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布頭(中國傳統相聲的代表作品)

《賣布頭》是傳統的反映民族文化的相聲節目,屬於對口相聲。對口相聲又叫雙春,是相聲的形式之一,指由逗哏、棒哏兩個演員對講交替說些有趣的話,引人發笑。

《賣布頭》版本豐富,在侯寶林與郭啟儒《賣布頭》版本中主要講的是生活並不富裕的人,買來零碎布做大褂和短衫。其中戴少甫與於俊波、郭榮啟與張振圻、常寶霆與白全福、王世臣與趙玉貴、馬志明與黃族民、郭德綱與于謙(張文順)、苗阜與王聲也都表演過這段節目。

《賣布頭》在相聲中的地位是不可比擬的,在1957年山東省第一屆曲藝匯演中,郭寶珊和孫少林合說的相聲《賣布頭》獲得了當時相聲曲種中唯一的一等獎,如今郭寶珊和孫少林版本的《賣布頭》也成為晨光相聲藝術的經典相聲教材。

藝術特點

表演形式

《賣布頭》是一個對口相聲。對口相聲又叫雙春,指由逗哏、捧哏兩個演員對講的相聲。演員人數為兩人,兩人交替說些有趣的話引人發笑。

藝術特色

《賣布頭》作品變化多姿,韻律和諧,層次分明。《賣布頭》在相聲行當里是個既吃功夫又難度很大的節目,演員說、學、逗、唱的功底必須要達到很高的境界,才敢演出這樣的段子。《賣布頭》屬於「一頭沉」,所謂一頭沉,也就是逗哏演員表演的分量佔九,捧哏的演員表演的分量只佔一。

相聲劇本

侯寶林與郭啟儒版本

甲:做買賣都得講宣傳。

乙:是嗎.

