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服(佛教僧人穿的服裝)

佛教僧人的服裝與在家人的服裝有著明顯的區別。這除了宗教上的原因外,還有歷史、地域、民族、風尚等諸多方面的原因。佛教傳入中國已近兩千年,在漢、藏、傣等民族間存在著不同的佛教系統,因此各族的僧人服裝也不盡相同。特別是漢地佛教,流傳時間久遠,區域廣闊,加之漢族服裝在各時代中變化很大,以至於影響到漢族僧人。他們的服裝在顏色和形制上也變得複雜起來,與印度原始的僧人服裝的差別就更大了。

僧侶的常服在最初時是與俗人相同的,只是在顏色上有所分別,如緇衣之類,中國僧侶的服裝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常服,就原有的服裝稍微改變式樣而成,為禦寒之用,是僧人日常穿著的;一類是法服,就是只在法會佛事期間穿著的三衣。

歷史簡述

佛法傳入中國近兩千年,但是在漢族、藏族、傣族等民族間存在著不同的佛教系統,傳流時間也有先後。因此各族的僧侶服裝各不相同。特別是在漢族中由於地區大廣。南與熱帶接壤,北與寒帶相鄰,而且流傳時間也最久,以致漢族僧侶的服裝在各時代中變遷很大,在形色上也最複雜,與印度原始的僧侶服制差別很大。

佛教僧侶的衣服,根據佛的制度,限於三衣或五衣。三衣是安陀會、郁多羅和僧伽黎。安陀會是五條布縫成的中衣,郁多羅是七條布縫成的上衣,僧伽黎是九條乃至二十五條布縫成的大衣。五衣是於三表之外加上僧祗支和涅槃僧。僧祗支覆肩衣,作為三衣的內襯。涅槃僧是裙子。《大唐西域記》卷二云:「沙門法服唯有三衣及僧卻崎、泥縛些那。三衣裁製部執不同,或緣有寬狹、或葉有大小。僧卻崎覆左肩,掩兩腋,左開右合,長裁過腰。泥縛些那既無帶袢,其將服也集衣為褶,束帶以絛。褶則諸部各異,色亦黃赤不同。」這些衣的主要規定,特別是三衣,有兩點:第一、顏色不許用上色或純色,第二,所有新衣必須有一處點上另一種顏色,以破壞衣色的整齊而免除貪著,這叫做「壞色」或「點凈」。關於顏色的規定,在《毗尼母經》卷八中說:「諸比丘衣色脫,佛聽用十種色。十種色者:(一)泥,(二)陀婆樹皮,(三)婆陀樹皮,(四)非草,(五)乾陀,(六)胡桃根,(七)阿摩勒葉,(八)佉陀樹皮,(九)施設婆樹皮,(十)種種雜和用染。是等所應染者此十種色。是衣三點作凈法,一用泥,二用青,三用不均色。用此三種三點凈衣」。又《薩婆多毗尼毗婆沙》卷八中說:衣不得用黃赤青黑白五大色。又有純色,如紫藍、鬱金、落沙、青黛及一切青者不得著用。紺黑青作衣也不許用。只可用皂、木蘭作衣。非純青、淺青及碧,許存衣里。赤黃白色不純大的,也許作衣里用。紫草、皮、櫱皮、地黃、紅緋、黃櫨木都是不如法色。《五分律》卷二十中說:「不聽著純青黃赤白色衣。」並且說黑色衣是產母所著,犯者波逸提。其餘四色犯者突吉羅。又《摩訶僧祇律》卷二十八中說:「比丘不聽著上色衣,上色者,丘佉染,迦彌遮染、俱毗羅染、勒叉染、盧陀羅染、真緋、鬱金染、紅籃染、青染、皂色、華色、一切上色不聽。應用根染、葉染、華染、樹皮染、下至巨磨汁染。」

