣象控制方面,英國軍方目前已經有能力控制一定範圍內的晴雨天氣,且成功率高達93%以上。英國軍方還在阿富汗戰場對塔利班武裝打擊中,使用了最新研製的熱壓氣霧武器,能通過濃霧爆炸雲團造成建築物內敵人的傷亡。

20世紀80以來,美軍對氣象控制技術的研究持續推進,投入巨資展開多個軍事科研項目,其中包括製造雷電的「天火計劃」、製造風暴的「暴風雨計劃」以及製造地震的「阿耳戈斯計劃」等。2003年,由美國空軍和海軍資助的「高頻主動極光研究項目」正式展開。項目負責人伊斯特蘭在給國防部的報告中指出,它能改變特定區域的氣象,導致敵對國家面臨極其惡劣的氣象環境,而無法採取任何反擊行動。雖然早在1977年,聯合國就頒布《禁止將影響氣候手段用于軍事目的公約》,在1992年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中,再次重申了禁止研發氣象武器的規定,但是,以美國為首的歐美軍事強國對於氣象控制技術的研究始終未曾停滯。

進入21世紀,軍事強國在該領域更展開了新一輪競技。美國在「高頻主動極光研究項目」亮相后,又研製推出「溫壓炸彈」,並成功應用於阿富汗戰場;英軍研製成功了「熱壓氣霧武器」;俄羅斯則於2008年研製推出了「太陽武器」,現在又開始打造令人聞之色變的「末日武器」。

分類

人造洪暴

用人工降水這一方法增加敵對國或敵活動地區的降水量,形成大雨、暴雨,以影響敵人的作戰行動,使敵人的作戰物資受潮變質,影響其戰場使用,甚至造成洪水泛濫,傷人毀物,衝垮道路橋樑,使敵人交通中斷,補給困難,機動受限。這是在戰爭中使用較為普遍的一種氣象武器。

人造乾旱

通過控制上游的天氣,給下游的敵對國和敵配置地區製造長時間的乾旱,以削弱敵人的戰鬥力,破壞敵人的生存環境。據曾經擔任過美國國防部國際研究和技術協會的專家勞維爾·彭特透露,美國中央情報局和五角大樓(美國防部)曾於1970年對古巴實施了代號為「蘭色尼羅河」的氣象戰演習並取得了良好效果。美軍對古巴「上游」的雲層播撒碘化銀,使帶雨雲層在到達古巴之前先把雨降落下來,造成古巴反常的乾旱天氣,嚴重影響了古巴境內的農作物生長,使糖類作物的生產沒有完成預定的指標。這一事例說明,人造乾旱這種氣象武器已經具備了實戰運用的基本技術。

人工引導颱風

向颱風(颶風)雲區投放碘化銀髮煙彈或其他化學催化劑,使颱風(颶風)改變路徑並將颱風(颶風)根據需要引向敵對國,以毀傷敵對國人員和軍事設施等。

人工消雲、消霧

人工消雲、消霧是指採用加熱、加冷或播撒催化劑等方法,消除作戰空域中的雲層和濃霧,以提高和改善空氣中的能見度,保證己方目視觀察、飛機起飛、著陸和艦艇航行等作戰行動的安全。人工消雲主要採取播撒耐火土、白粘土、鹽粉、尿素——硝酸銨飽和水溶液等催化劑,以改變雲層凝結核的性質、大小、濃度,以加速凝結增長,促進重力碰並過程,很快形成大水滴而降落,使雲體消散。人工消霧包括消過冷霧和消暖霧。消過冷霧的方法是通過播撒乾冰、丙烷等,使空氣局部冷卻到零下40度以下,以形成消霧區。消暖霧通常採取直升機下攪混合和播撒吸濕性粒子等方法。

人工造霧

就是通過施放大量的造霧劑,人為製造漫天大霧,用以隱蔽自己的行動,或給敵人的行動造成困難和障礙。

人造寒冷和人造酷熱

人造寒冷就是在敵對國或敵控制區上空播撒吸收太陽光的物質,使氣溫急劇下降,製造使人難以忍受的寒冷天氣,凍傷敵方的戰場人員,損壞敵人的武器裝備,摧毀敵人的戰鬥力。人造酷熱,是指在敵國境內或敵占區上空播撒吸收地面長波輻射物質,使氣溫驟然升高,產生酷熱,直接削弱敵人的戰鬥力。

