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大學生黃山被困事件(2010年黃山18名旅行者被困事件)

復旦大學生黃山被困事件,又稱「復旦黃山門」,是指2010年發生在黃山的18名旅行者被困事件。

2010年12月10日,以復旦大學學生為主的18名驢友自發組成旅遊團,於11日3時10分到達黃山區黃帝源景區,18名成員攜帶帳篷、睡袋、食物等日常生活用品,以自助游的方式,擬由黃帝源景區徒步穿越原始森林,遊覽黃山景區后,從翡翠谷景區返回。12日下午4點左右,一行人因不慎走錯路,被困在黃山未開發區域。為了儘快離開,他們選擇報警求救。當晚9點半左右,搜救隊連夜進山救援。13日凌晨2點37分,民警張寧海所在的分隊發現了被困學生髮出的燈光求救信號。但在營救途中,張寧海不幸墜崖遇難。13日上午10點,在搜救隊的護送下,復旦驢友團的18位成員全部安全出山。獲救之後,個別復旦學生在網上討論如何在此事上搞好媒體公關,引發廣泛譴責,復旦大學也因此被推至輿論風口浪尖。

2010年12月15日,張寧海被追認為革命烈士,並被追授「安徽青年五四獎章」。12月17日,張寧海的追悼會在黃山和復旦校園同步舉行,黃山當地各界群眾共計數萬人參與張寧海烈士的送別。

背景

2010年12月10日,由復旦大學10名在校生、4名校友以及4名校外人員通過網路發帖的方式,自發組成「驢友團」,出發去往黃山探險。次日3時10分該群人抵達安徽省黃山市黃山區黃帝源景區。人員組成方面,這18人中有7個人此前有10次以上戶外探險經驗,其中1位還是測繪領域的專業工程師。另有7人有1次以上戶外活動經驗,4個人此前沒有任何經驗。該行人為此次活動準備了食物、睡袋、帳篷等日常生活用品,並配備了指南針、GPS、等高線地圖等基礎戶外裝備。他們原計劃從黃帝源景區徒步穿越東海大峽谷原始森林,在遊覽完黃山景區后,再從翡翠谷景區返回。

經過

被困黃山

2010年12月11日中午時分,領隊侯盼的GPS不慎落水。此後一行人主要使用指南針和等高線地圖導航。當天下午,18人抵達通天塘營地,並在此紮營過夜。

12月12日凌晨起,山裡下起了小雨。早上8點,一行人在越過一處高地后,沿著河谷下行。下午1點,受霧氣影響,山中能見度不足500米。由於無法看清地勢,一行人重新打開了此前落水的GPS。在讀取相關信息后,一行人越過了翡翠谷里的愛字崖附近的山脊向山下行進,這是一條當地人也不走的路線。下午4點左右,隊伍行進到河谷處,在前方探路的壓隊唐清威發現,路前方是一塊絕壁,山勢陡峭,已經沒有路徑可走。在查看GPS后,領隊侯盼發現通往雲谷寺的正確道路也已經錯過。已經負重10公斤以上、徒步行走一天的隊員們,此刻普遍情緒低落。與此同時,團隊中已經有隊員出現了體力透支,甚至輕度失溫的癥狀。由於缺乏戶外應急救援的經驗,並擔心情況繼續惡化,一行人在商量過後,決定報警就地等待救援。

報警救援

12月12日下午4點半到5點半間,遇險的復旦驢友團隊總共四次報警。前三次分別打到了黃山本地110,上海市110,然後再次打到了本地110。然而因為一些原因,這三次報警都沒能引起足夠重視。在接連三次報警失敗后,其中一位隊員編輯了一條內容為「黃山,GPS30』07.696。118』11.694。救命,有18個人。」的簡訊向他在上海的親戚求助。這條簡訊發出后,成功引起了上海和黃山兩地政府的高度重視。在有關部門的協調下,晚上9點,在黃山當地警方確定了18人的被困位置后,隨即展開了相關的救援工作。