雖然在律中禁止用上色、純色的衣服,而染衣也有多種不向的顏色可用,但是在習慣上是用赤色。例如釋迦如來的衣色,在《魏志》卷三十裴松注中引《西戎傳》說:「浮屠,太子也。父曰屠頭邪,母雲莫邪,浮屠身服色黃。」但這是漢地人的記載,不必確實。《大唐西域記》卷二中說:「那揭羅曷國有釋迦如來的僧伽胝袈裟,是細氈所作,色黃赤。]又《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二九中說:佛的姨母大世主與五百釋女,在劫比羅城多根樹園,聽佛說法,三請出家而佛不許。佛從劫比羅城去往販葦聚落的時候,大世主與五百釋女便自剃頭髮;著赤色僧伽胝衣,追隨佛后,一直到相思林中因阿難的懇求,才得到佛的允許而出家。又《大唐西域記》卷一中說:梵衍那國有阿難弟子商諾迦縛娑的九條僧伽胝衣是絳赤色:又《善見律毗婆沙》卷二中說:阿育王時大德末闡提到罽賓犍陀羅吒國教化在雪山邊阿羅婆樓池水上行,身著赤衣。由這一些事實來看,在這一二百年中僧衣習慣是用赤色的。而且三衣總稱為袈裟,袈裟是赤色的名稱。用赤色的名稱作為衣服的總號,這就說明在習慣上三衣總是赤色的。如《四分律》卷三十九衣犍度初云:」如是十種衣應染作袈裟色持。「《一切經音義》卷五十九云:」加沙字本從毛作(加毛)(沙毛)二形。葛洪作《字苑》,始改從衣。按外國通稱袈裟,此雲不正色。……真諦三藏云:「袈裟此雲赤血色衣」。「

後來印度的佛教,當佛滅后二百年至五百年之間,在教理上分為二十部,在戒律上分為五部。於是三衣顏色各有不同的規定,以標幟自己的宗派。如後漢安世高譯《大比丘三千威儀》卷下述袈裟顏色時說:」薩和多部者,博通敏智,導利法化,應著絳袈裟。曇無德部者,奉執重戒,斷當法律,應著皂袈裟。迦葉維部者,精進勇決,彌護眾生,應著木蘭袈裟。彌沙塞部者,禪思入微,究暢玄幽,應著青袈裟。摩訶僧祇部者,勤學眾經,敷演義理,應著黃袈裟。「《舍利弗問經》中敘五部律眾的衣服與《大比丘三千威儀》所說大致相同,只是將薩和多部和曇無德部的衣色互易,說薩婆多部應著皂色,曇無屈多迦部應著赤色。雖然五部的衣色不同,而原來的赤續袈裟,卻在五部中還通用。《一切經音義》卷五十九中引真諦三藏說云:」外國雖有五部不同並皆赤色。言青黑木蘭者,但點之異耳。「從現在東南亞各國都用黃衣來看,正是摩訶僧祇部的流傳,從原來點凈的規定而發展成為衣色的規定的。

佛教傳入中國以後,僧侶還是披赤衣的。《弘明集》載漢未牟融的《理惑論》說:」今沙門被赤布,日一食,閉六情,自畢於世。「直到現在近兩千年,沙門的袈裟還是以赤色為主。但是漢地天氣寒冷,僅僅三衣是不可能禦寒的。因此根據佛制許蓄百一長物的規定,於三衣之外須有其他衣服。不但漢人不習慣僅著三衣,即是西來的大德高僧,在漢地居住數年以至數十年,或盡壽於此,也必須添著其他衣服。這些衣服究竟是什麼形式,什麼顏色呢?

