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對聯(中國傳統年俗)

貼對聯,中國傳統年俗。新春伊始,第一件事便是貼門神、對聯。每當大年三十日(或二十九),家家戶戶都紛紛上街購買春聯,有雅興者自己也鋪紙潑墨揮春,將宅子里裡外外的門戶裝點一新。寄託了中國勞動人民一種辟邪除災、迎祥納福的美好願望。

歷史淵源

門神,中國民間傳說是能捉鬼的神萘鬱壘。東漢應劭的《風俗通》 中引《黃帝書》說:上古的時候,有神萘鬱壘倆兄弟,他們住在度朔山上。山上有一棵桃樹,樹蔭如蓋。每天早上,他們便在這樹下檢閱百鬼。如果有惡鬼為害人間,便將其綁了喂老虎。後來,人們便用兩塊桃木板畫上神萘、鬱壘的畫像,掛在門的兩邊用來驅鬼避邪。南朝·梁·宗憬《荊楚歲時記》中記載:正月一日,「造桃板著戶,謂之仙木,繪二神貼戶左右,左神萘,右郁壟,俗謂門神。」然而,真正史書記載的門神,卻不是神萘、郁壟,而是古代的一個勇士叫做成慶的。在班固的《漢書·廣川 王傳》中記載:廣川王(去疾)的殿門上曾畫有古勇士成慶的畫像,短衣大褲長劍。到了唐代,門神的位置便被秦叔寶和尉遲敬德所取代。

《西遊記》中敘述就更加詳細於:涇河龍王為了和一個算卜先生打賭,結果犯了天條,罪該問斬。玉帝任命魏徵為監斬官。涇河龍王為求活命,向唐太宗求情。太宗答應了,到了斬龍的那個時辰,便宣召魏徵與之對弈。沒想到魏徵下著下著,打了一個脯兒,就魂靈升天,將龍王斬了。龍王抱怨太宗言而無信,日夜在宮外呼號討命。太宗告知群臣,大將秦叔寶言道:願同尉遲敬德戎裝立門外以待。太宗應允。那一夜果然無事。太宗因不忍二將辛苦,遂命巧手丹青,畫二將真容,貼於門上。後代人相沿下來,於是,這兩員大將便成為千家萬戶的守門神了。在今天潮汕一些舊式門樓的兩扇大門上,我們還可以見到神荼、鬱壘或者兩員雄赳赳的戰將,形象似乎一樣,但是仔細觀察,其中一位手執鋼鞭,另一位手執鐵鐧。執鞭者是尉遲敬德,執鐧者是秦瓊。

後世發展

古時候的對聯,因為是從右向左書寫,所以上聯在門右邊。現在,由於書寫習慣從左向右,所以,也有把上聯貼在門左邊的。

究竟應貼在哪邊?要看橫批的書寫,如果橫批是從右向左書寫,上聯就應該貼在右邊,反之上聯則貼在左邊.另外,對聯除了對仗等要求外,一般應上仄下平,就是上聯結尾字的音調應該落上聲和去聲,下聯結尾字的音調應該落在平聲(陰平、陽平)。

然而有很多字讀音相似,所以貼對聯,其實有很多細節。

1.因果

妹妹我思之

哥哥你錯了

沒有思之,何來錯了。

2.氣勢

春風春雨春色

新年新歲新景

上下聯均與去聲收尾,下聯氣勢要強於上聯,根據規則,即能區分上下聯。

3.古韻

此木為柴山山出{平水韻出是仄聲}

因火成煙夕夕多{平水韻多是平聲}

根據平水韻此聯上仄下平收尾,容易區分。

4.橫額

天和人和全家和【上】

福多財多喜慶多【下】

根據橫額「和氣生財」「和」字前,所以說上聯,「財」字在後,所以是下聯。

所以說,上聯在左還在右,也跟橫批有很大的關係。古代橫批從右往左書寫,所以上聯貼在貼聯者的右手側,但現在的橫批基本上都是從左向右書寫的,所以,有的還是上聯貼在左邊,但是,上聯基本上是貼在門的左邊(貼聯者的右手側)。而春聯也一樣

