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北京市時政類城市綜合媒體)

《新京報》是由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主辦的時政類城市綜合媒體。2003年11月11日,由中國光明日報和南方日報兩大報業集團聯合創刊、主辦。2011年9月1日,其主管主辦單位變更為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新京報既是中國首家兩個黨報報業集團合作辦報、跨地區經營的報紙。也是中國首家股份制結構的時政類報紙。2021年8月1日起,改為周五刊,逢國家法定節假日休刊。

新京報創刊后,成為中國第一張由兩家黨報集團跨地區聯合創辦的報紙。2018年至2019年,新京報先後和北京晨報、千龍網進行整合,實現新京報客戶端(APP)的上線和千龍網的「上新」。2022年之後,新京報不斷推動新媒體融合發展,旗下擁有新京報我們視頻、貝殼財經、新京報動新聞、新京報文娛、新京報體育、新京報電競等22個微博矩陣賬號,形成有影響力、有品牌價值的MCN矩陣。

新京報以北京的政治界、經濟界、文化界和主流社會為目標人群,立足北京,紮根北京,報道北京,服務北京。構建起「報、刊、網、端、微、屏」六位一體的現代化傳播格局。打破北京市綜合性都市類報紙市場的均衡狀態,引發了報業市場是否飽和的問題。截止2023年5月,《新京報》是北京地區版數最多、信息量最大的綜合性日報。主要發行渠道為零售和征訂,日均發行77.6萬份。

歷史沿革

創刊

《新京報》的前身是光明日報旗下一直經營不好的《生活時報》。2003年,光明日報報業集團和南方日報報業集團聯合創辦《新京報》,其中,作為主辦方的光明日報佔51%的股權控股,南方日報作為合作方佔49%的股權,並提供1500萬元流動資金。

2003年11月11日,《新京報》正式創刊,成為中國第一張得到國家正式批准的跨地區創辦的報紙,也是中國第一張由兩家黨報集團聯合主辦的日報。創刊號分為ABCD四疊,四開80個版,售價1元。2000多字的發刊詞《責任使我們出類拔萃》提出新京報的口號是「負責報道一切」。《新京報》自誕生之日,1200多名發行人員連同報社工作人員一起走上北京街頭進行推銷,不到一個小時便銷售一空。引起北京同行驚呼:北京報業面臨重新洗牌。

2011年9月1日,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總署批准,新京報的主管主辦單位變更為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

2016年,針對新京報將併入北京日報集團的傳聞,新京報專門在微博上闢謠,稱「絕無此事」。2016年9月11日,新京報「我們視頻」上線。

整合改革

新京報的媒體融合改革始於2018年。同年8月,新京報、北京晨報和千龍網三家媒體的整合方案獲得批准;10月31日,全新的新京報客戶端(APP)上線,新京報的傳播方式和傳播渠道發生變化。在新聞表達上,新京報推出「我們」和「動新聞」兩款視頻產品,實現新經濟、版權和政務收入較大幅度的增長。同年12月,新京報與北京晨報完成整合。2019年7月25日,在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的整體統籌和全程指導下,在媒體改革的大背景下,新京報社主導推動千龍網改革。8月1日,千龍網正式「上新」。2020年8月,新京報推出獨立的財經品牌—貝殼財經。2021年8月5日,正式推出基於互聯網的獨立財經新聞內容原創平台—貝殼財經APP客戶端。貝殼財經APP的上新,是新京報主動求變,打造融媒體矩陣的重要舉措和全新升級。

媒體融合發展

在媒體深度轉型融合的大背景下,順應融媒體時代的變化,《新京報》自2021年8月1日起由每日出版改為周一至周五出版,周六、周日和國家法定節假日休刊。調整出版周期后的《新京報》產品形態更加豐富,新京報App及全媒體矩陣7×24小時不間斷向用戶推送新聞產品。