佛法雖從後漢時傳入中國,但是那時出家的人不多。到了東晉和石趙的時候才發達起來。而那時僧徒便有了」緇衣「或」緇流「的稱號。有人以為緇衣是根據袈裟的顏色而起的。如慧琳《一切經音義》卷五十九中說:」諸木中,若皮、若葉、若花等,不成五味,雜以為食者則名迦沙……天竺比丘多用此色。或言緇衣者,當是初譯之時見其色濁,因以名也。「宋贊寧《大宋僧史略》卷上引《考工記》云:」問:緇衣者色何狀貌?答:紫而淺黑,非正色也。《考工記》中三入為纁,五入為緅,七入為緇。以再染黑為緅、緅是雀頭色。又再染乃成緇矣,知緇本出緅。爵頭紫赤色也。「又引《比丘尼傳》卷四《凈秀尼傳》所記云:見二梵僧所著袈裟,色如熟桑椹。秀即以泥染衣色令如所見。以為緇」乃淺赤深黑色「,這種說法是不恰當的。誠然」纁「是淺絳色,絳是青赤色。但這是染羽毛的次序,由絳而逐漸加深,乃至最後成為緇,已經是黑色之中微有赤意,如現在所謂」紅青「色,決不是紫而淺黑。而緇色與披赤衣的說法顯然相違,絕不能是袈裟的顏色。至於凈秀尼是梁時人,她初次改著熟桑椹色的衣,可見以前是不如此的。而黑色的緇衣卻早已風行,如劉宋時孔凱稱慧琳為黑衣宰相(見於通鑒)。齊初荊州竹林寺僧慧與玄暢,被稱為黑衣二傑(見《高僧傳·僧慧傳》),緇衣久已成為沙門的專稱了。緇衣和白衣是僧俗的對稱。但是平民服上白色是三國時的事。《漢書·成帝紀》:」承始四年詔:青綠,民所常服,且勿止。「《漢書·龔勝傳》師古注云:」白衣給官府趨走賤人,若今諸司亭長掌固之屬「。此庶民不衣白的明證。而《吳志·呂蒙傳》云:」使白衣搖櫓作商賈人服。「《魏志·管寧傳》云:」寧在遼東,所有白布單衣親薦饌饋。「可見漢時平民習尚青綠,到了三國時,由於天下歷年荒亂,人民更加困苦,所以穿白衣成為習尚。正在這時期,僧侶增多,衣服尚緇,才造成」緇素「的說法。所以漢地僧侶的服裝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常服,就是為了禦寒起見,就漢地原有的服裝規定了顏色,稍微改變其式樣而成為固定的僧服,如緇衣之類,這是僧人日常穿著的;一類是法服,就是三衣之類,只在法會佛事期間穿著的。

僧侶的常服在最初的時候是與俗人一樣的,只是在顏色上有所分別,所以沙門有」緇衣「之稱。《續高僧傳》卷十《法上傳》云:」自(法)上未任以前,儀服通混。一知綱統,制樣別行,使夫道俗兩異,上有功焉!「可見到東魏末年,法上任昭玄統以後,僧侶的常服,才在式樣上有了特殊的規定。在此以前何以選用緇色,雖難考定,大約是從道士的服色來的。魏酈道元《水經注》卷六束水注云:」地有固活、女疏、銅藝、紫范之族也。是以緇服思玄之士、鹿裘念一之夫,代往游焉。「稱道家採藥之輩為」緇服思玄之士「,可見緇色是中國古代宗教服色,因而沙門在常服上也選用此色。釋道之分只在用冠、用巾之不同,結果黃冠成為道士之專稱,緇衣成為沙門的別號,其後僧俗眾多,緇衣者眾,道士不得不改變他們的服色,而緇服便成為僧侶的專門服色了。《北史》卷五十一《上黨剛肅王煥傳》云:」初術氏言:亡高者黑衣,由是自神武后每出門不欲見桑門,為黑衣故也。「忌見沙門而不忌見道士,可見當時道士已經不是緇服了。周武帝更因此讖語,禁沙門服緇.令改服黃色(見《僧史略》)。從此以後,僧侶常服的顏色便多樣起來了。但是在此以前沙門也不完全服緇。《法苑珠林》卷三十五云:」見一沙門著桃葉布裙,單黃小被。「是記劉宋泰始年間事,此其證也。經過隋未的喪亂,僧侶服裝又與俗服混同起來。《續高僧傳》十八《慧休傳》云:」荒亂之後,法律不行,並用銅盂,身御俗服,同諸流俗。「當時慧休曾重定了缽盂的制度,而傳中未曾說他重定衣服之制度,可能是恢復了法上的原制。

