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歌·春(音樂專輯)

《太歌·春》是一張音樂專輯,專輯歌手為胡彥斌、鄧入比、郭一凡、尹姝貽,專輯共收錄了4首歌曲,於2014年5月4日發行。

專輯背景

表演者:胡彥斌 Anson Hu

流派:放克/靈歌/R&B

專輯類型:EP

介質:數字(Digital)

發行時間:2014-05-04

出版者:太歌文化

唱片數:1

專輯曲目

1.我的聲音很慘 鄧入比

2.說走就走的旅行 郭一凡

3.My Heart Is Broken 尹姝貽

4.姑娘 胡彥斌

專輯賞析

胡彥斌、鄧入比、郭一凡、尹姝貽

愛音樂的朋友們,志同道合的分享

今天的春種,明天的收穫

2014首張EP專輯

太歌 春

關於太歌與胡彥斌

胡彥斌,大家都認識很久了,從出道時十八歲全亞洲發行專輯,到三十而立獲得「全能歌王」的稱號。現在胡彥斌的身份不再只是著名歌手、製作人,他成立了自己的廠牌「太歌文化」,簽約新人歌手,涉足電影製作,如果你認識從前的胡彥斌,現在起不妨重新認識一下。

18歲全亞洲發行專輯、22歲問鼎最佳男歌手,30歲江蘇衛視《全能星戰》節目中與陶喆、孫楠同場競技中斬獲「全能歌王」的稱號,成為「紅牛」品牌代言人,在歌手的領域裡真正應驗了「我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這句話。

胡彥斌曾經談及陶喆之所以成為他的偶像,是因為在他剛接觸音樂的那個年紀,陶喆的音樂為他打開了一扇窗,讓他看到了華語音樂的另一種可能。時光荏苒,少時成名的胡彥斌在歌壇也走過了十幾年,受他影響的少年們也都逐漸成為了手握吉他和麥克風的後繼者。

歌壇的健康發展需要不斷地承繼和發展,無論是歌手還是歌手所演唱的歌曲,停滯總是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已經有那麼些年,我們只能從選秀節目里看到新面孔、聽到新聲音,可即便他們成批量地出現,被記住的歌加起來也沒有幾首。在各類節目中,永遠在唱曾經那些年、那些歌,唱片公司非但不再包裝新人,連唱片銷售都入不敷出;IT、金融出身的娛樂新貴們,總是用投資回報率來指導歌曲創作,卻並未見過憑此思路創造出的真正被聽眾接納、持續流傳的好歌曲。

胡彥斌陸續簽下鄧入比、郭一凡、尹姝貽三位樂壇新聲,在這個年代如此投入去做新人,不免有人譏笑他「不撞南牆不回頭」,但胡彥斌撞多了,練就了一身的勇氣,而他所有的自信來自於一點-「我懂音樂」。胡彥斌並不喜歡用「老闆」這個稱號來介紹自己,因為音樂人之間並不是簡單的從屬關係。胡彥斌也不輕言什麼「商業模式」,因為對他而言那只是流行辭彙,他認定的是只有做好「音樂」這個「商品」,才可能有後續的「商業模式」可言。從美國回來製作《Who Care》專輯時,就提出「無貪污全投入」,到籌備太歌廠牌年度四張EP專輯時,胡彥斌在產業論壇上婉拒了投資人的注資意向。「做音樂是我的專業,做音樂需要的不是錢,而是耐心和專註」,胡彥斌如是說。「不要把眼前的利益作為衡量音樂好壞的標準」,胡彥斌希望去突破當下音樂圈明顯帶著浮躁的慣性思維。

太歌文化2014年度每個季度推出一張EP專輯,每一張都會包含胡彥斌、鄧入比、郭一凡、尹姝貽的全新歌曲一首。在傳統的唱片模式里,卡帶年代,有A-side歌曲和B-side歌曲之分;CD年代,有主打歌和非主打之分;在太歌的EP里,只會有「太」好聽的「歌」這樣一種作品。在音樂圈摸爬滾打了十幾年後,胡彥斌做音樂的理念愈發簡單明晰 —「愉悅自己,感動他人」。

