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姆沙伊赫(埃及西奈半島南端的沙漠城市)

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阿拉伯語:شرم الشيخ)一譯「沙爾姆謝赫」或「沙藍埃薛克」,是一個位於西奈半島(Sinai)南端的沙漠城市,瀕臨埃及西奈半島東南端小海灣紅海亞喀巴灣。扼蒂朗海峽要衝,控亞喀巴灣通紅海門戶,建有炮台和軍事要塞,戰略位置重要。附近海中多小島、礁石,深水航道最窄處僅300米,是遊覽聖地。曾長期無人居住,1967-1982年曾被以色列佔領,1982年根據戴維營協議歸還埃及。憑藉燦爛陽光與清澈海水,沙姆沙伊赫每年吸引了大批歐洲與以色列遊客。沙姆沙伊赫地區的珊瑚礁極為出名,在深海潛泳愛好者中大受歡迎。

地理環境

沙姆沙伊赫(沙爾姆謝赫),位於西奈半島南端亞喀巴灣 (Gulf of Aqaba) 地區,距離蘇伊士約 300 公里,距離穆罕默德國家公園僅 19 公里。瀕臨紅海亞喀巴灣,常年陽光充足。全年氣候乾爽舒適,冬季氣溫在 20 至 25°C 之間,夏季氣溫則會上升到 30 至 35°C。在沙姆地區,納馬灣 (Naama Bay) 為舊城區,也是日用品和紀念品商業區。蘇伊士灣和亞喀巴灣兩條黃金海岸在此交匯,沙姆沙伊赫扼蒂朗海峽要衝,控亞喀巴灣通紅海門戶,戰略位置重要。附近海中多小島、礁石,深水航道最窄處僅300米。建有炮台和軍事要塞。

自然資源

沙姆沙伊赫最引人入勝的資源是那幾乎沒有污染的紅海珊瑚礁海域。近年來,當地政府在開發旅遊業的同時正積極推進資源生態保護計劃。

歷史事件

沙爾姆謝赫是解決巴以矛盾衝突的見證之地。1967年至1982年曾被以色列佔領,1982年根據戴維營協議歸還埃及。2009年2月,以色列總理沙龍與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在沙姆沙伊赫簽署了一份停火協議。

爆炸事件

2005年7月23日凌晨1時,沙姆沙伊赫的海灘酒店集中地納瑪灣區至少同時發生了7起爆炸,其中3起爆炸是由汽車炸彈引起的。其中一起爆炸發生在賈扎拉花園飯店的車道上;另一起爆炸發生在老城區旅遊品市場,炸死17名埃及人;第三起爆炸發生在海濱人行道附近。爆炸威力很大,其中一座酒店被完全摧毀,在半徑1公里的範圍內都能聽到。至少造成90人死亡,約240人受傷。死者有9名外籍人士,包括2名英國人、2名義大利人、1名烏克蘭人、1名俄羅斯人、1名荷蘭人、1名捷克人以及1名阿拉伯裔的以色列人。有30名外國遊客在爆炸中受傷。分別是13名義大利人,7名英國人,三名西班牙人,三名沙烏地阿拉伯人,一名土耳其人,一名烏茲別克人,一名俄羅斯人以及一名以色列人。

基地組織在敘利亞與埃及等地的分支機構阿卜杜拉·阿扎姆旅,在一家伊斯蘭網站發布聲明,宣稱對爆炸事件負責。埃及聖戰者組織的5名成員製造了這起連環爆炸事件。

連環爆炸給小城的和平與旅遊業造成巨大的打擊。事後,埃及政府及時強化治安,加強警力,甚至不惜出動專門的警車護送遊客。記者就得到過兩次這樣的「待遇」,有一次除了前面警車開道,還有一名警察坐到了我們的車上。沙姆沙伊赫所有的飯店,都裝有設備先進的安檢門,每一個客人進去時都要像進機場一樣接受好幾道檢查,如果是開車進入飯店,必須出示駕照、車照和護照這三樣證件,缺一不可。

自從美國「9·11事件」之後,埃及的旅遊業受到了嚴重影響,沙姆沙伊赫的外國遊客人數也明顯減少了許多。我們下榻的五星級度假村原先的標價是一晚上90美元,但給我們結算的實際價格已不足原先的一半。據埃及專家估計,迄今埃及的外匯收入損失已達5億美元,預計到2002年6月底的累計損失將達到約20億美元。沙姆沙伊赫20年的變遷,以及數月國際形勢的變化充分說明,一個穩定團結的國內環境,以及一個和平安寧的國際環境,對於一個國家而言是多麼的重要。