唐義凈《南海寄歸傳》卷二《衣食所須章》云:」且如神州祗支偏袒,覆膊方裙,禪褲袍襦,咸乖本制。「又云:」考其偏袒正背,元是踵斯(玄播)而作,剩加右畔,失本威儀「又云:」自余袍褲褌衫之類,咸悉決須遮斷。嚴寒既謝,即是不合擐身,而復更著偏衫,實非開限。「又《尼衣喪制章》云:」東夏諸尼衣皆涉俗,所有著用並皆乖儀。「又云:」祗支偏袒衫褲之流,大聖親遮。「從這些文句可看出唐時僧尼著用俗服,如禪袍襦衫褌褲等類。此外還有特製的、如偏袒(又名偏衫)和方裙二物,當時僧侶的常服是相當雜的。

宋贊寧《僧史略》卷上云:」今江表多服黑色赤色衣,時有青黃間色,號為黃褐、石蓮褐也。東京關輔尚褐色衣,並部幽州則尚黑色。「又云:」昔唐未豫章有觀音禪師見南方禪客多搭白衲,常以瓿器盛染色勸令染之。今天下皆謂黃衲為觀音衲也。「在這段文中並未分出法服和常服,但是根據現在的習慣,往往隨著常服的顏色而改變法服的顏色。《僧史略》中說的,可能是包括了法服和常服的顏色。中國文化的發展,在北方偏於保守,所以在唐未宋初時,並部幽州還保持緇衣之舊而尚黑色。直到現在也是北方僧侶服黑色的比較多。

僧侶常服的式樣既自魏末法上規定以後,究竟是什麼式樣呢?那些褻衣,衷襖等未必有所規定,仍是隨著時代與俗人的衣服一樣。只是外面的衫袍,為了觀瞻起見,才有一定的特式。這應當是一般所說的」方袍「,因為這」方袍「的名稱到唐時才普遍起來的。白居易詩云:」白衣一居士,方袍四道人。「許渾詩云:」雲齋曾宿借方袍。「南唐劉崇遠《金華子》中說:」李公贊皇鎮浙左……南朝眾寺。方袍且多,其中必有妙通易道者。「《僧寶傳》中說:」泉州龜洋慧中禪師屬唐武宗廢教,例為白衣,作偈云:「多年鹿車漫騰騰,雖著方袍未是僧。今日修行衣善慧,滿頭白髮待燃燈。」至於方袍的式樣可以從這名字上推測出來。

漢魏的俗服是常常變更的。《抱朴子自敘》云:「俗之服用,俄而屢改,或忽廣領而大帶,或忽身促而修袖,或長裙曳地,或短衣蔽腳。」而方袍既非修袖,又不曳地。俗衣袖雖或長而寬有定限。《儀禮》裘服云:「袪尺二寸。」《說文》襖字上同。而方袍的袖是比較寬的。更特別是「方」一定對「曲」言的,《漢書·江充傳》:「充衣紗谷,禪衣曲裙。」《何並傳》師古注云:「襜褕,曲裙禪衣也。」可見俗服是曲裙,而僧服是方裙,浴服袖窄則較圓,僧服袖寬。則成方。這應當是方袍名稱之由來。