技巧

為了慶祝春節而貼的對聯叫春聯。貼春聯是中國人民的傳統習慣。每年的春節一到,家家戶戶都在門上貼上各種各樣的對聯,給節日增添了喜慶的色彩。

傳統對聯是平仄相合,仄起平落,即上聯末字用仄聲,下聯末字用平聲。 如”春潮傳喜訊,鼠歲報佳音。”張掛的對聯,傳統做法還必須直寫豎貼,自右而左,由上而下,不能顛倒。現在的對聯張貼還是時有混亂的現象,看起來、讀起來都覺得彆扭。因此需要懂得正確的張貼方法。

對聯分上下聯,不能隨意貼。每年都有許多人貼錯。那麼怎樣貼才是正確的呢?這裡要弄清二個問題,一是分清上下聯,二是上下聯的位置。簡單介紹如下:

上聯的末尾的字應該是「仄」聲,既現代漢語的「三聲」或「四聲」。「仄」聲給人的感覺是話還沒有說完。下聯的末尾的字應該是「平」聲,既現代漢語的「一聲」或「二聲」。「平」聲給人的感覺是話已說完。如

生意興隆通四海

財源茂盛達三江

「海」是三聲,本句應做上聯(首聯),「江」是一聲,本句做下聯(末聯)。

貼對聯時,要把上句貼在右側,因為過去的書是豎排的,都是從右側讀起。

對聯的貼法:怎樣貼對聯 對聯怎麼貼

新春伊始,春節將臨,按照我國的傳統習俗,除夕那天,很多人家都貼對聯.貼對聯是中華漢民族的傳統,對聯的水平,常常反映了主人的學識.現在,對聯也成批生產,雖然語言千篇一律,但做工精美,也算彌補不足。

有一件事要說一下,不管是自寫對聯,還是購買春聯,可不要貼錯位置,把上下聯貼反了.

下聯結尾字的音調應該落在平聲.(陰平、陽平).

看見許多對聯,有的橫批明明是從右向左書寫,上聯卻貼到左邊,有的橫批是從左向右書寫,上聯又貼到右邊,還有的對聯,沒有平仄。

貼對聯不是什麼大事,圖個吉利喜氣,即使貼錯了,也沒有人會提示。不過,既然是民族的文化,我們不能宏揚,也不能離譜。

貼錯對聯,反映了對民族文化的輕視,不以為然,也許對聯會隨著西方文化的入侵被淡忘、塵封,但是,今天既然還是喜慶節日的象徵點綴,還是了解一下,別貼錯讓人見笑。

注意事項:

一、要字數相等,斷句一致。除有意空出某字的位置以達到某種效果外,上下聯字數必須相同。

二、要平仄相合,音調和諧。傳統習慣是「仄(ze)起平落」,即上聯末句尾字用仄聲,下聯末句尾字用平聲。

三、要詞性相對,位置相同。一般稱為「虛對虛,實對實」,就是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數量詞對數量詞,副詞對副詞,而且相對的詞必須在相同的位置上。

四、要內容相關,上下銜接。上下聯的含義必須相互銜接,但又不能重覆。

此外,張掛的對聯,傳統作法還必須直寫豎貼,自右而左,由上而下,不能顛倒.與對聯緊密相關的橫批,可以說是對聯的題目,也是對聯的中心。好的橫批在對聯中可以起到畫龍點睛、相互補充的作用。

寫作要求

嚴格來說,不拘平仄的對聯是不存在的,有些對聯看起來不合律,其實是走平仄自然化的路線。下面談的是詩鐘,折枝詩一類對聯的寫作要求。因為詩種,折枝詩 和對聯區別不大,所以以下亦稱對聯。

我國古代寫對聯一直是直行書寫,從右到左排列。對聯以楹柱室壁為主要張貼場所,更需要而且也一直是直行書寫。儘管下聯在一行寫不完時,書寫要從左至右排列,但兩聯張貼時,仍然是上聯在右,下聯在左。所謂左與右,應以面對對聯所貼處來確定。有些對聯貼反了,或者是由於根本不知道對聯張貼要上聯在右,下聯在左,或者是以背對對聯所貼處為準而造成的。現在,由於書寫習慣從左向右,所以也有把上聯貼在門左邊的。