甲:大買賣講究做廣告。

乙:哎。

甲:小買賣講吆喝。

乙:過去做小買賣的最講究吆喝。

甲:是啊。你比如說賣糖葫蘆的。

乙:啊-糖葫蘆。

甲:北京城東西南北城吆喝都不同,

乙:哦分那麼四種。

甲:吖您要到北城,吆喝得麻煩。

乙:怎麼吆喝。

甲:兩個圓籠。

乙:吖。

甲:挑著一個挑。

乙:是。

甲:前邊方盤。

乙:吖。

甲:有個竹板。

乙:哦。

甲:上邊燙好些小窟窿,上邊都嵌著糖葫蘆。

乙:吖。

甲:吆喝出來這味兒。

乙:您學一學。

甲:蜜來吖,冰糖葫蘆來呦。

乙:嗯。

甲:對,這是到了北城了。到西城(啊)。

乙:嗯。

甲:提溜木頭花籃的那個。

乙:哦。

甲:吆喝簡單一點。

乙:怎麼吆喝啊。

甲:葫蘆兒。冰糖的,西城全這麼吆喝,到東安市場又一樣。

乙:那怎麼吆喝。

甲:葫蘆兒~剛蘸的。

乙:哦。

甲:您說的是擺攤的。到南城外邊吆喝簡單。

乙:那怎麼吆喝。

甲:就兩字,葫蘆(大聲)。

乙:葫蘆。

甲:北京叫糖葫蘆。

乙:是。

甲:天津叫糖墩兒。

乙:對。

甲:天津吆喝最簡單。

乙:(啊)怎麼吆喝。

甲:就一個字– 墩兒(大聲叫)。就這麼一墩兒啊 。

甲:是這麼吆喝,最講究吆喝的。

乙:賣什麼的。

甲:賣布頭的。

乙:哦,賣布頭。

甲:賣布頭也分幾種。

乙:哦。

甲:串衚衕的賣布頭的,不蒙人。

乙:是。

甲:北京推車子的 。

乙:吖。

甲:耍著撥浪鼓。

乙:哦。

甲:天津的,背著大包袱。

乙:對。

甲:拿著個尺。

乙:吖。

甲:吆喝這味兒。

乙:怎麼個兒味。

甲:買呀花條布哎,做里兒做面兒的,什錦白的做褲褂兒去唄,對呀!到了天津都這麼吆喝。天津也有擺攤的,擺攤的吆喝,那個你得留神。」

乙:怎麼。

甲:不留神走那兒嚇一跳,拿起這塊布來,咔擦一摔。

乙:哦。

甲:瞧瞧這塊真正細毛月真色不掉,買到家裡做褲褂兒去唄。

乙:好嘛,你這走神不留神是嚇一跳。

甲:他們吆喝這個德國親啊,黑色的。

乙:啊黑的。

甲:那真叫黑。

乙:是啊。

甲:吆喝兒這味,您學一學。

乙:哎這塊吆喝吆喝賤了,就是不打價啊。

甲:是了。

乙:說這塊德國親這塊怎麼那麼黑。

甲:是了,你說怎麼那麼黑。

乙:這我知道怎麼那麼黑呀,氣死張飛,還不讓李逵。

甲:是了。

乙:氣死唐朝的黑敬德呀。

甲:不錯。

乙:怎麼那麼黑,在東山送過炭 ,它西山挖過煤。

甲:是了。

乙:又當過兩天的煤鋪的二掌柜的吧 ,還真正德國親兒 。還真正德國染兒 ,真正是德國人製造這種布兒的。

甲:不錯,

乙:外號三不怕,什麼叫三不怕。

甲:說一說。

乙:它不怕洗啊不怕淋啊不怕曬呀。

甲:是了。

乙:任憑怎麼洗呀 。不掉色呀, 青的。

甲:白布。

乙:白布啊

甲:這白布不掉色呀。

乙:廢話呀 ,白布它有掉色的嗎。

甲:是,北京還有一路賣布頭的 。

乙:啊,那怎麼吆喝了。

甲:有軟調的有硬調的。

乙:還分軟硬調。

甲:吆喝這塊白布,吆喝花哨極了。

乙:白的,怎麼吆喝。

甲:這塊吆喝吆喝賤了就是不打價啊。

乙:是了。

甲:這塊本色白,氣死頭場雪, 還不讓二場霜 。

乙:是了

甲:氣死了頭號的洋白面哪。

乙:是了。

甲:要買到您老家裡 ,您就做被裡兒去吧。

乙:是了。

甲:是經喜又經曬 ,還經鋪又經蓋 ,經拉又經拽 ,是經蹬又經踹。

乙:這幹嗎呀。

甲:誰睡覺那麼不老實呀。

乙:說的可是哪。

甲:這是軟調的。

乙:要是硬調的呢。

甲:這種硬調的專門騙人。

乙:這也騙人。

甲:趕廟會。

乙:哦。

甲:今兒在這兒賣,明兒在那兒賣 ,沒有準地點 ,不能讓人認出來什麼模樣。

乙:您瞧。

甲:蒙人哪, 

乙:啊。

甲:賣貨的不帶尺。

乙:那使什麼量啊。

甲:庹。

乙:庹。

甲:兩胳膊一伸。

乙:多少尺。

甲:五尺。

乙:這就算五尺

甲:吖不管個高個兒矮個兒全五尺,你要趕上個兒高的,那你走點運。

乙:那行了。

甲:要小矮個兒的那你算倒霉, 尺寸就不夠啊 ,都是算五尺。

乙:哦。

甲:他那個布 ,沒好的,

乙: 啊。 

甲:買來布上膠上漿

乙:吖漿漿。

甲:你看看這布挺瓷實挺厚實。

甲:嗯。

甲:你買吧,你買就上當。買到家去,你就做做衣服還能穿幾天。

乙:哦。

甲:你先下下水,洗完了,再做呀。

乙:嗯。

甲:糊窗戶合適了。

乙:哦。

甲:成冷布了。

乙:是啊。

甲:漿性滿洗下去了。

乙:好嘛。

甲:專門騙人。

乙:那可不是騙人嗎。

甲:吆喝得花哨。

乙:哦。

甲:比如說這塊布吆喝三元錢。

乙:三元錢。

甲:沒人買呀,怎麼樣。落(lao)價。

乙:往下落(lao)價。

甲:一邊拍手一邊跺腳。落幾角推出去,讓大夥瞧。

乙:是了。

甲:還沒人買。

乙:還怎麼樣?