僧衣的另一名稱是「衲衣」,衲是補綴的意思。因為袈裟是由多數碎布補綴而成的,所以譯作衲衣。《長阿含經》云:「尊者迦葉著衲衣來詣佛所。」《大智度論》云:「五比丘問佛:當著何衣?佛言:應披衲衣。」這都是指袈裟而言。但是後來僧侶的常服,也常是破舊而經過補綴的,於是成為僧服的通用名稱。《法苑珠林》云:「僧崖奴牟氏滅后,郫縣人於郫江邊空中見有油絡,輦崖在其上,身服斑衲、黃偏衫、紫被,捉錫杖。」衲又借作納。梁簡文帝有謝賜郁泥細納袈裟、郁泥納袈裟、郁泥真納九條袈裟表三首。《金陵雜誌》云:「隋煬襯戒師聖種納袈裟一緣,黃紋舍勒一腰,郁泥南絲布袈裟一緣,鴟納袈裟一領,絲布祗支一領。」《續高僧傳》卷二十一《慧思傳》云:「寒則艾納用犯風霜。」《酉陽雜俎續集》征釋門衣事云:「五納三衣。」就是衲、納都通指法服、常服的明證。

方袍的另一名稱是「海青」。明鄭明選著《秕言》卷一云:「吳中方言稱衣之廣袖者謂之海青。按太白詩云:翩翩舞廣袖,似鳥海東來,蓋東海有俊鵑名海東青。白言翩翩廣袖之舞,如海東青也。」

僧侶既有法服。常服之分,而古代在法會上僧侶還是遵守佛制,偏袒右肩,如同現在藏蒙族的情況。《釋氏要覽》卷上引竺道祖《魏錄》云:「魏宮人見僧袒一肘,不以為善,乃作偏袒縫於僧祇支上,相從因名偏衫。」後來因為右袒究竟不合乎漢地的習慣而廢除了。

至於漢地僧侶法服的顏色、由於常服顏色的複雜,也發生紊亂的情形。自從唐武后依唐代三品以上服紫的規定,賜給沙門法朗等九人紫袈裟(見《唐書》)。在唐宋時代,一直都以賜紫衣為沙門的榮譽,因而引起忽視戒律的規定。隨意選用袈裟的顏色。特別是隨著常服的顏色而任意改變,如常服有緇、黃、褐等色,袈裟也有著許多顏色。《酉陽雜俎續集》卷六征釋門衣事云:「其形如稻,其色如蓮。」又云:「赤麻白豆,若青若黑」可見漢地袈裟的多樣顏色久已如此了。另一面執著於「赤色」而以朱紅袈裟為最尊重。殊不知朱紅及黑色都是戒律中所不許的純色、上色,而古代所謂披赤衣,乃是紅而兼黑或紅而兼黃,如前所記釋迦如來的僧祇支是也。

顏色

根據印度佛教舊制,僧服的顏色是有嚴格規定的。

《毗尼母經》卷八中說:「諸比丘衣色脫,佛聽用十種色。十種色者:一泥、二陀婆樹皮、三婆陀樹皮、四非草、五乾陀、六胡桃根、七阿摩勒葉、八亻去陀樹皮、九施設婆樹皮、十種種雜和用染。如是等所應染者此十種色。是衣三點作凈法,一用泥、二用青、三用不均色,用此三種三點凈衣。」

《薩婆多毗尼毗婆沙》卷八中說:衣不得用黃赤青黑的五上色。又有純色,如黃藍、鬱金、落沙、青黛及一切青者不得著用。

《十誦律》卷十五中說:比丘得新衣,如青衣、泥衣、茜衣、黃衣、赤衣、白衣者,應以青、泥、茜三種色隨一壞是衣色。

《摩訶僧祗律》卷二十八中說:「比丘不聽著上色衣,應用根染、葉染、花染、樹皮染、下至巨磨汁染。」

特點

以上的文字說明兩點:一、僧服的顏色不許用上色或純色:二、所有新衣必須有一處點上另一種顏色,以破壞衣色的整齊而免除貪著,這叫作「壞色」或「點凈」。

在佛教律制中,雖然禁止用上色、純色的僧服,但是染僧服也有多種不同的顏色可用,用得最多的是赤色。例如《大唐西域記》卷二中說,釋迦如來的袈裟色黃赤;《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二十九說,佛的姨母大世主著赤色僧伽胝衣。《善見律毗婆沙》卷二中說,阿育王時,大德末闡提身著赤衣。