五要

一要有針對性。

比方說,眼前是一座樓閣,你就得從樓閣方面去考慮,並對它的歷史情況、地理環境及其突出的、引人注目的地方有一翻了解。孫髯翁所題昆明大觀樓長聯,就為我們做出了很好的示範。你若題殿宇,就根子弄清裡面供奉的是英雄還是神道,它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言一笑,笑世間可笑之人」這副對聯,一看就知道是寫彌勒佛的,原因就在它抓住了彌勒佛總是大肚子、面帶笑容這兩個特點。你寫的若是店鋪,就要把握那個店鋪屬於何種行業。「到來儘是彈冠客,此去應無搔首人」這副對聯是代表理髮店的,也在於把握了理髮的個性。寫喜聯、壽聯和輓聯之類也是如此。像李大釗挽孫中山、解組挽譚延闓(見「重言」一節)的對聯,就充分顯示了他們對所挽對象的深刻認識,這些對聯的功效。就不是泛泛而談者所能收到的。

二要立意新穎。

也就是說,要不落俗套。人家講過千百遍的東西,用得舊了的話語,你再去重複,毫無自己的創見,就叫落俗套。要避免落俗套,就要在確定了所寫的對象並對它有了比較清楚的了解之後,再研究一下,別人對此是否講過話,講了些什麼,是從哪個方面講的,再從人家沒有講的地方、用人家沒有用過的話去寫。福州湧泉寺彌勒佛座「日日攜空布袋」一聯(見前「對仗」一節),《古今滑稽聯話》就有這樣的評論:「遊戲三昧,所謂禪悅文字也。要之作此等聯,亦只好如此。夫論道德,既不免於迂;論果報,又不免於誣,且二者皆非佛氏之極則也。舍此必談空說有矣。而談空說有,又嫌於陳陳相因,千篇一律也。故欲求新奇,不得不爾。」這段評論,導出了福州湧泉寺這副對聯何以要這樣寫的緣由,而這樣寫,確實也收到了立意新穎的效果。同是題湖南桃花源秦人古洞,「偶聞黃髮石中語,時有白雲衣上生」與「說甚神仙,看千年石洞開時,城郭人民,還是耕田鑿井;閱成今古,聽半夜金雞叫醒,興亡秦漢,都歸流水桃花」。立意完全不同。對「世外桃源」的有無,前一副表示肯定,而後一副表示否定。同是講桃花源乃古人附會之地,「卻怪武陵漁,自洞口歸來,把古今遊人忙煞;欲尋彭澤宰,問田園安在,惟桃花流水依然」一副,與上面「說甚神仙」一副,角度又有差別。這是就一個地方而言的。同是講關雲長的英雄業績,「匹馬斬顏良,河北英雄齊喪膽;單刀會魯肅,江南名士盡低頭」一副,講他從徐州和荊州的兩件事;「秉燭豈避嫌,斯夜一心在漢室;華容非報德,此時兩眼已無曹」,又講他從徐州赴許昌途中和赤壁之戰中的兩件事。同是對關羽的評價,「史冊幾千年未有,上繼文宣大聖,下開武穆孤忠,浩氣長存,是終古彝倫師表;地方數百里之間,西連漢壽舊封,東接益陽故壘,英風宛在,想當年戎馬關山」一副,說中國幾千年人物,除孔子(文宣)和岳飛(武穆)而外就只有關羽了;而「匹馬斬顏良,偏師擒于禁,威武鎮三軍,爵號亭侯功不忝;徐州降孟德,南郡喪孫權,頭顱行萬里,封稱大帝恥難消」一副,則講他既有不可磨滅的功績,也犯過非常嚴重的錯誤。這又是就一個人物來說的。不論是說的一個地方,還是講的是一個人物,由於角度不同,這些對聯都使人感到新穎。誠然,已有較多高手題寫過的地方或人物,因主要角度已經被占,要做到別具一格,確實不容易。但時代、人情不同,常常使人對同一件事物產生不同的認識和感受,只要用心觀察,刻意尋求,新穎也是可以做到的。趙曾望在《東南趙氏楹聯叢話》中所舉的一個自己的例子,就可以說明這一點。他說:「陳柱北拔萃(鳳藻)客金陵,眷一妓,號明仙,贈聯云:『明月好同三徑夜,仙人常傍五雲居。』集句隱恰。嘗邀余至其室,譚次索贈。妓出珊瑚箋請書,余即書『明月好同三徑夜』一句,陳訝曰:『奈何復書舊聯?』余曰:『君常傍者,余乍識面,何敢唐突。』立書下句曰:『仙台初見五城樓。』陳大笑,為誦漢文帝久不見賈生語者再。」趙曾望與陳柱北,同以一人為題,同要將「明仙」二字嵌於聯首,而陳已有聯在先,且不俗。趙再作,自然為難一些。但趙在完全保留陳聯上句的情況下,僅於下句異動五字,便新意盎然,這也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從趙氏題聯我們還可以看出,要立意新穎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多麼重要!想象力強不強,寫出的對聯有時高下十分明顯。《堅瓠集》載:「明太祖幸馬苑,永樂(成祖朱棣)、建文(惠帝朱允炆)同侍太祖。(太祖)出句云:『風吹馬尾千條線。』建文對:『雨灑羊毛一片氈。』太祖不悅。永樂對:『日照龍鱗萬點金。』」從對仗來說,建文、永樂的對語都很工整。但兩相比較,形象上的美醜,卻大為懸殊。這就是二人想象力不同的結果。有鑒於此,我們平時就要注意培養自己的想象力。