民警遇難

「夜不上黃山」是當地慣例。但由於求救信息模糊,外界無法對18個被困人員情況做出準確判斷,加上搜救對象復旦大學生的特殊身份,領導層高度重視,出動了公安民警、消防、武警和園林力量共230餘人參與此次救援。當晚9點半左右,搜救隊從雲谷寺出發,連夜進山救援。夜裡11點10分,在復旦大學的協調下,確定了18位被困人員的詳細名單。12月13日凌晨2點37分,溫泉派出所民警張寧海所在的分隊發現了被困學生髮出的燈光求救信號。在護送學生們下山的途中,為了給一位女驢友打手電筒,張寧海用手抓著旁邊樹枝給女生讓路,但此刻樹枝卻突然折斷,張寧海因此墜落懸崖。凌晨3點26分,消防隊員黃傑依靠繩索滑入30多米深的高崖,確認張寧海已經沒了任何氣息。

稍作停頓后,救援隊本打算帶領學生繼續下山,遭到了驢友團領隊侯盼的堅決反對。接近50人的團隊退回到臨時營地,等待天亮繼續出發。

學生獲救

12月13日上午10點,在搜救隊的護送下,復旦驢友團的18位成員安全出山。下午4點,張寧海的遺體從山中運出。脫險之後,18人被安置在了黃山消防休養所休息,當地管委會立即為他們送上了薑湯和洗澡用的熱水。12月14日凌晨,一行人就匆匆抵滬。臨行前,學生們也沒有接受記者的採訪。

事件升級

回到復旦校園僅僅過了2個小時,18位驢友當事人之一的杜彬就在人人網和一個叫石翔的復旦學子議論此事。石翔提醒杜彬「要學學危機公關,經過這次,登協就是你的了」,「你要學著去建立秩序,去控制老人,去協調關係,去利用資源,這是這個協會可以給你的」,杜彬回應「嗯,還得靠你們,我經驗太不足」,「先度(渡)過這次難關吧。」除此之外,還有一位自稱是登協成員的復旦學子在日記中寫道,事件中最不負責的是犧牲民警自己。也有人說,當民警的犧牲只是概率問題。甚至有人建議復旦新聞系畢業生應該多去不同的媒體機構任職,好方便掌握話語權,通過危機公關的方式,達到「化壞事為好事」的目的。以上種種言論,迅速在互聯網引發軒然大波,再次將復旦大學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

各方回應

獲救學生

18位驢友之一的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學生丁卉在採訪中表示,團隊在出發前沒有對黃山當地的路程和天氣做足夠的了解,過於樂觀的考慮問題,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對此深感愧疚。同時她也表示想盡自己的能力,給張寧海家人一份交代。

還有一位獲救學生在個人主頁寫道,自己不會逃避責任,但需要得到公正對待。

領隊侯盼表示,探險團隊18人將以共同的名義,為張寧海父母捐款,購買保險等,每年也會定期祭拜張寧海。他們將成立一個微博,發布相關信息,來接受社會監督。

復旦官方

面對外界質疑的聲音,復旦大學官方微博回應,個別同學的言論,哪怕是一時無心,也是不負責任和不妥當的。不代表大多數當事同學與多數復旦人的心情。

時任復旦大學校長楊玉良在回應黃山事件時表示,希望大家可以從事件中吸取教訓,復旦人遇事不應冷漠,要把社會上對於復旦的批評看成是對學校的更大期望。他還表示,我們的大學要好好反思,我們的教育制度也應該多找找自己的弊病,光重視知識培養,不加強德才教育,這樣教出來的人比沒有文化的人對社會危害更大。

專業人士

有資深的戶外人士在點評此次事件時表示,戶外活動的前期準備工作要做足,戶外運動的領隊也要有戶外運動的資質和經驗,而準備好必備的戶外用品往往可以在關鍵時刻避免危險發生。同樣的合理的隊員構成也十分重要,一支合理的隊伍應該是以老帶新。