佛教傳入中國以後,僧人還是披赤衣的。《弘明集》轉引《理惑論》說:「今沙門被赤布。」但在一段時間的小範圍內,僧人袈裟的顏色曾發生過紊亂現象,自從唐武后依唐代三品以上官員服紫的規定,賜給沙門法朗等九人紫袈裟,在唐宋時代一直都以賜紫衣為沙門的榮耀。因而引起忽視戒律的規定,隨意選用袈裟的顏色,這在後來得到了糾正。當然,從漢代到現在,佛教僧人的袈裟還是以赤色為主,但太執著於「赤色」,而以朱紅袈裟為最普遍。殊不知硃紅色是戒律中所不允許的上色和純色,而古代印度僧人所披的赤衣乃是紅而兼黑或紅而兼黃的。

由於漢地天氣寒冷,中國的僧人們僅靠袈裟是不能禦寒的。即使是西來的大德高僧,只披袈裟也過不了冬季,必須添著其他衣服。到了東晉時,便出現了不同於袈裟的僧服「緇衣」。宋贊寧《大宋僧史略》卷上引《考工記》云:「問:緇衣者色何狀貌?答:紫而淺黑,非正色也。」黑色的緇衣在僧人間很快風行,如南朝.宋時,孔凱稱慧琳為「黑衣宰相」;齊初,荊州竹林寺僧慧與玄暢被稱為「黑衣二傑」。

酈道元《水經注》卷六束水注中,稱道家採藥之輩為「紹服思玄之土」,可見紹色本是中國古代宗教服色,因而佛教僧人在常服上也選用此色。佛道之分只在用冠、用巾之不同,結果黃冠成為道士的專稱,緇衣成為僧人的別號。其後僧人增多,穿緇衣的也就更多,道士不得不改變他們的服色。從此,緇衣便成為僧人的專稱,而緇衣和白衣即成為僧人、俗入的對稱。但據《僧史略》載,北周武帝禁沙門服緇,令改服黃色,從此,僧人常服的顏色便多樣起來了。中國文化的發展,在北方偏於保守,所以在唐末宋初時,並部幽州還保持續衣之舊而尚黑色。

明代洪武初年,朝廷正式制定了僧人的服色。明《禮部志稿》云:「洪武十四年令,比僧道服色,禪僧茶褐常服、青絛、五色袈裟;講僧玉色常服、綠絛、淺色紅袈裟;教僧皂常服、黑絛,淺紅袈裟。」現在僧人的常服太多是褐、黃、黑、灰四色,在北方有黃綠色。在此五色中,又各任意深淺不一,已不成其一定的規制了。

型制

佛教產生於公元前五世紀的古代印度,由於教義、風俗、氣候等原因,僧服的型制只有「三衣」和「五衣」,統稱為法衣。佛教傳入中國后,情況在發生變化,根據佛制「許蓄百一長物」的規定,在法衣之外增加了常服。因此,漢地僧服的型制可分為兩類:一類是法衣,僧人在佛事和法會期間穿著的服裝;一類是常服,僧人日常穿著的服裝。

僧人的法衣

僧人的法衣有以下幾種:

三衣

指僧人所穿的三件僧衣,總稱為架緩。「三衣」分別為五條衣、七條衣和大衣。

五條衣

五條衣梵語安陀會,此雲中宿衣,亦云下衣,亦云雜作衣,凡寺中執勞服役,路途出入往返,當著此衣,五衣的製法,共分五條,每條一長一短,故名五條衣。

七條衣

(梵uttara^san%ga,巴uttara^sanga)

音譯作郁多羅僧、優多羅僧、優哆羅僧、郁多羅僧伽等等,意譯為上衣。它由七條布縫成,每條兩長一短,共計二十一隔。此衣穿在五條衣之上。因覆於左肩,又稱覆左肩衣。行齋、講、禮、誦等諸羯磨事時,必穿著此衣,故又稱入眾衣。其價值在其他二衣之間,因而又有中價衣之稱。