三要反映時代精神。

時代精神,指的是一個時代的思想面貌。不同時代,其思想面貌各不相同。封建社會的儒、釋、道,反帝反封建時期的民主思想,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社會主義精神和道德風尚,對生活在這些時代的作者都不能不發生影響,而在他們所寫的對聯中,也不能不反映出來。「上天言好事,下地降禎祥」,是寫求灶神爺保佑的,包含著濃厚的封建迷信色彩;「小樓容我靜,大地任人忙」,是寫急者的,顯示了對塵世生活的漠然態度,宣傳的是清靜無為的老莊哲學,「三鳥害人鴉鴞鴇,一群賣國鹿獐螬」,罵五四運動時期三個賣國賊陸宗輿、章宗祥、曹汝霖的,充滿了中國人民的民族義憤;「雙鬢多年作雪,寸心至死如丹」,是寫而今的革命教師的,表達了他們對教育事業的無限忠誠。這些對聯,都打上了時代精神的烙印。古人說:「聯語雖文字小品,而如短言片語中,或取諸身,或取諸物。庄諧雜列,勸懲寓焉。」我們今天作對聯,一定要自覺地、充分地反映我們時代革命的、進步的、高尚的東西,即使是娛樂性的,也要健康積極,堅決反對庸俗與低級趣味。

四要情詞貼切。

貼切,就是恰到好處。馬子華先生在《對聯漫談》一文中說:歌頌英雄的要「沉雄」,品評人事的要「端莊」,室內懸挂的要「清雅」,贈送友人的要「精巧」,表示意見的要「婉曲」,追念死者的要「悱惻」,描景狀物的要「藻麗」。就一般情況來說,這是正確的。但是到具體對象上,還要看情形。袁世凱死後,黃興寫了這樣一副輓聯;「好算得四十餘年天下英雄,陡起野心,假籌安兩字美名,一意進行,居然想學袁公路;公做了八旬三日屋裡皇帝,傷哉短命,援快活一時諺語,兩相比較,畢竟差勝郭彥威。」楊度也寫了這樣一副輓聯:「共和誤民國?民國誤共和?百世而後,再評是獄。君憲負明公?明公誤君憲?九泉之下,三複斯言。」籌安,指袁世凱之子袁克定1915年8月授意楊度等人發起成立的、鼓吹君主立憲、為袁世凱稱帝鳴鑼開道的組織籌安會。袁公路,即袁術。東漢末年稱帝於安徽壽縣,窮奢極欲,塗炭生靈,終被曹操所破,病死。郭彥威,即郭威,後漢時為鄴城留守。公元951年,隱帝遇弒,廢郭太后自立,稱帝於澶州(今河南清豐縣南),是為後周。袁世凱挾宣統皇帝退位,與此相仿。差勝,言袁世凱手段更加狡猾。這兩幅輓聯,並沒有「悱惻」。黃興一副,意在批評袁世凱的卑鄙行徑;而楊度一副,則意在反駁袁世凱臨死前所叫「楊度誤我」之語。為何輓聯也表示起批判和反駁來了呢?因為袁世凱是個壞東西,他的死是大快人心的事,不值得同情,而黃興與楊度同他又有一些未了的公案,只能這樣寫。這兩副輓聯這樣寫,入情入理,既合袁世凱的情況,又合作者的身份和情感,雖不「悱惻」,卻是貼切的。如果他們違心地給袁凱歌功頌德,對袁世凱之死表示哀慟,倒反而不貼切了。

