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國際(繼第四國際后的無產階級聯盟)

第五國際全稱第五國際聯盟(League for the Fifth International),英文簡稱L5I,是繼第四國際后又一個無產階級聯盟,「

1938年11月,即第四國際首屆大會的兩個月後,在巴塞羅那受審的馬克思主義統一工人黨七名成員宣布他們支持「為第五國際而奮鬥」。1941年阿根廷托洛茨基主義者脫離托洛茨基主義時要求建立第五國際。1965年林登·拉羅奇離開第四國際時也呼喚第五國際。之後1994年圍繞社會主義未來運動的幾個非常小的原托洛茨基主義者小組建立「第五共產主義者國際」。

概述

「第五國際聯盟」英國支部的《工人力量》報2004年10月第290期上刊登了題為《誰是第五國際主義者?》的文章,提出針對帝國主義在全球統治造成的種種災難,革命力量要成立激進的旨在發動社會主義革命的世界性政黨——第五國際聯盟,同全球資本主義作毫不妥協的鬥爭。現根據此篇文章和網上發表的另一篇文章《奔向第五國際》,將「第五國際」聯盟倡導者的主要政治主張介紹如下。

倡導

“第五國際”倡導者列舉了全球化條件下發達資本主義的統治對全人類造成的種種災難,認為蘇東劇變之後,帝國主義以為共產主義徹底垮台,自己已經取得了決定性勝利,不會再出現任何其他替代性的社會制度,因而更加有恃無恐、肆無忌憚。帝國主義把觸角伸向世界各地,任意聚斂財富,隨意佔有人類勞動成果;如果誰違背了它的意願,就會遭到打擊、轟炸和封鎖;儘管生態環境已經嚴重惡化,資本主義國家和公司依舊我行我素地大量排放污染及有毒物質;不僅如此,資本主義還以自己為中心,肆意貶低、排斥、踐踏其他文化,煽動種族和宗教仇恨,分裂世界。

“第五國際”的倡導者認為,面對帝國主義造成的種種災難,工人階級的反抗和鬥爭從來沒有停止過。文章列舉說,在北美和西歐,年輕一代和工人武裝力量正在出現,西雅圖、布拉格、魁北克、哥德堡和熱那亞等地,不斷引爆一場場針對自由貿易協定、破壞生態環境、唯利是圖剝削勞工的反抗運動。其中,在1999年的西雅圖鬥爭中,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數百個非政府組織和數萬名抗議者不僅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抗議活動,還佔據了交通要道、砸毀了麥當勞店的玻璃並與警察發生衝突,成為反抗資本主義全球剝削的一次標誌性事件。在南半球,從恰帕斯到索韋托,從雅加達到加沙,也有成百萬的人奮起反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緊縮計劃”、踐踏人權及破壞生態環境。發展中國家的非政府組織還建立了一個聯合體,取名為”受夠了的50年”(50YearsisEnough),以反抗美國和歐洲大公司接管發展中國家的工業和農業,反抗8國集團首腦主導的”路線圖”計劃。即使 “9-11″之後反恐行動活躍全球,也沒能使這些運動偃旗息鼓。

“第五國際”的倡導者認為,迄今為止,工人運動鬥爭分散、龐雜,受改良主義的誤導,戰鬥無力。文章指出,各種自願自助的戰鬥群體成分多樣(包括工聯主義者、生態保護主義者、人權行動主義者、無地農民、無政府主義者和共產主義者,等等),運動鬆散,這束縛和分化了運動的能量和潛力,使它無法形成一種全球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如何加強種種革命力量之間的團結以建立一種更好的社會制度,大家還存在很大分歧,有的主張在不觸動資本主義制度的前提下進行改革,有的主張徹底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如左翼社會主義者或無政府主義者等激進派別,其中有的甚至主張採取暴力手段,認為只有這樣才能解決資本主義的種種弊端。”第五國際”的倡導者支持後者。他們認為全球資本主義在把世界推向毀滅的同時,再一次培養了自己的歷史掘墓人:正在以更多的數量、更大的潛力、更緊密地團結在一起進行戰鬥的全球工人階級。人們雖然採取了協調行動,卻沒能取得應有的勝利,其根本原因在於沒有徹底革命的世界性政黨,帶領工人階級擺脫聯盟協會領導及改良主義者的控制。因而極力倡導成立與以前的四次國際不同的徹底革命的全球性政黨組織–“第五國際”。