甲:拉回來還落(lao)價。

乙:還落(lao)價。

甲:總沒人買總落(lao)價。

乙:是啊。

甲:那個吆喝一大套。

乙:哦(聲調往上提)。

甲:您給當回夥計。

乙:您學一學。

甲: 給抻著點。

乙:我給您抻著。

甲:來,咱學學這個。

乙:來。

甲:哎,有帶小孩得可抱住了啊。

乙:怎麼意思。

甲:不然會給嚇著。

乙:好嘛,聲太大。

甲:這塊吆喝賤了吧。

乙:是了。

甲:你不要那麼一塊呀。

乙:吖。

甲:是又來這麼一塊。這塊那塊是大不相同不一樣兒的。

乙:不錯。

甲:剛才那麼一塊。

乙:吖。

甲:那是德國青。

乙:德國親。

甲:才要那現大洋一塊六哇。

乙:是嘍。

甲:又來這麼一塊,這塊那就叫那晴雨的商標陰丹士林布兒的,

乙:不錯。

甲:這塊士林布要買到你老家就您做大褂兒去吧,

乙:是嘍。

甲:穿在身上,走在街上,

乙:怎麼樣。

甲:大伙兒那麼一瞧,真不知道你老是哪號的大掌柜的吧。

乙:是嘍。

甲:這塊布頭,

乙:怎麼樣。

甲:您要做大褂,又寬又長,

乙:是嘍。

甲:還得大高個,還得是三摟粗的大個兒胖子,這塊士林布,你到了大布店,說是你老都得點著名兒把它要哇。

乙:不錯。

甲:到了北京城,講究八大祥,到了瑞蚨祥、瑞林祥、廣盛祥、益和祥、祥義號,廊房頭條坐北朝南還有個謙祥益呀

乙:是了。

甲:要到了八大祥,說您要買一尺,

乙:多少錢。

甲:它就得一毛八,沒有一毛八,你都買不著這麼細的。這麼寬的,這麼密的,這麼厚的,這麼好的。

乙:不錯。

甲:來到我們這攤兒,一個樣的貨,

乙:是了。

甲:一個樣的價兒,一個樣的行市,誰那也不買小布攤兒上的,碎布頭兒零布塊兒啊。

乙:是了

甲:來到我們這個攤兒,

乙:怎麼樣。

甲:眾位有功夫,(拍了一下)聽我們庹庹尺寸要要價兒啊。

乙:量一量。

甲:一庹五尺,

乙:五尺。

甲:二庹一丈。

乙:一丈(等等),怎麼連我也一起賣啊。

甲:三庹一丈五,四庹兩丈,兩丈零一尺這個大尺量就算你打兩丈啊。要到了大布店,買了一尺一毛八,十尺一塊八,二八一十六就得三塊六哇。

乙:不錯。

甲:來到我們這攤兒,三塊六不要,

乙:怎麼樣。

甲:把六毛去了它,你是三塊大洋兩就兩不找哇,

乙:三元錢。

甲:三元錢不要,

乙:怎麼樣。

甲:不要不要緊,額外的生枝還得讓它。

乙:讓啊。

甲:去兩毛,讓兩毛,你給兩元六;

乙:是了。

甲:再去一角,讓一角你給兩元四。

乙:不貴。

甲:再去兩角,讓兩角你給二元錢。

乙:兩塊錢

甲:您要再不要,

乙:還怎麼樣。

甲:不要不要緊,什麼又叫那個本兒的,我是哪個又叫賺兒。我是賠本賺吆喝,

乙:是嘍。

甲:小徒弟織的是沒打手工錢,這布二元錢,

乙:還怎麼樣。

甲:急了嘎登,二塊大洋打破了它。

乙:是了。

甲:去兩角,讓兩角,你給一元六。

乙:一元六;

甲:再去一角,讓一角你給一元四;

乙:是

甲:再去兩角,讓兩角您給一元錢。

乙:一元錢;