2022年6月15日,新京報成立「零碳研究院」,為雙碳工作提供智力支持與融媒支撐。2023年2月17日,新京報成為百度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的首批生態合作夥伴。3月28日,新京報社與微博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推動媒體融合發展,提升內容品質與傳播價值,升級以品牌為核心的MCN矩陣,構建全覆蓋、強連接、高協同的融媒體矩陣體系,提升用戶的活躍度,強化輿論引導力。同年4月,新京報社又先後與人民東方出版傳媒有限公司旗下《雷鋒》雜誌社、中國共產黨蘇州市委宣傳部和新疆人民出版社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構建起「報、刊、網、端、微、屏」六位一體的現代化傳播格局,旗下擁有新京報我們視頻、貝殼財經、新京報動新聞、新京報文娛、新京報體育、新京報電競等22個微博矩陣賬號,形成有影響力、有品牌價值的MCN矩陣。

現狀

新京報從可讀到可聽可視,從靜態到擬態動態,不斷加快媒體融合與業務轉型,實現移動優先、視頻優先戰略,以「新京報」品牌為核心的全媒體矩陣傳播平台實現信息的互融互通,「報、刊、網、端、微、屏」各平台建設都走在中國前列。以新京報APP為內容分發中心和樞紐,將內容傳播延伸至微博、微信、抖音、快手、今日頭條、百度百家號等社交平台,拓展核心平台傳播矩陣、短視頻傳播矩陣、頭部商業平台傳播矩陣三大移動傳播矩陣,構築起一報(新京報)、一刊(《北京BEIJING》雜誌)、兩網(新京報網、千龍網)、三端(新京報客戶端、貝殼財經客戶端、論法有方客戶端)、四陣(微博矩陣、微信矩陣、視頻矩陣、音頻矩陣)的全媒體傳播矩陣平台。

采編方針與內容構成

《新京報》的采編以獨立的市場和客觀的報道為基本準則,追求新聞的真實性和可讀性、言論的穩健性和建設性。《新京報》採用四開模式,其內容構成分為4個疊次:第一疊次為時事評論、北京新聞、中國新聞、國際新聞、體育新聞等各類時事新聞;第二疊次以經濟為主,包括財經類新聞和產業周刊;第三疊次為娛樂類新聞和文化藝術新聞;第四疊次為消費類新聞和生活雜誌等。

運營模式和欄目

運營模式

《新京報》採取自辦發行的運營模式,以征訂和零售為主要發行渠道,日均出版88版,周五112版。在政策允許範圍內,設置企業化經營架構,把廣告和發行納入公司化運作,與采編內容分離,保持報紙的獨立性和公信力。

欄目

《新京報》的主要欄目有:時事評論、核心報道、目擊、賽道周刊、娛樂周刊、書評周刊、汽車周刊、黃金樓市、地球周刊、北京地理、北京愛情等欄目,包含時事周刊、地球周刊、深度視線、貝殼財經、書評周刊、文娛周刊、體育周刊、產經周刊、視覺周刊、學習公社和鄉村周刊等12個周刊。

書評周刊:新京報書評周刊在以北京為中心的出版、創作者、學者群體中擁有實質性影響力。堅持「公共立場、專業品格、獨立思想、顯示情懷」的宗旨,堅持以書的文化價值為取向,聚焦國內外優秀的作家、作品、書評,具有影響力的文學理論,和生活息息相關的閱讀體驗、文化現象等,將熱點傳播和深度訪談相結合,成為文化媒體的行業標杆。

貝殼財經:聚焦宏觀經濟、金融、科技、汽車等領域主題,關注當前之「形」,展望長遠之「勢」,以客觀及時的獨家報道、深度調查、權威分析,為用戶提供專業、權威、可靠的財經觀察。

人員結構

報社領導

采編人員

《新京報》擁有人力資源方面的優勢。創刊之初,采編、經營和管理骨幹以《南方都市報》輸出的幹部為基礎,網羅全國1200多名報業精英,其中采編、經營和管理骨幹500多人。截止2023年,《新京報》共有編輯記者約330多人。

報刊文化

標徽

《新京報》的標徽為「長城烽火台」。主圖案為圓形,既象徵圓形的地球,也象徵觀察世界的眼睛,寓意《新京報》的全球視野和國際眼光。圓形的下沿為長城與烽火台的變形,代表中國和北京,寓意媒體的責任意識和政治意識,同時也象徵《新京報》的傳播方式、傳播效率、基本要素以及預警和監督作用。圓形的中心為鳳凰形火炬,寓意《新京報》是光明日報與南方日報融合的產物。火炬象徵光明,寓意光明日報報業集團,南中國的神鳥鳳凰寓意南方日報報業集團。二者的結合共同表達《新京報》的指引、探路、嘗試和先鋒等內涵。