大衣

梵語叫僧伽服,意譯為復衣、聚眾時衣。它由九條到二十五條布縫成。此衣穿在最外面,是僧人的禮服。凡說法、見尊長、進王宮、乞討布施時必須穿著,故稱祖衣。此衣分為三品九種:下品三種分別為九條、十一條、十三條,每條皆兩長一短;中品三種分別為十五條、十七條、十九條,皆三長一短;上品三種分別為二十一條、二十三條、二十五條,每條四長一短。大衣的隔數,從九條衣的二十七隔到二十五條衣的一百二十七隔不等。條數、隔數越多,著衣者的身份越高貴。

「三衣」的剪裁縫合都作長方和正方的水田形狀,又名田相衣、水田衣、割截衣。關於田相衣的緣起,載於《僧抵律》:「佛住王舍城,帝釋石窟前經行,見稻田畦畔分明,語阿難言:過去諸佛,衣相如是,從今依此作衣相。」《增輝記》也說:「田畦貯水,生長嘉苗,以養形命;衣法之田,潤以四利之水,增其三善之苗,以養法身慧命也。」

「三衣」是由許多碎布片補綴合成,又名百袖衣、袖衣,因而僧人自稱袖衣人、衲子。據《十誦律》所載,袖衣又得名於五袖衣:一有施主衣、二無施主衣、三往還衣、四死人衣、五類掃衣。又說,佛初度五比丘時就提倡著五袖衣。此衣有十利:一在粗衣數,二少所求索,三隨意可坐,四隨意可卧,五浣濯易,六少蟲壞,七染易,八難壞,九更不余衣,十不失求道。

「三衣」即是袈裟,原譯為加沙,東晉的葛洪撰《字苑》,下方添衣,改作袈裟。袈裟除上述名稱外,根據其宗教意義,還叫做離染服、離塵服、出世服、去穢衣、無垢衣、蓮花衣、消瘦衣、忍辱鎧等等。漢地僧人的袈裟只穿三件中的一件,搭在常服外面。並且,要受了「三壇大戒」的僧人才能搭七條衣和祖衣。

原始的袈裟是沒有裝配衣鉤的。據《四分律》第四十說:「佛弟子舍利弗入白衣家,深恐風吹袈裟,脫肩落地。」由此,佛陀聽許弟子在左肩胸前袈裟領邊,穿釘鉤紐,系牢袈裟。後來,演變成如意形的衣鉤和衣環。

五衣

僧服除了「三衣」以外,還有兩種衣,合稱為「五衣」。一種是僧祗支,意思為覆膊衣或掩腋衣,是一種長方形衣片,袒右肩覆左肩掩兩腋;一種是涅盤僧,意譯為「禪裙」,是繫於腰部的腰衣,它像浴巾一樣圍在腰問,掖在腹部。這兩種衣是熱帶亞熱帶人的貼身便衣,好像現代的背心褲衩,這與中國氣候和民族習慣不合,漢族僧人沒有採用。為什麼僧人著衣件數為三、五,縫衣的布條為五、七、九……等奇數呢?因佛教認為,奇數屬陽,陽能生萬物,三衣;九條等表示能生萬善。

縵衣

梵名缽吒,也譯作縵條,用兩幅布做成。縵者,漫也,通貫而無田相約非正規袈裟,多為黃褐色,沙彌、沙彌尼未受具足戒時穿用,比丘、比丘尼也可以穿。在家的佛門弟子優婆塞、優婆夷,也可以有一件縵衣,但在日常生活中不能穿,只有在作佛事、禮拜、懺悔時才能穿,故又名「禮懺衣」。

卧具

梵語叫尼師壇,意譯為卧具、坐具、敷具、隨坐衣,是佛所制定的服具之一。它原來的作用,據《五分律》說:「為護身、護衣、護僧床褥故,蓄坐具。」若行路時,須長疊、中疊放衣囊中;回本住處,應敷而坐。現在,僧人主要將其用於佛事和法會禮儀上,作為禮佛拜僧所用的敷具,已失去坐卧功能,故專稱為「具」。它的大小,律制規定為「長佛二拃手,廣一拃手半」,合現在長四尺八寸,寬三尺六寸。它的質料,應使用舊布或粗布,若不得不使用新布時,當在上面縫貼一塊舊布,以破壞其美觀。現在的「具」,是用兩重黃褐色布料復疊一起,四邊縫貼青色布條製成。這樣的「具」反而更美觀了。