關於胡彥斌的《姑娘》

關於音樂創作,過去的胡彥斌更多專註於音樂的細節,各種唱法、和弦、配器。而當下胡彥斌寫歌時,把自己從電影演員的視角轉換成話劇呈現般的精鍊,抽離過多額外的附加,憑藉最基本的意境塑造觸動每個聽者的音樂直覺。

胡彥斌接受媒體專訪時談及自己做音樂廠牌,曾經有過「風風火火」失敗的經歷,重新再出發,胡彥斌說:「當時我還很年輕,男人差不了這四五年」。

同樣於歌曲創作,胡彥斌在人生歷練后發現,原來的他更多專註於音樂的細節,各種唱法、和弦、配器的嘗試。胡彥斌過去對於聽者更多是一個全能唱將加全能製作人,胡彥斌給這個樂壇帶了許多種的可能性,而現在的他更在意歌曲最直接的意境傳達。

一首歌曲在前奏響起時,就應該給聽者一個畫面。近期胡彥斌的創作無不遵循了這樣一個理念,從《如果》「回憶里都是精彩」的溫馨舞台;《成長》「不懈努力卻被人看低」的持續前行與「離鄉背井卻無家可歸」的心酸堅持;而這次收錄的《姑娘》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又給了你不一樣的畫面呈現。

胡彥斌在《太歌 春》EP收歌結束前夕,在錄音棚里寫下這首全新創作《姑娘》,全然由心出發的一首曲子。跫然獨行路上,不是歸人,只是過客。好像歌壇已經有十幾年沒有類似的曲風出現過了,一把吉他搭配著胡彥斌的嗓音,就已經勾勒滿了畫面里一個回首過往,無從寄望的男人背影。這次的《姑娘》讓大家有機會聽到胡彥斌嗓音的另一種迷人之處。

這首歌對於胡彥斌來說,是對自己的一個疑問。年少成名以來,花了太多的時間去追逐夢想,卻讓生命少了一種平衡。無論是難過還是內疚,總之人生不能不可能什麼都要,就好像有了金錢也許就會少了健康。如何做平衡,是人生最大的課題。對胡彥斌來說,寫這首歌,當然是希望向前行時會有人陪著一起走,但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對於這是不是經典的胡式情歌,反而不在他的考慮之中,對於胡彥斌來說,用走心的方式去創作演繹歌曲,已經不受束縛。已經很久沒有寫過情歌,胡彥斌這一次決定讓你聽到不一樣。

關於鄧入比

2014年3月貴州衛視《唱出愛火花》節目落下帷幕,如胡彥斌所說:「在這個選秀節目鋪天蓋地的時代,唱出愛火花可能不算是脫穎而出的節目,可這是一檔最真誠的音樂盛宴,最真實的音樂比賽。謝謝節目組給予評委最大的尊重,讓我們由心而發地去做評判!」

胡彥斌在2013年除了自己唱歌去奪取《全能星戰》的冠軍,同時分別坐上貴州衛視《唱出愛火花》和台灣台視《我要當歌手》的評委席,為這些比賽中的選手們給出評判和建議。在節目里給予胡彥斌最大的回報就是選手們說—胡老師給出的是最專業和最善意的點評。與此相關,胡彥斌也通過節目錄製留意到了一些特別的聲音。

鄧入比一路走來確實如歌詞里所說的「磕磕絆絆」,在追求音樂的道路上像「一艘迷航的船」,這些年從重慶到廣州、深圳、上海、北京都曾經尋找過機會去好好唱歌。去過唱片公司試唱,卻發現那裡只是一座拼接音樂素材的流水線車間,沒人在意你從哪裡來,唱什麼樣的歌。

直到參加《唱出愛火花》並一路走到最終決賽三強,鄧入比懷抱吉他唱歌的樣子被胡彥斌始終關注著。鄧入比是這樣一個人,從頭到尾,最不願意跟別人去爭,唱歌時不會尷尬,但有淘汰競爭的時候他最尷尬,總願意把機會留給別人。比賽結束后,胡彥斌向他發出了太歌文化的第一份歌手邀約。