穆巴拉克逃亡

2011年2月11日,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及其家人離開首都開羅,抵達位於埃及西奈半島的紅海海濱旅遊城市沙姆沙伊赫。

和平之城

「一邊是海水,一邊是警察」,埃及人這樣形容沙姆沙伊赫。這個被譽為「和平之城」的地方位於埃及西奈半島的南端,蘇伊士灣和亞喀巴灣在此處交匯。這裡雖然經歷過恐怖襲擊,但仍吸引了不少國際會議和世界各地的遊客」。縱貫沙姆沙伊赫市中心的主要大街被稱為「和平大道」,在海濱大道的馬里奧飯店旁,豎立著一根木柱,上面分別用英語、阿拉伯語等寫著一排排醒目的文字:「讓全世界都實現和平」,寓意鮮明而深刻。

1999年巴以雙方在沙姆沙伊赫簽署了《沙姆沙伊赫備忘錄》,就實現巴以間臨時和平達成協議。在隨後的2000年,旨在推動巴以和平的埃及、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約旦四方峰會也在此成功舉辦,為當時巴以關係的暫時緩和與中東地區局勢的短期平靜創造了有利氛圍。為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2000-2001年度和平之城」獎頒發給沙姆沙伊赫,以表彰該城在推動中東和平進程中的傑出貢獻。沙姆沙伊赫也因此聲名鵲起,「和平之城」的美譽隨之在中東地區乃至世界範圍內被廣泛提及。此後,作為巴以關係的主要斡旋方和中東和平進程重啟的重要推動者,埃及政府更多地將同中東問題有關各方的會議安排在了沙姆沙伊赫舉行,希望「和平之城」的美好寓意能夠為地區局勢的穩定帶來積極助力。2009年11月8日至9日,中非合作論壇第四屆部長級會議在埃及沙姆沙伊赫成功召開。此外,越來越多由埃及主辦的其他類型國際會議,也將會址首選地瞄向了沙姆沙伊赫。

旅遊奇觀

沙姆沙伊赫依山傍海,蘇伊士灣和亞喀巴灣兩條黃金海岸在此交匯,是著名的旅遊勝地。這裡有細軟的沙灘、溫熱的海水和常年充足的日照。最引人入勝的美景是那幾乎沒有污染的紅海珊瑚礁海域。紅海具備珊瑚生長的最佳環境,這裡有200多種珊瑚礁和活珊瑚,多種海洋動植物在珊瑚礁上棲息,海底奇觀光怪陸離。每年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來此觀光遊覽。此地還開闢了潛水探險、帆板衝浪、海灘越野等很多旅遊項目。沙姆沙伊赫建有國際機場、許多飯店和旅遊村,每年都接待著近200萬世界各國的旅遊者。沙姆沙伊赫沒有任何文物古迹,完全是以溫暖的陽光、細軟的沙灘和清澈的海水來吸引外國遊客。開車在沙姆沙伊赫轉上一圈,城市不大,卻建設得很美。城區建在一片高坡上,完全稱不上繁華,甚至商業也談不上如何發達。不過圍繞海灣在紅海邊建起的鱗次櫛比的星級飯店和高檔度假村,卻能滿足遊客的所有需求,儘管消費水平在西奈它是最高的,但外國遊客卻能在此盡興,感到在此度假確實「值」。

12月下旬的歐洲早已寒風刺骨,甚至冰天雪地,可是在這裡歐洲遊客不僅能下海游泳,或躺在海灘邊曬太陽,還可在近海潛水看美麗的珊瑚與游魚。連我這種沒有膽量下水的人,穿件單衣在游泳池邊的躺椅上被中午的太陽曬上一會兒,渾身懶洋洋的說不上有多舒坦。

有人說埃及人是得祖先的蔭庇,繼承了古埃及文明的無價之寶,才奠定了在國際旅遊市場的黃金地位。可眼前沙姆沙伊赫火樹銀花的美景卻完全是當代人靠雙手開發和建設起來的旅遊度假勝地,真主除了賜予紅海外,似乎更嚴酷地給了他們一片沙漠。因此可以說完全是「無煙工業」造就了這座城市。今天的沙姆沙伊赫之所以能以旅遊業確立其在埃及經濟中的地位,完全應當歸功於當代的埃及人。

在紅海觀景度假本是樂事,但有時意外卻突如其來。2015年,一名52歲的德國遊客22日在埃及紅海海域遭鯊魚襲擊,腿部被咬掉后不治身亡。這是埃及紅海海域最近5年來首次出現鯊魚襲人事件。2010年,埃及旅遊勝地沙姆沙伊赫附近紅海海域接連發生鯊魚傷人案,造成一名德國女遊客死亡、3名俄羅斯遊客受傷。事發后,沙姆沙伊赫及周邊地區海灘曾一度關閉。對於鯊魚在這一帶出沒的原因說法不一。一些海洋學家認為,過度捕撈迫使鯊魚前往近岸水域覓食。