甲:這布一元錢,

乙:還怎麼樣。

甲:再去五毛讓五毛。

乙:這(遲疑語氣)白拿去了。

郭德綱和于謙版本(節選)

甲:要真說起來,所有的吆喝裡邊,最好聽的叫什麼呀。

乙:什麼呀。

甲:賣布頭的。

乙:哦布頭。

甲:賣布頭的熱鬧。

乙:那您可以學一學。

甲:咱們這就開始了。

乙:可以。

甲:打開就是布頭啊。

乙:是啊。

甲:吆喝著賣哎了吧。吆喝著賣了我布大件了吧。

乙:哦。

甲:敬啟諸君,勞您大駕。我不敢胡言,也不說瞎話,咱們都是老街坊。

乙:吖。

甲:我要是蒙了您,對不起我三姨六舅母,還有我的媽。包袱系好了。

乙:嗯。

甲:韓信救駕。包袱皮打開,天女散了花,花兒好,花兒紅,漫天大火起在了空,紅果梁山大刀關勝,紅過了趙匡胤哪。酒醉桃花宮,康茂才大出血,都沒有它嘞紅,官老爺吃醬豆腐,也沒有它紅,洪洞縣裡邊洪洞馬,紅美人穿紅戴紅,口點胭脂一點紅,也沒有它嘞紅。

乙:是啊。

甲:不要紅,來塊花,花花世界你來看看吧,滄州獅子景州塔,盧溝橋下邊水嘩嘩,孫悟空大鬧了蟠桃宴,珍饈美味就灑下來了吧,東西南北泉灑遍,十二色的布頭讓您來看看它,這是什麼色。

乙:這是。

甲:這是這是本色白。

乙:哦白。

甲:怎麼這麼白。

乙:嗯

甲:您說怎麼這麼白。

乙:哎呦

甲:怎麼這麼白。

乙:我哪知道啊。

甲:拜拜。

乙:不說了合著。

甲:因為它是白的,所以白。怎麼這麼白,氣死「頭」場雪。

乙:嗯。

甲:氣死頭場雪,不讓二露霜。氣「死」了頭號的洋白面了吧。氣「死」趙子龍,也不讓小羅成,誰見過薛白袍,亞賽那個小馬超。不提這種白,咱們單提這種布。

乙:哦。

甲:買到家裡去,縫被單,做被裡,裁門帘,你砸褲褂了吧,禁鋪又禁蓋。

乙:好。

甲:禁洗又禁曬,禁拉又禁拽,禁蹬又禁踹。

乙:怎麼那麼鬧得慌呢。

甲:這人被窩有蒺蒥狗子。剛才是塊白。

乙:對。

甲:這塊是塊黑。

乙:哦黑的。

甲:怎麼這麼黑,怎麼這麼黑呢。

乙:您說。

甲:因為這是塊黑的。

乙:這不是廢話嗎。

甲:真正煙熏皂,煙煤摻煤灰。屎殼郎鑽炕,都沒有它嘞黑,包公炸麻花,黑了個脆嗒,怎麼這麼黑,氣「死」猛張飛。

乙:哦。

甲:它不讓黑李逵。

乙:是。

甲:唐朝有一位黑敬德了吧,在東山送過炭 ,它西山挖過煤。開過兩天煤了廠子,賣過兩天煤了,這不背過兩天煤了,這不送過兩天煤了,這不當過兩天煤鋪的二掌柜的吧。

乙:是。

作品評價

《賣布頭》已經成為相聲界的一個固定名詞,其內容是必學的,它也是檢驗一個相聲演員學習「貨聲」(吆喝)的標準段子。——濟南日報

傳統相聲《賣布頭》中黑白布的吆喝片段,語言精練、生動形象,巧用對比、誇張、舉例、排比等手法,將黑白布的「顏色正」與「質量好」兩大特點展現得淋漓盡致。是一段極具語言魅力的教學素材。——謝萌

《賣布頭》反映的是群眾生活,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都買成衣了,賣布衣的小販也漸漸消失,但如今在物價高漲的情況下,「賣布頭」小販重現街頭。——河北青年報

衍生版本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