人造臭氧空洞

利用化學或物理的方法,消除大氣層中某個大範圍內的臭氧分子,在大氣臭氧層中形成「紫外窗口」,讓太陽的紫外線直接殺傷敵對國的人員和生物。大氣層結構表明,距地面高度為15—50公里的乎流層中有一臭氧濃度最大的臭氧層,如果在臭氧層中注入氮的氧化物、氫的化合物、含氫的根以及類似的化學戰劑,就可以破壞原有的臭氧化合與分解的平衡,使臭氧的濃度減小,形成臭氧空洞。因為臭氧起著吸收大部分太陽紫外線的作用,臭氧空洞加大了紫外線對局部地面的照射強度,輕者可使人員皮膚灼傷,重者則有致命危險。如果這種空洞達到一定面積,並維持哪怕是幾分鐘,而太陽又直接位於頭頂上空時,就可使地面上處在露天無遮蔽的所有生命全部烤焦。

人工控制雷電

就是指通過人工引雷、消雷等方法,使雲中電荷中和、轉移或提前釋放,控制雷電的產生,以確保空中和地面軍事行動安全。人工控制雷電的主要方法有:一是利用對帶電雲團播撤凍結核,改變雲體的動力學和微物理學過程,以影響雷電放電;二是採用播撒金屬箔以增加雲中導電率,使雲中電場維持在雷電所需臨界強度以下以抑制雷電;三是人為觸發雷電放電,使雲體一小部分區域在限定的時間內放電。

化學雨及洪水武器

用飛機向敵方上空的雲層中投放碘化銀、硝酸銀、乾冰或食鹽等顆粒,這些顆粒很小,與注射針頭相仿,它們能使雲層中的水蒸氣形成水滴導致連續降雨,造成特大洪水。如果添加投放高腐蝕性或高毒性物質,還可造成人員傷亡或使武器加速老化。

地震武器

地震武器也稱地球物理武器,它是指利用地下核爆炸產生的定向聲波和重力波,形成巨大摧毀力而殺傷目標的武器。這種武器能以特定的方向引發地震、山崩、海嘯等「自然」災害,造成敵方軍事設施癱瘓、武器裝備毀壞和人員傷亡,是一種破壞力極大的戰略性殺傷武器。實驗證明,當量為100萬噸TNT的核爆炸可能引發里氏6.9級地震。

嚴寒武器

在敵人距離地面17km左右的高空爆炸裝有甲烷或二氧化碳的炸彈,釋放出來的甲烷或二氧化碳密布天空,遮住太陽光,敵方陣地的廣大地區一片黑暗,溫度下降到很低的程度,使敵方人員或死或傷,設備無法使用。

熱風暴武器

在沙漠地區使用激光將空氣加熱,形成龍捲風和沙漠風暴,將敵方的人員和設備捲走。

毛毛雨武器

利用微波技術,使敵方陣地下起毛毛細雨,雨滴雖小,但密度很大,形成一個「雨簾」,使敵方雷達找不到目標。

煙幕彈

煙幕沙塵作為輔助手段,早在冷兵器時代的中國戰場上已被經常採用了,但隨著高技術武器裝備如精確制導武器、智能武器、光學裝備等的高速發展,曾使煙霧這一戰爭輔助手段遭到冷遇。然而,現代戰場實踐證明,在高技術戰爭中,煙幕在反制導、反偵察、反直升機等方面仍然起著獨特的作戰效果,煙幕武器裝備依然備受各國的重視,煙幕可在目標與背景之間構成一層混濁的煙氣障,使目標的可見光信號、紅外信號、甚至電磁信號發生扭曲和衰減。當各種精確制導武器如電視制導導彈、紅外製導導彈、激光炸彈等的導引頭追蹤信號被干擾時,就會產生偏離而脫靶。煙幕對激光的散射和吸收,可使激光能量大大損耗,影響其制導的準確性。煙幕還能影響激光接收器信號的接收,從而降低制導效果。