自2011年埃及政局動蕩以來,作為該國經濟支柱和主要外匯來源的旅遊業飽受挑戰。2015年,埃及航空屢次發生意外,外界對埃及安全的擔心直接體現在沙姆沙伊赫的蕭條境況上。

風俗民情

據說沙姆沙伊赫的旅遊業最初是以色列人佔領西奈時開發的,市裡的一些建築仍然明顯帶著以色列風格。不過自從埃及收回西奈半島后,20年來在這裡進行了大量的投資和建設,使它的風光更加綺妮多姿,也更具有埃及特色。現代化的機場、發達的高速公路、新建的旅遊飯店及其設施,以及到位的旅遊服務「軟體」,全都是一流水準。曾經創造過燦爛古代文明的埃及人,現在正在穆巴拉克總統的領導下,進行著開發和建設現代西奈的歷史使命。

沙姆沙伊赫有一點很像中國的北戴河———俄羅斯遊客非常多。當地路標、指示牌很多都標有俄語,打開電視有1/3是俄語頻道。當地度假村的員工還要定期進行俄語學習。更有趣的是,一家飯店居然取名「回到蘇聯」,飯店正門的左上方是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的巨幅頭像,右上方則畫著莫斯科紅場南邊的聖瓦西里升天大教堂。主打懷舊牌確實吸引了不少俄羅斯遊客。

國際地位

沙姆沙伊赫現在的出名已不再全和旅遊相關了還具有積極的國際地位:一是因為穆巴拉克總統經常在此地會見外國政要,商討雙邊關係和國際事務;他在這裡會見過時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不久前又接見了時任外交部長唐家璇。二是這裡曾舉行過處理巴以衝突的沙姆沙伊赫會議。

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原來每年夏天的度假地在亞歷山大,而現在卻更喜歡來沙姆沙伊赫度假;他常在這裡會見來訪的各國政要。不僅穆巴拉克喜歡沙姆沙伊赫,英國首相布萊爾也很喜歡這裡,據說他在每年的新年,常攜家帶口到這裡度假。至於巴以領導人,因地緣關係,更是這裡的常客。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和布希也很喜歡這座小城。柯林頓曾數次來在這裡參加各種峰會;布希總統對沙姆沙伊赫也讚許有加。

近年來,沙姆沙伊赫多次舉行重要的國際和平會議,規模最大的一次就是1996年3月舉行的,有29位國家政要參加的和平峰會;此外,1999年9月,巴以雙方在此正式簽署了,就執行巴以臨時和平協議問題達成的《沙姆沙伊赫備忘錄》;還有就是在2000年,成功舉辦的旨在推動巴以和平的埃及、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約旦四方峰會等。為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2000-2001年度和平之城」獎頒發給沙姆沙伊赫,以表彰該城在推動中東和平進程中做出的貢獻。這幾年,各種會議在沙姆沙伊赫流行起來,尤其是入夏,各國政治家、藝術家、文人等各個階層的人都慕名而來,在開會的同時,消暑休假。當然,政要們在此開會的原因除了沙姆沙伊赫環境幽雅,依山傍水,不為大都市的煩躁所打擾外,還因為,埃及在中東和國際上的地位為各方提供了合作平台。西奈處在東西方文明的交匯點上,這些奉行不同文明和制度的政要們在此找到一個融洽的談判桌。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當地時間2009年11月8日在埃及沙姆沙伊赫會見了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第四屆部長級會議的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中非總統博齊澤、坦尚尼亞總統基奎特、盧安達總統卡加梅、迦納副總統馬哈馬和加彭議長恩達馬。在沙姆沙伊赫期間,溫家寶出席了第三屆中非企業家大會,還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第四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並發表講話。在中非合作論壇第四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上,溫家寶提出了今後3年中非合作新的8項舉措。溫家寶當地時間2009年11月8日晚在結束對埃及的正式訪問和出席在埃及沙姆沙伊赫召開的中非合作論壇第四屆部長級會議后,乘專機離開沙姆沙伊赫回國。

2016年10日至19日,非洲聯盟泛非議會第四屆會議在沙姆沙伊赫召開。《環球時報》記者借該會議之機來到這座城市,飽覽美景的同時,卻也感受到它正承受著遊客稀少帶來的煎熬,國際遊客的信心似乎尚未完全樹立。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