主要主張

反對帝國主義

「第五國際」的倡導者認為,帝國主義是全球的共同敵人,正是它們的公司、利潤、專利、大眾傳媒、法律、政府、警察和軍隊,阻撓著人類去建立一個更為美好的新世界。在軍事方面,帝國主義仰仗其強大的軍事武器,總是不斷抵制和摧毀各種正義力量。因而,在堅決支持所有反對軍事帝國主義力量的同時,他們反對把任何一分錢投入到帝國主義的侵略和軍事佔領當中,反對任何人投入到為其侵略和軍事佔領效勞當中,要求立即結束美國、英國及其同盟國對伊拉克人民的轟炸和奴役,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反對民族壓迫、反對以色列種族主義的鬥爭。在經濟方面,第五國際主義者主張向風行全球的「使絕大多數人日趨挨餓的」帝國主義金融體制,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等等莊嚴宣戰,反對這些體制嚴厲苛刻的條款,反對私有化,反對各種「自由的」貿易和約。他們認為資本主義經濟體制的惟一後果是進一步擴大了跨國公司的利益,因而也更加強化了對多國公司的屈從。

反對斯大林主義,主張反獨裁,反專權

反對改良主義,主張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

對工黨、社會黨、社會民主黨的理論、綱領和政策,「第五國際」的倡導者表示堅決反對,認為它們是改良主義的或機會主義的。他們認為資本主義不可能通過和平的議會道路或選舉方式加以改變,要推翻資本主義,只能靠廣大群眾的暴力革命和武裝鬥爭。他們極力揭露在「各種面具掩蓋之下的改良主義企圖」,他們認為在建立新的共產國際的鬥爭中,不僅要批判改良主義者,也要批判搖擺不定的中間道路主義者。如果與改良主義的資本主義政府分享權利,投靠混淆改革與革命差異的政黨,只能模糊工人階級的視聽。

「第五國際」的倡導者認為人類要獲得自由,只有一條路可走:階級鬥爭以反抗各種剝削形式,其中既包括對工人、農民及城市貧民的剝削形式的反抗,也包括反對種族主義,反對民族壓迫、婦女壓迫、年輕人壓迫、同性戀壓迫。他們確立的當前任務是務必盡一切力量支持這些人的鬥爭,團結廣大的年輕工人、新工業領域工人、沒有組織起來的手工藝人、工人以及各種富有戰鬥精神的人群。

主張建立真正民主的社會制度

「第五國際」的倡導者認為沒有民主就不會吸引世界各國的工人階級,也不會達到真正的團結,形成國際戰略,反抗資本主義統治。因而他們主張一切權力都必須掌握到由工人階級代表組成的民主議會手中,這些代表要由人民大會直接選舉產生,並可以更換,而議會必須有武裝起來的工人階級及其同盟的支持和保障。他們反對官僚控制工會,反對工會中的特權官員。決不答應讓那些得到的報酬比付出的勞動高得多的官員支配自己的組織,他們的群眾組織將具有百分之百的民主支配權,所有的官員都由選舉產生,並可以隨時撤銷、免職或更換,這些官員的收入也與他們自稱所代表的組織成員的平均工資持平。

他們還主張所有的生產和分配都要在可持續發展的基礎上以民主的形式進行組織,要徹底拋棄私有制,不再受市場的「盲目和殘酷的」法則的統治。同時呼籲社會公正,主張通過有計劃地合理分配原材料、交通運輸、通訊、技術、市場等資源來解決不發達地區的貧困問題。他們強調要突出年輕人的權利,認為年滿16歲就應該獲得選舉權,要求結束童工,實行全部免費的普及教育。他們認為應該由年輕人主宰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為大企業服務,應該堅決討伐徵募士兵、軍國主義,不要使年輕的一代為了「主人的」戰爭成為劊子手或者炮灰。

反對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

「第五國際」倡導者認為種族主義不僅使人類分裂對立,更是造成全球根深蒂固的不平等的罪魁禍首。為了伸張所有民族、種族的平等權利,他們要求結束種族歧視,揭穿種族主義者在大眾傳媒上散布的意在煽動起敵視黑人、亞洲人、拉丁美洲人、羅馬人、猶太人、阿爾巴尼亞人和土耳其人的種種謊言。他們呼籲避難的權力,認為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流動和遷移。在他們看來,資本家用他們的金錢在全世界追逐最大的利潤,造成了巨大的災難,更不用說這些金錢擅自撤離后導致的種種浩劫,而那些資本的犧牲品和受害者卻無處可逃,因為他們沒有任何自由流動和遷移的權利。為了打破國界、保護難民和幫助政治避難者獲得真正的庇護權,例如當有難民或少數族裔遭到襲擊時,「第五國際」倡導者主張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軀進行反抗和鬥爭,徹底把「法西斯主義者」或「反動派」趕回去。

關於婦女問題

他們主張要把婦女從顯在的或隱性的制度不平等和性別歧視中解放出來。從沉重的家務負擔、性別剝削、低工資報酬、家庭暴力以及沒有生育自主權等困境中解放出來。進而建立一個消滅性別壓迫、兩性和諧的社會。

關於環境問題

「第五國際」的倡導者還主張保護生態環境,抵制人為造成的氣候惡劣變化和全球變暖,抵制那些拒不採取任何措施解決溫室氣體排放問題的公司和企業,抵制那些把龐大的石油、電子及汽車工業的利潤凌駕於物種生存利益之上的各種政策,等等。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