關於《我的聲音很慘》

曾經有這樣一首歌,胡彥斌寫完,阿杜不敢唱,塵封了好幾年,卻找到了一個最適合唱她的人。「我的聲音很慘,但是我的歌聲,能給你溫暖」,鄧入比,一個有故事的歌者。

其實胡彥斌創作的歌曲大多並不是鄧入比擅長演唱的風格,壓箱底的一首創作《我的聲音很慘》是三年前胡彥斌為阿杜所寫的,因為種種原因,並沒有收錄進阿杜的專輯。一直留存在電腦里,沒有人可以演唱,要找到一個有故事的聲音,並不是那麼容易。

胡彥斌上海錄製專輯時,鄧入比隨行學習。錄音間隙,胡彥斌在鋼琴上彈出《我的聲音很慘》的旋律,瞬間所有人靜了下來,齊聲說,這首就是寫給鄧入比的歌!

MV導演設定的情節,竟然跟鄧入比的之前的真實經歷幾乎一致。讓拿到腳本的入比也是頗感意外:

真實故事裡,而立之年的鄧入比,雖然有一份穩定的駐唱工作,但每天兩點一線的生活,有點平淡。唱的歌好像沒人真的在聽,寫的歌更一直沒有機會唱。參加選秀比賽是身邊玩音樂朋友們的捷徑。但對於他這樣的年紀,專註創作,愛彈吉他勝過唱歌的人來說,並不覺得選秀是屬於自己的方向。

某天被朋友騙著拖去一個選秀比賽的海選,莫名其妙地上台,莫名其妙就過了。鄧入比準備了一首自己寫的歌,準備在複試時候唱給評委聽。複試那天,他上場的位置排得是最後一位。拿起吉他彈下了第一個和弦,還沒等開口唱歌,三聲刺耳的滴聲就終結了他的演唱。

MV腳本里,導演還是給了這個故事一絲溫情的安慰,當評委離去,工作人員開始清空舞台時,鄧入比抱著吉他,堅持把歌唱了出來。導演說,雖然「我的聲音很慘」,但在這個聲音里,的確有一種別樣的溫暖。即便唱的是「很慘」,但給很多在不同領域學習、工作的人以鼓勵,因為「一首真情的歌,讓人越唱越勇敢」 。

關於郭一凡

2012年東方衛視《聲動亞洲》節目是郭一凡真正走上舞台,面向亞洲觀眾的第一步。節目前三名茜拉、常石磊的名字在過去一年非常地響亮,作為名次緊隨前三位的郭一凡,在音樂道路上的發展跟他的個性一樣,慢慢的,但他的內心對音樂的堅持,會讓他厚積薄發給大家看到。

從小郭一凡就是一個熱愛音樂的孩子,作為上海著名的小熒星合唱團一員,他破了在團時間最長的男生紀錄。整整十年,合唱團五十個女生,只有他一個男生默默唱低聲部。直到某一天突然被推上領唱位置,甚至在APEC上幫世界著名男高音多明戈唱伴唱,但沒想到幾個月後就開始變聲期了,領唱之路戛然而止。

其實胡彥斌一直是郭一凡的偶像,到現在郭一凡還能一字不差地唱完胡彥斌首張專輯的第一首主打曲《和尚》。郭一凡也追隨過胡老師的腳步去參加了亞洲新人歌手大賽,但是比賽時切換錯伴奏碟的聲道,而直接失敗。愛音樂的他只能去到錄音棚做助理,唱伴唱。後來選擇去唱酒吧,都是因為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舞台,不管它有多大,有多少人,直到參加《聲動亞洲》。

比賽后,郭一凡去過上海的梅賽德斯賓士中心表演過三次,第一次是作為節目中力挺他的導師孫楠個唱的嘉賓,第二次參加東方衛視的跨年,最近以三得利啤酒的廣告歌《情在心底》斬獲了人生第一座獎盃-東方風雲榜最佳新人獎。郭一凡很珍惜自己的每一次表演,因為他要在這樣的舞台唱一首完整屬於自己的歌,他經歷了很多很多。