五要符合對聯的體式。

對聯的寫作,還要符合對聯的體式。這些年來的情況是,對表現時代精神一般都比較注意,而對聯體式特點,卻比較普遍地忽視了。這不能不說多少有些缺陷。對日常用聯,特別是工廠農村的一般用聯,在對仗平仄上可以不必苛求,但這絕不意味著可以不要藝術性。因為所謂「不必苛求」,完全是出於不得已。應當說,「可以不必苛求」,但還是應當要求。不然的話,老是「下里巴人」,就是單純地做宣傳,那效果也是可以想見的。

清人鄒弢在《三借廬筆談·楹聯》中說:「楹聯不難於巧織而難於自然,不難於切題而難於超脫」,不管寫什麼對聯,「總須精神團結,不即不離,以清麗之思,運清靈之筆,措辭用典,食古而化,方稱妙手」。若將這段話視為在藝術上對我們提出的要求,並據此努力提高創作境界,這無疑是有好處的。

三忌

近幾年從聯書尤其是征聯中發現,有些作者由於不諳聯律,所作的對聯毛病不少。這些毛病,有些是可以諒解的,有些則必須克服。這裡提出「三忌」,就是針對目前存在「必須克服」的三個比較普遍也比較突出的問題來說的。

一忌合掌。

所謂合掌,指的是上下聯講同一個意思。一副對聯,一般字都不多(長聯除外)。撰寫對聯,應當用有限的文字,表達盡量豐富的內容。在數字不多的情況下,如果還意思重複,就沒有多少內容了。這就是要「忌」的道理。下面一副對聯就是合掌的:

長空展翅,

廣宇翔雲。

廣宇,就是長空;翔雲就是展翅。下聯的意思完全是重複上聯的。這樣,八個字中,四個字就算白用了。

上下聯的意思完全相同的情況,相對地說要少一些,但部分詞語意思相同者,則時有所見。例如:

神州滋雨露,

赤縣燦春花。

此聯后三字,上下意思有別。但「赤縣」就是「神州」的另一種說法,上下意思又雷同了。這種部分詞語在意思上的雷同,也是合掌,也應當避免;但這種合掌,常常被人忽略,一些長於撰聯的人,有時也在所不免,這就更應引起注意了。

「反對」的意思一正一反,「串對」是一句話分成兩半說,上下聯的意思一般不會重複。「正對」則不然。「正對」要求上下聯互相補充,稍不注意,語意就重複了。因此,完全可以這麼說,「正對」是合掌最容易出現的場合。

也有同一聯內出現意思重複者。如湖南羊年征聯,有人撰聯如下:

積極地熱情地歡送舊歲;

高興地愉快地迎接新年。

此聯用語就不像對聯。下聯「高興地」、「愉快地」意思又雷同。這種雷同,雖然不是出現在上下聯中,也是一種合掌,因此也應當避免。為了加強對合掌的認識,現特將《楹聯報》王妄君戲擬之《合掌對兩串》轉錄如下。這兩串「合掌對」擬得很好很有啟發性:

其一

瞧對看,聽對聞,上路對啟程。後娘對繼母,亡父對先君。醪五兩,酒半斤,掃墓對上墳。乞援雙瞎子,求助二盲人。岳父有因才枉駕,丈人無故不光臨。十分容顏,五分造化五分打扮;兩傾姿色,一半生就,一半妝成。

其二

行對走,跑對奔,早晚對晨昏。侏儒對矮子,傻子對愚人。觀浪起,看波興,閉戶對關門。神洲千載秀,赤縣萬年春。國士無雙雙國士,忠臣不二二忠臣。大德似天高,天高加一丈;恩深如地厚,地厚減千分。

二忌同位與不規則重字。

所謂同位重字,指上下聯相同位置上所用的字完全一樣。例如:

有李先生滿腔熱血,

無李先生滿屋詩書。

這副對聯,上下重複「李先生滿」四字,不作對聯則已,若作對聯用,就顯得太單調了。

有兩種情形例外:

一是個別多少帶有襯字性質的虛詞,可以重複。這可視為駢句影響在對聯中的殘留。明代學者薛暄,山西河津人,學宗程頤、朱熹,死謚文清。其故里薛文清公祠有聯云:

開絕學於胡叔心、陳公甫、王陽明之前,享祀方堪從廟廡;

集大成於西河氏、太史公、文中子之後,誕靈應不愧河津。

胡叔心、陳公甫和王陽明,皆明代理學家。大成,文章精華。西河氏,春秋時子夏,孔子弟子。太史公,漢司馬遷。文中子,隋人王通謚號,著《中說》十篇,亦稱《文中子》。三人皆河津人,且以文學著稱。這副對聯就重複了「於」、「之」二字。

二是個別需要特別加以強調的實詞,也可以重複。湖南嶽陽樓就有這樣一副:

洞庭天下水,

岳陽天下樓。

這副對聯重複了「天下」二字,不但不使人有重複之感,而且充分顯示了岳陽樓的非凡氣勢。這種情形應視為一種積極的修辭,但不是隨便什麼地方都可以採用。

所謂不規則重字,是指上下聯在不同位置出現相同的字。例如:

玉女飄飄如天降;

珠花滾滾似玉傾。

此乃某君題某地一瀑布聯。上聯第一字為「玉」,下聯第六字為「玉」,就造成了重字。若把下聯的「玉」改為「雪」之類,雖然也不是很好,至少不規則重字就避開了。

產生這種不規則重字,多為疏忽所致。

三忌平仄過分失調。

所謂「過分失調」,或者表現為平仄相同的字連續使用過多,從而違反平仄交替的原則。就是說一聯內連續使用三、四個平聲字或者三、四個仄聲字。例如:

窗明風和人快意,

酒香客醉主盡情。

這副對聯寫得怎麼樣姑且不說,上聯「窗、明、風、和、人」連用五個平聲字,下聯「客、醉、主、盡」連用四個仄聲字,讀起來就不上口。這跟以同韻取巧的對聯(見本書「同韻」一節),是完全不同的。

或者表現為上下聯的平仄完全或大部分雷同,從而違反平仄對立的原則。例如:

家庭和睦生產好;

夫妻美滿幸福多。

這副對聯,本當用「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這—格律。上聯第三號位當用仄聲字而用了平聲字「和」,第六號位當用平聲字卻用了仄聲字「產」,若從拗救的角度看,還是可以的。下聯一、二號位當用仄聲字卻用了平聲字「夫妻」,第三、四號位當用平聲字卻用了仄聲字「美滿」,這與上聯的平仄就雷同了。

出現平仄過分失調的現象,並非初學者不懂平仄,而是合律的關鍵在於變換詞性。變換詞性的關鍵在於讀者的接受程度。

對聯貼法

對聯的類別決定對聯的貼法。現在,借陳樹德先生的對聯知識結構圖解表來談怎樣貼對聯,要掌握貼對聯,首要任務是明白對聯的分類。

如果孤立內容相關來講平仄相諧,可能會產生不對不聯的效果。貼對聯之前,應辨別對聯的類型。

1.散聯,有橫額看橫額,沒有橫額看語境。

2.通聯:先看橫額,再看邏輯,然後語境,順序,最後平仄。

3.格聯:通常看平仄。一般上仄下平,在特殊意境下,可以倒過來。可參見本詞條「後世發展」、這一標題欄所舉例子。

要正確貼對聯,可參考對聯繫統知識圖解。總而言之,格律對聯看平仄,有時講語義。非格律對聯區分上下聯應該根據橫額(橫批)找線索。如對聯{山舞銀蛇兆豐年,花開富貴報平安。},開頭字「山」和「花」均是平聲。結尾的「年」和「安」也是平聲。但可以根據橫額找線索,把關聯字連起來即得上下聯。

再如對聯「一順百順事事順,千好萬好年年好」上下聯都是仄聲收尾,擬出橫額即能區分上下聯。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