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忠河(豫劇表演藝術家)

劉忠河,出生於1943年11月28日,河南商丘人,國家一級演員,豫劇劉派創始人,代表曲目《打金枝》《血濺烏紗》,被譽為「豫東紅臉王」「豫劇馬連良」。他是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河南省戲劇家協會理事,商丘戲劇協會副主席,中國共產黨黨員,商丘市豫劇團名譽團長,由國務院命名的「人民藝術家」,河南省豫劇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他的經典劇目《十五貫》《清風亭》被稱為豫劇豫東調代表。

1958年,他進入河南省戲曲學校,師承高連榮、張子林、馬雙枝、管玉田等。在各位老師的言傳身教下勤奮練功,打下堅實的戲曲功底,鋪就了他一生的藝術之路。1963年,有他主演的《社長的女兒》在上海公演,深受歡迎,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1977年,劉忠河在繼承唐玉成的唱腔基礎上,結合自己嗓音特點,演出了《十五貫》,獲得成功。之後河南人民廣播電台錄製並播出了劉忠河表演的《十五貫》,他因此一舉成名,成為了河南戲曲名人。1986年,中央電視台專門錄製了劉忠河演唱的《打金枝》《三打金枝》《血濺烏紗》等。從此劉忠河的「紅臉」唱腔,響遍大江南北。1988年10月,劉忠河《三打金枝》舞台錄像獲得首屆「香玉杯」藝術獎。

2004年,劉忠河退休,被聘為商丘豫劇團名譽團長,依然活躍在戲劇舞台上。2017年6月,劉忠河將《三湯巡撫》搬演舞台,當年11月獲得河南省戲曲大賽「文華演出獎」。

人物經歷

早年經歷

劉忠河,農曆1943年11月28日出生於河南商丘。兩月後由養父劉鴻卿報養,取名劉忠河。1949年7月被送到 「南公館」私人學堂讀書。1952年隨父到朱集市場街上,就讀二完小學(今回民小學)讀書。劉忠河在放學和假期時經常跑到「大眾劇院」「雙鳳舞台」「丹鳳舞台」「新華舞台」「河聲舞台」邊上聽戲,由於年齡小,也不需要付錢,就漸漸的迷戀上了戲曲。一天放學回家,聽說馬金鳳表演《花槍緣》,小忠河就藏在大人衣服下面,偷偷溜進劇場,過足戲癮。從而對豫劇產生了濃重的興趣。1955年劉忠河聽說商丘豫劇團招收學員,他隨口唱了一段《拷紅》,被時任商丘市分管文化的副市長鎖玉甫看中,隨後進入商丘市豫劇團。次年,他第一次登台,在《戚繼光斬子》中飾演角色。1957年,河南省戲曲學校招生,劉忠河家境貧寒,十分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早起晚睡,勤學苦練,喊嗓,壓腿、扎駕基本功,成為全校最優秀的學員之一。他進入戲曲學校后,師承高連林、張子林、馬雙枝、管玉田等。在學校近四年的學戲生涯,劉忠河還得到河南豫劇界名人高連榮、馬雙芝、田來印、湯蘭香等人的言傳身教,也為劉忠河以後成功的藝術之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開始舞台生涯

1961年,17歲的劉忠河回到了商丘豫劇團,開始了正式的登台生涯。他先後排演過《花打朝》《對花槍》《抬花轎》《打金枝》《打焦贊》等劇目,無論是「黑臉」還是「紅臉」,他都兢兢業業,一絲不苟。1962年,劉忠河畢業於河南省戲曲學校。3月,商丘專區舉辦河南省著名老藝人匯演,在道南禮堂觀摩唐玉成演出。1963年,有他主演的《社長的女兒》在上海公演,深受歡迎,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上海戲劇節的藝術家們也給與高度評價。 後來由他主演的《黛諾》,在蘇魯豫皖引起轟動,在江蘇徐州公演時,受到羅瑞卿和楊得志的高度讚賞。《黛諾》錄製后,在河南全省播放。1964年3月隨劇團赴廣州等地演出現代戲《社長的女兒》。1966年文革期間,劉忠河改演了現代戲,也由「黑臉」改唱了「紅臉」, 在《紅燈記》《智取威虎山》《奇襲白虎團》《紅色娘子軍》《社長的女兒》《沙家浜》《白毛女》等劇目中參與演出,但由於當時的嗓子不定型,並且高音區(降 E 調 Sol 以上的音)很少被用到,所以影響力並不大。

1977 年,劉忠河在《逼上梁山》中,扮演「林沖」,採用了「老戲新唱」的唱腔,用現代戲的唱法演唱古典戲,未得到觀眾的認可,他一度認為自己有唱腔問題。同年,劉忠河在繼承唐玉成的唱腔基礎上,結合自己嗓音特點,演出了《十五貫》,當時正值文革結束后,被禁錮了十幾年的古裝戲開始上演,劉忠河與團里的各位老師一起研究決定,借鑒唐玉成的唱腔飾演劇目中的主角況鍾,結果迅速引起了轟動,以至於有的觀眾用寫上名字的磚頭站位排隊買票,這種盛況在豫東戲劇史上也是一個奇迹。《十五貫》的成功,與劉忠河在況鍾這個角色上的精心設計與人物成功塑造有著緊密的關係。對於商丘豫劇團來講,豫劇《十五貫》則救活了一個劇團。11月河南人民廣播電台來到商丘,錄製商丘地區豫劇團上演的《紅燈記》,錄製組王明堂聽說劉忠河唱的特別有味道,已經演了好多場了,與錄製組人員一起進入劇場,親眼目睹劉忠河的風采和觀眾的喝彩。之後徵得台長同意,找到劉忠河,並說明了領導的想法,經過雙方協商,錄製了劉忠河演唱的《十五貫》。