報頭

《新京報》的報頭採用方正大標宋體,設置加粗反白,具有鏤空效果。既寓意與國際接軌和追求科技進步,同時也增強了視覺衝擊力。底色為傳統的中國紅,與天安門城牆色一致,突出北京特色和中國特色。

報刊定位

《新京報》的定位是參與全球報業競爭,接軌世界資本通道,融入國際主流社會,在經管體制、報業團隊和國際化方面進行現代化、職業化、國際化改革和創新。立足北京,貼近北京群眾、北京實際、北京生活。紮根北京,報道北京,服務北京。北京化就是世界化,北京特色就是國際特色。

目標人群

《新京報》以北京的政治界、經濟界、文化界和主流社會為目標人群。咬定高端,吸引中端,團結下端,使《新京報》成為他們的首選和必讀報紙。其主要目標讀者是具有或者將具有相當話語權、消費購買力、一定知識水準、熱愛生活、享受生活的中青年人群。主要集中在具有較高學歷、擁有較高職位、獲得較高收入、具有較高消費能力的中青年人群。這一群體是社會的中堅和主流,引導和推動社會進步和發展。

重要事件和爭議

竇唯火燒新京報編輯汽車

2006年5月11日,著名搖滾歌星竇唯因對新京報兩篇涉及自己的報道不滿,前往新京報理論,要求見采寫報道的記者。在工作人員勸說竇唯的過程中,竇唯砸壞報社一位負責人的電腦鍵盤托和辦公室的玻璃,並用水潑工作人員。竇唯被朋友帶離報社后,又帶一礦泉水瓶汽油返回報社,將汽油倒在報社門口的一輛轎車上點燃,火被撲滅。之後,竇唯被警方帶離。2007年9月,北京市宣武區人民法院認定竇唯犯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因情節輕微,且有自首情節,決定對竇唯免予刑事處罰。

湯蘭蘭事件

2018年1月31日,《新京報》發表一篇評論《被全家「性侵」的女孩,不能就這麼「失聯」著》,通篇內容在三言兩語之後,反覆高喊「找到湯蘭蘭,讓她出來說話,給公眾解惑。」文章看似正義滿滿,卻對被侮辱、被損害的湯蘭蘭缺乏同情,更缺乏必要的人道主義關照。湯蘭蘭改名換姓,徹底脫離原先的生活圈子,本來是很明白的事情,卻被文章一再暗示「失聯」「找不見了」。在讀者看來,滿滿的都是惡意。這種新聞報道中的冷血態度,激起公眾的不滿和憤怒。

重慶公交墜江事件

2018年10月28日10時08分,發生重慶公交墜江事件。12時左右,《新京報》發文稱「系一小轎車女車主駕車逆行導致」,后被澎湃新聞、環球網、《中國日報》等多家媒體轉載報道。此消息也被大量網路大V、普通網民轉發,引起眾人對轎車女司機的網暴。下午17時左右,警方通報還原事件真相,系公交車行駛中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小轎車后墜江。事件徹底出現反轉。

日軍「慰安婦」事件

2019年3月13日,新京報記者李一凡以可以幫助老人家為由,要求探望線索當事人在湖南嶽陽新發現的日軍「慰安婦」受害倖存者。接受採訪前,雙方約定不對外公布個人信息。但在採訪結束后,新京報官網和官方微信公眾號,以及新京報旗下矩陣「重案組37號」微信公眾號和其他媒體發布了李一凡探望新發現兩名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者倖存的文章,並且違背事前約定,直接將三位老人的真實姓名披露,多處捏造受害細節,侵犯了被採訪者的隱私權,引起社會上各方面的不滿。