民警父親

2010年12月16日,微博中出現了張寧海父親的簡訊。張父表示,保護人民群眾是公安的責任。如果18位同學中的任何一位出事或受傷,都是寧海的責任。雖然他犧牲了,但他盡到了責任。希望同學們不要有負擔,要用好的表現來告慰寧海。

追悼紀念

2010年12月14日,復旦大學邯鄲校區「旦苑」食堂門口,學生們自發聚在一起,悼念在救援中犧牲的民警張寧海。現場有同學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此次事件給復旦學生以及全國驢友上了一課。戶外活動雖然精彩刺激,但要做好詳細計劃,量力而行。否則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很不值得。

12月17日上午9點30分,為救18名戶外探險學生意外犧牲的警察張寧海的追悼會在黃山市殯儀館舉行,張寧海的父母、生前同事、武警代表、導遊代表、當地市民等上萬人參與了遺體告別儀式,復旦大學登山隊的兩名學生代表侯盼、唐清威專程從上海趕來,與張寧海作最後的告別。

在黃山的追悼會舉行的同時,復旦大學燕園內也同步舉行張寧海追思會。復旦學子們在草地上擺上白蠟燭,在挽鐘鳴響聲中,復旦師生向張寧海遺像鞠躬默哀。

事件後續

2010年12月15日,共青團安徽省委、安徽省青年聯合會作出決定,追授張寧海「安徽青年五四獎章」。同日,省民政廳正式批複黃山市政府相關文件,追認張寧海為革命烈士,其直系親屬按照有關規定享受烈士遺屬待遇。2011年6月9日,張寧海被追授「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稱號。

2021年5月,64歲的張寧海父親手術住院,身邊卻沒有任何親屬陪同。此事被媒體報道出來后,十年前發生的「復旦大學生黃山被困事件」再次回到了公眾視野。

影響與輿論

復旦大學「黃山門」事件發生后,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事件相關的報道、帖子被安徽省內各高校論壇競相轉載,學校BBS中關於此事的討論也不勝枚舉。合肥論壇中關於該事件的帖子不下十餘個,平均每個帖子都吸引到兩萬人次以上的關注度,數千人參與跟帖討論。在無數質疑和譴責聲中,復旦大學及其學生們被輿論推向了風口浪尖,甚至被貼上了冷漠的標籤。

教育專家熊丙奇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包括教育界在內的整個社會需要反思,誰培養了這些學生,誰創造了「唯結果論」,社會大環境的影響,導致學生在學校時候就有了強烈的功利主義思想,甚至於犧牲別人的利益來成就自己。長此以往,學生的基本價值觀念被扭曲,喪失了最基本的倫理道德。他還表示,事情需要理性解決這一說法沒錯,但獲救學生至少應該對導致那名警察喪生的事實有真心的懺悔,要知道自己的無知和魯莽是主要原因,更應對此表達誠摯哀悼,理性過頭,就是冷血。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鳴在點評此事件時表示,整個事件,在他看來最該譴責的,倒是事過之後,復旦大學bbs上出現的一則言論,討論如何控制媒體,如何危機公關的問題,甚至建議復旦的新聞人要多佔領媒體陣地,才會有很好的效果。他還介紹說,這些年來,好些名牌大學在處理涉及本校的負面新聞時,比官場更像官場,不查事實,不講是非,首先就是捂蓋子,然後查內鬼。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院長何兵針對學生逃票的問題表示,黃山是公共資源,其數百元的門票實在令大學生群體難以接受,正是因為其昂貴形成了長期以來大量遊客半夜摸黑進山以圖混票的情況。窮學生此舉社會應當理解,不能因為組織者的幼稚予以過多責難。倒是應當追究黃山管理部門的責任。長期以來,明知另有進山通道卻不採取有效措施予以封堵,終於釀成民警犧牲的悲劇。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