關於《說走就走的旅行》

第一次參加頒獎典禮,郭一凡乘坐的車不小心輕輕追尾了胡彥斌坐的車,工作人員都笑說,郭一凡是真的要緊緊跟隨胡老師。對於創作來說,郭一凡也是心中有這樣一個期望,能夠不負大家的期望,寫出更多紮實的作品來。

寫《說走就走的旅行》這首歌,是郭一凡在參加某節目錄影的後台,平日里的忙碌,讓他這樣以歌手為職業的人,很難有機會可以去自在的旅行,往往因為工作而總是把旅行計劃延後。而他又是一個很喜歡旅行的人,在節目錄得熱火朝天時,後台的一刻平靜反而讓他有了靈感。

現在的人們活得有些壓抑,生活的壓力也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何不把每一刻屬於自己的平靜珍惜起來。郭一凡說的旅行其實並非要走多遠,而是讓自己能在高樓大廈中得到用力呼吸的空間。

有時間可以去遠一些的地方,沒時間可以短途遊走,甚至只是去電影或書籍的海洋里神遊,最後給自己一次與睡眠相遇的機會。旅行只是代詞,郭一凡想說的其實是,不要給自己遺憾,把所有的事情當作旅行去體驗,說走就走,說做就做,給自己放鬆的空間,更好地享受生活,升華我們的歲月。

好的放鬆,你的生活和工作都會更精彩,跟著吉他的旋律,讓我們一起這次「說走就走的人生旅行」吧!

關於尹姝貽

尹姝貽跟郭一凡一樣,是從少年宮合唱團一路唱起來的。只是她後來去學習美聲,大學讀的是西安音樂學院的聲樂專業。家人都是從醫,但尹姝貽卻是一心追逐音樂夢想,做自己喜歡的事。

之前參加的比賽中,也許是因為她從小學習的是美聲,聲線跟別人不一般,有些特別。曾經有國際大唱片公司的高層想要簽下她,把外形靚麗的尹姝貽包裝成中國的蕾哈娜,但尹姝貽覺得那未必是真的自己。胡彥斌看過尹姝貽的很多次表演后,邀請她到錄音棚試音,突然發現她的聲線中有非常特別的一種,好像華人歌手自李玟之後,這種調性不再有過。

對於簽給太歌,尹姝貽也覺得像一場夢,她回憶到曾經的一個陽光午後,聽到胡彥斌的《超時空愛情》,歌里的所有畫面旋轉過她腦海,聽完就去買了歌詞里寫的碎花洋裙,美美地穿了很久。尹姝貽也慶幸自己在音樂路上堅持了那麼久,堅持的結果就是,多年後,當初那個讓她鍾愛的聲音成了她的伯樂。

關於My Heart is Broken

錯過愛情,大多數人最終選擇遺忘,尹姝貽選擇記住。遺忘是一種保護,記住很痛。但愛與不愛,選擇記住的人,會讓對方知道,到底誰愛得更多。

很多女生沒有辦法面對自己的過去,而期待有一段新的戀情去重新展望未來。對自己的過往開誠布公,是尹姝貽想告訴其她女生,不要那麼地傻,為了青春可以失去很多,但沒必要否認自己曾經的付出。

青春不是用來揮霍的,當我們學會維繫愛情時,也許已經錯過了最珍貴的那幾年。變成更好的自己,也許只是更懂得保護自己。

這首《My Heart is Broken》曲和製作部分,胡彥斌找到他在美國伯克利畢業,LA著名音樂工作室擔任製作人的好友宋陽。最終打造出這樣一首極具當下流行感,電子加R&B曲風的風格之作。整個製作班底完全在美國搭建,胡彥斌和宋陽兩位音樂人又都對音樂品質要求極高,地球兩端。只求讓這首情歌的表達,達到最傳神的境界。最終的成品出現,讓人完全無法預料,原來這曾經是一個唱美聲的聲音。

也希望藉由這首歌,讓女生們能夠面對愛情,更加堅強!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