煙幕武器主要作用是掩護和遮防。現代煙幕是大量固體微粒和液體微滴散佈於空氣中形成的煙粒網,多為人工方法製造而成。當敵方用可見光、紫外光、激光乃至微波等手段偵察而遇到煙幕時,煙幕的無數煙粒對其輻射信號的吸收、散射作用,使其大量衰減,乃至中斷,從而無法找到欲攻擊的目標。煙粒的化學成分和體積大小,煙幕的厚度和遮蔽效果,必須予以考慮。目前製造煙幕所用的材料,常為紅磷發煙劑,寬頻遮蔽材料是銅質粉(對電磁波作用)。煙幕彈造價低,製作工藝也簡單,生產速度快。用它對付價格不斷上漲的光電探測偵察儀,是非常合算的。例如,N76型紅外煙幕彈是一種先進的煙幕彈,彈重1.8kg,彈長238mm,彈徑66mm,用新型煙幕發射管發射之,發射后能在坦克或步兵戰車前方30m處爆炸散布成寬30m的煙幕,對可見光和遠紅外探測器的遮蔽時間可達45s。

特點

具有巨大的作戰能量

大氣中的一切變化都蘊藏著巨大的能量。根據氣象學家估計,一個強雷暴系統的能量接近1023爾格,即相當於1枚250萬噸當量的核彈爆炸;一個弱小氣旋所顯示出來的平均能量差不多等於l顆100萬噸級氫彈爆炸時所釋放出來的能量;一個颱風從海洋吸收的能量相當於10億噸TNT能量;一個中等強度的颱風,在幾小時內可攜帶25億噸水移動數千公里。目前,氣象武器雖然在技術上還無法把如此巨大的能量全部用於戰爭,但即便是在局部上使用,也具有巨大的作戰能量。

能給對方意想不到的打擊

氣象武器能給對方意想不到的打擊主要包括兩個方面。首先,它能夠改變天氣原有的轉化規律,使對方無法預測於天氣的變化,無法根據天氣變化情況計劃和調整自己的作戰行動,使其在突然的天氣變化面前缺乏必要的準備,給對方以措手不及的打擊,造成其作戰行動的被動和失利;其次,攻擊速度快,只要有可供利用的條件,在數小時甚至十幾分鐘內就可迅速改變戰場的天氣,迅速置對方於惡劣的戰場環境之中。

戰場消耗有限,使用經濟

氣象武器主要是通過施放某些化學戰劑和某種具有特殊吸收、輻射功能的物質,使大氣層中的天氣和光、熱產生驟變而造成天氣變化的,它不需要消耗大量的彈藥和其他作戰物資,其戰場消耗與其他殺傷Wz壞性武器相比,具有物資消耗量小,使用方便、效果作戰範圍廣等特點,是一種極為經濟、具有較好作戰效益的戰場武器;只要運用得當,就可有效地實現某種戰略、戰役或戰術目的。

具有雙重危險,難以運用自如

大氣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系統,決定其發展變化的因素非常複雜,而且互相制約,互相影響,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只有充分利用已有的天氣條件,準確把握住能使天氣變化的關節點,採用科學的影響手段和方法,才能以較小的能量消耗,達到較大的作戰效益。如果一旦使用失誤,或者對天氣情況把握不準,就有可能弄巧成拙,使天氣產生逆轉,即向不利於己而有利於敵的方向轉化。由此可見,氣象武器既是一種效能極高的武器,又是一種很難運用自如、對敵我雙方具有雙重危險的武器。

主要作用

氣象武器是利用人工降雨,在需要的時間和地區製造水災,從而給敵方軍隊的調動和軍事物資的運輸造成困難。利用這種武器,根據人工影響氣候的方法,也可以用來排除機場上空和空降兵著陸場上空的雲霧,減輕熱帶颶風的破壞力和改變其運動方向,為己方軍事行動創造有利條件。用人工改變氣候的辦法,還可以破壞敵方農業生產,製造經濟困難和阻滯社會生產計劃的實現。