僧人的常服

僧人的常服有以下幾種:

海青

海青為我國佛門僧俗二眾禮佛時所穿的衣服,本屬於寬袍大袖的唐裝,身腰、下擺、袖口都很寬闊,穿著自在。據明人鄭明選《秕言》卷一中說;吳中方言稱衣之廣袖者為海青。廣東還有俊鵑名海東青,白言翩翩廣袖如海東青也。因此,後來把鳥名借做僧袍名。另外內地演員海清也常被媒體誤稱作「海青」。

「海青」的得名,據明人鄭明選《秕言》卷一中說:「吳中方言稱衣之廣袖者謂之『海青』。按太白詩云:『翩翩舞廣袖,似鳥海東來。』蓋東海有俊鵑名海東青,白言翩翩廣袖之舞如海東青也。」因此,後來把鳥名借作僧袍名。

「海青」來源於我國漢唐服式,雖然不是佛陀古制,但早已為佛教所用,形成了佛教的特色。它的衣領用重疊的三層布做成,叫「三寶領」;領上扎有五十三行藍色線條,喻意「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它的袖口是縫合起來的,這也是僧袍和俗袍的區別。海青使僧人的儀容整肅、道風莊嚴,它雖然不屬於法衣,但除了袈裟以外,當是最聖潔的僧服。穿著「海青」,大都是在禮誦、聽經、會賓、議事以及晉見長老等重要的場合。

現今的海青顏色有二:一為黑色,乃一般佛弟子禮佛時所穿;一為黃色,是一寺之方丈或法會中的主法者所穿,一般大眾不得穿

衫褂

佛教叢林寺廟自唐代百丈禪師倡導農禪制度以後,僧人都要「出』坡」或參與寺內雜務,穿著「海青」不方便,於是出現了衫和褂。衫的款式是採用「三寶領」和旗袍的腰身襟袖搭配而製成,紐扣在腋下的右襟邊沿。衫的種類有長及腳背的長衫,長僅過膝的二衫,長未及膝的短衫。褂的款式是「三寶領」的對襟短褂,有袖或無袖。本世紀三十年代,太虛大師還倡導一種新式的對襟褂「太虛褂」,即現在「羅漢褂」。衫和褂的顏色,以灰色、褐色、木蘭色最為普遍。

帽冠

僧人都是光頭,一般不戴帽。但在冬季或部分老年僧人,也有不少戴帽的。僧帽主要是緊隨頭型的便帽和上大下小的平頂帽,冬季的老年僧人多戴披風帽,俗稱「觀音兜」。濟公和尚所戴那種前後起翹狀如元寶的「芙蓉帽」,現在很少有人戴了;另有天冠、寶冠、毗盧冠等「法冠」,一般僧人不能戴,只有大法師在「放焰口」儀式或重大法會上才能戴。

鞋襪

我國漢地僧人都必須穿鞋、襪,在《救修清規》、《月用軌範》等典籍里都有明確規制。鞋有三種類型:一是芒鞋,用草類織成,又叫草鞋。二是羅漢鞋,用布料做成,鞋面為三片布條縫牢,鞋幫綴留一些方孔。三是僧鞋,用布料做成,鞋面中間有硬梁,全身無孔。羅漢鞋多為灰色、褐色,僧鞋多為黃褐色。襪子為長筒布襪,實際上就是我國漢唐以來布襪的式樣,習稱為羅漢襪。羅漢襪上齊膝蓋,褲管孔在襪內,不但可以冬季禦寒,夏季防範蟲蛇,並且可以莊嚴威儀。襪的顏色以灰色為主。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