劉名洋訴自媒體案

2020年4月,新京報記者劉名洋報道江西一女子想「割肝救子」卻發現孩子非血親,實為同產房的另一名產婦所生,系在醫院「孩子被錯抱28年」,事件引起網友關注。隨著事件的深入,各種指責劉名洋以及不實消息開始流傳。微博賬號「掌上智微」多次發表劉名洋與當事人遺孀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等言論,並在不同社交平台煽動對劉名洋攻擊。劉名洋向法院提起訴訟。2023年7月,北京互聯網法院作出判決,微博賬號「掌上智微」向劉名洋致歉,並賠償劉名洋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劉名洋勝訴。

旗下微博被禁言

2020年6月,運營主體為《新京報》的微博賬號「@新京報我們視頻」被網民舉報。該賬號在部分報道尤其是涉及北京疫情報道中存在導向錯誤、斷章取義、混淆視聽等問題,嚴重擾亂網路信息傳播秩序,社會影響惡劣,被中國網信辦依法查處,責令新浪微博依規依約對「@新京報我們視頻」禁言處置。

新京報評李毅事件

2020年,在新冠肺炎感染疫情流行期間,針對微博「旅美社會學家」李毅所說「十四億人死了四千人,等於沒人得病」的言論,《新京報》刊發熊志所寫的評論《「死四千人等於一個沒死」:逝者生命豈能這樣被「歸零」》。認為李毅的「雷人語錄」「完全看不到任何對生命的尊重」,「既不符合實際的防控形勢,也會對普通民眾造成誤導。」

劉學州事件

劉學州是一個在抖音上尋親的未成年男孩。在多方的努力下,劉學州找到親生父母並見了面。2022年1月19日,《新京報》推送了一篇時長為2分32秒的新聞視頻《男孩尋親成功后被生母「拉黑」,生母回應》,視頻中劉學州生母回應稱「劉學州將錄音公開,導致生父母被網暴」,還說「認親后本想彌補孩子,曾借錢讓孩子去三亞旅遊」,甚至說「劉學州多次要求他們為其購房,不管他們兩家死活。」面對《新京報》的不實報道,劉學州回應「沒有要錢讓自己出去玩」,「只是想要一個家,沒說要房子」。《新京報》的視頻報道引發大量網民對劉學州的網路攻擊。2022年1月24日,劉學州留下遺書後自殺身亡。 

知名人物

榮譽

影響與評價

新京報的獨特之處在於,不但開創了跨地域辦報的先河,更創新了黨報體制下媒體集團突破跨地區辦報的禁區。使得2003年至2013年,成為國內報刊通過改制開始強強聯合邁向市場的關鍵時期。新京報的創刊,打破了北京市綜合性都市類報紙市場的均衡狀態,包括行政上的均衡和市場上的均衡兩個方面。同時還引發了報業市場是否飽和的問題。

截止2019年12月,新京報「我們視頻」微博MCN矩陣共有10個賬號,粉絲總數超1300萬,開創機構媒體新聞短視頻微博矩陣先河,閱讀量和互動量常年居媒體領域頭部,新京報「我們視頻」入選「2019年度中國新媒體創新產品」榜單。

2021年以來,新京報圍繞「新聞+」功能拓展、客戶端升級、經營模式全面轉型等,完善全媒體傳播體系、推動深度融合發展,在總結自身融媒改革經驗的同時,通過多種方式向同行輸出融媒改革經驗。

2021年11月11日,在新京報創刊18周年之際,多位國內外知名傳媒院校院(校)長、教授對新京報的媒體融合實踐和創新給予點評。

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名譽院長、教授:到了全媒體時代,我們的傳統媒體都陷入了困境,新京報同樣有過困惑,同樣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但是新京報看到了發展的機遇,他們以新的思維、新的理念,往新媒體轉型。現在的新京報形成了全媒體、多平台、多元化、立體式的傳播格局。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宋建武:在媒體深度融合的新的歷史階段,新京報人面臨著新的更加重大的考驗,這個任務就是如何在互聯網上建立人民群眾與廣大用戶、廣大讀者建立更加全面深入、更加緊密的連接,從而使自己在互聯網上具有更強的創新能力,具有更強的營收能力,使自己的事業能夠不斷地發展,為媒體融合發展創造新的業績。

其他媒體形式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