發展現狀

隨著氣象科學技術的發展, 人工影響天氣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它在軍事領域的作用也勢必越來越大。有人曾設想,利用太陽紫外線和宇宙射線在敵對國製造山崩、雪崩、山洪和河流、港口堵塞等現象;或者通過控制上游天氣,給下游的敵對國製造連年的酷旱。在敵對國上空播撒吸收太陽光的物質,製造奇寒;或者播撒吸收地面長波輻射的物質,使敵對國境內產生酷熱。在預定催化的雲團中播撒強酸性化學藥劑,待人工降雨時以腐蝕敵方的地面雷達、坦克等武器裝備。甚至還有人設想,用人工方法影響颱風轉向,將其引向敵對國,以毀傷敵對國人員的軍事設施等。凡此種種方法,都能給敵對國的國防、工農業生產、國民經濟建設以嚴重的打擊。在未來高技術戰爭中,作戰雙方都將儘力創造有利的氣象條件保障自己,設置不利的氣象條件限制對方,使用「氣象武器」而展開氣象戰。

影響

氣象武器蘊藏著無窮的能量,一旦投入運用,可能給對手造成巨大的甚至是難以想象的破壞。這種破壞看不見瀰漫的硝煙,聽不見隆隆的炮響,幾無徵兆可尋。且有些氣象武器使用后,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積累才產生後果,更具隱蔽性,遭到襲擊的一方往往難以分辨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鑒於象武器會對環境造成巨大的破壞,甚至危及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聯合國早在1977年就通過相關協議,限制人工影響天氣技術應用于軍事範圍,禁止各種氣象武器用於進攻目的。2010年國際公約明文規定禁止作戰雙方使用氣象武器,遺憾的是,種種跡象表明,進入21世紀以來,一些軍事強國或明或暗發展氣象武器的勢頭有增無減。弱肉強食不擇手段的「叢林法則」首先在列強中不會輕易放棄。風雲際會的天候氣象嫁接高科技的雙翼,可在不經意間影響未來戰爭與和平的天平。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切不可忽視該領域的研究。

應用實例

人工降雨

英國在人工降雨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他們聲稱用人工方法可以控制半徑為5000km範圍內的晴雨天氣,成功率達93%以上。他們的辦法是沿英國西海岸放置一系列電極,向大氣層輸入電能使對流層中鎂原子電離,產生一個密度突變的靜電屏蔽層。通過系統調節電能密度,便可決定高、低壓天氣系統的生成和消失,進而達到控制天氣的目的;利用降雨和催雨可使道路泥濘、洪水泛濫,在戰爭中可以人工創造對敵不利的戰場環境,具有重要的軍事意義。用某種方法使積雨雲中的水分形成較大顆粒的冰雹,劈天蓋地地突然襲擊敵方人員或裝備,也是可能的。

20世紀70年代,美國在越南戰場上,曾使用飛機在預定地區上空噴洒大量的人工降雨催化劑,造成大雨滂沱,山洪泛濫,衝垮了橋樑、鐵路、堤壩,使越南北部的部分地區道路泥濘、交通中斷,給北越軍隊的軍事行動帶來了巨大的困難,同時還直接造成了越南數十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由此可見,氣象武器在戰場上的實際運用中顯示出了超群的作戰威力。

在1941年12月8日,日軍向美、英宣戰,發動了太平洋戰爭,為奪取美軍駐紮在菲律賓的基地,幾乎在偷襲珍珠港的同時,開始進攻菲律賓,但大霧導致低能見度,駐中國台灣地區的日軍飛機因霧阻礙數小時后迫不急待地攻擊,而駐菲美軍因知台有大霧而無防導致慘敗。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歐洲戰場上。由於英吉利海峽常有大霧,盟軍登陸的計劃受阻,而德國卻認為英美聯軍因霧不能登陸而一再麻痹大意,最後丟失了諾曼底防線,導致自己徹底失敗。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開創了人工製造煙霧用於戰爭的先河,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盟軍在薩萊諾灣登陸時也使用了煙霧幕。聯軍用飛機在河面上空施放低空造霧劑,形成的霧牆大約有5km長,濃霧的突然出現,使德軍看不見美軍渡河,以此為掩護,美國開始渡河攻擊德軍。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