獲得成功

1978年年初劉忠河演唱的《十五貫》,並在河南人民廣播電台播出。播出后,電台每天都能收到大量聽眾的來信,並要求電台介紹演員劉忠河,劉忠河也一舉成名,成為了河南戲曲名人。《十五貫》大火后,4月劉忠河排演了又一部作品《打金枝》(又名《滿床芴》,為豫劇優秀傳統劇目),取材自唐朝歷史,講述汾陽王郭子儀八旬壽辰之際,三子郭曖之妻昇平公主不赴壽宴,郭曖於父有愧,怒打金枝的歷史故事。它既是一出名的宮廷戲 ,更 是一出家庭倫理戲 。《打金枝》一劇,「京評梆越豫晉」等劇種都有過演出。劉忠河飾唐王,他通過仔細揣摩劇情,認為唐王處理的是一樁家務事,帝王的形象看上去不可過於威嚴,同時又不能丟失唐王身份,仍需展示出一代帝王應有的氣質和風度。還要表現出唐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氣量。此劇一炮打響,受到各界人士和戲民的信賴和讚許。此後排演《三哭殿》《轅門斬子》《穆桂英下山》《卷席筒》《春草闖堂》等豫劇經典劇目,飾演了唐太宗、楊延景、楊延昭等一系列觀眾耳熟能詳的經典豫劇角色。以成功經驗為基礎探索更為有效之法,取得了更佳響亮的藝術成果。1979年3月由河南劇作家李克勤來商丘錄製劉忠河的《打金枝》,其獨特的豫東調演唱風格轟動藝壇。此劇多年來常演不輟,深受群眾喜愛,為劉忠河的主要代表劇目之 一。在電台播出后引起巨大反響。續而收魏建新為徒,賜藝名「劉小河」,首次去鄭州演出,在龍海劇院上演《打金枝》出席河南省人代會。11月去焦作演出,獲「豫劇馬連良」之譽。

1980年,劉忠河代表豫劇豫東流派被邀請去河南省參加首屆豫劇流派匯演,又以一出《打金枝》轟動省城,該劇在電台播出后,迅速唱響了豫魯蘇皖四省。6月赴西安演出,為期3個月,演出90餘場。排演《血濺烏紗》並在山西長治首演。由於有大量的舞台經驗,在唱腔上進行了改良,即「混聲唱法」在演唱低音使用大本嗓(真聲)時混入二本腔(假聲),在演唱高音使用二本嗓(假聲)時混入大本嗓(真聲),避開了大本嗓無高音位置,二本嗓時無底氣的缺點,也使得劉派悄悄興起。1981年到1985年,他先後排演並演出過《血濺烏紗》《戚繼光斬子》《漢文皇后》《三打金枝》《碧血金鐘》等多部豫劇經典劇目,飾演戚繼光,賈大夫,唐代宗等經典豫劇角色。《三打金枝》還被舞台錄像。期間由商丘市豫劇團副團長轉任商丘市豫劇團團長,后輔導劉小河參加河南戲曲青年會演,並光榮入黨。1986年,中央電視台專門錄製了劉忠河演唱的《打金枝》《三打金枝》《血濺烏紗》等。從此劉忠河的「紅臉」唱腔,響遍大江南北,被譽為「豫東紅臉王」「豫劇馬連良」。

1988年至1989年,劉忠河先後獲得第一屆商丘市藝術節榮譽獎、首屆「香玉杯」藝術獎。並被授予商丘市勞動模範。1990年參加紀念唐玉成先生誕辰95周年演出。次年6月參加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70周年舉辦的「萬紫千紅——河南省地方戲曲電聲演唱會」演出。同年排演《大唐魂》《朱元璋斬婿》飾演張巡和朱元璋,並被評為河南省文化系統先進工作者。1992年,劉忠河被評為國家一級演員,之後在《反陽河》中飾楊老大,《孔明拒諫》飾魏延。同年由其主演的豫劇《大唐魂》榮獲河南省第四屆戲劇大賽優秀表演獎。1994年3月孟慶剛參加《全國豫劇丑角大賽》為其助演,同時《血濺烏紗》《打金枝》《轅門斬子》被電視錄像。1995年,他的《血濺烏紗》《打金枝》等唱段參加中國藝術界名人作品展示會系列大賽,獲優質獎,他本人也被錄入《中國當代藝術界名人錄》。在舞台實踐和唱腔上的創新上,他在繼承豫東調前人(唐玉成、李伍、劉娃、馬金鳳等人)的基礎上,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藝術風格,無論是在代表劇目、藝術成就還是教學授徒上已自成一派。官方媒體稱劉忠河豫東調唱腔是豫東紅臉劉派唱腔。

1997年5月排演《清風亭》飾張元秀。1999年7月在河南省人民劇院演出,受《大河報》《河南日報》記者專訪。10月《孔明拒諫》在商丘市首屆戲劇大賽中獲表演特別獎。2000年1月當選商丘市劇協副主席。《打金枝》《十五貫》舞台錄像。2001年4月排演現代戲《風雨迷途》飾林先生。2002年6月在河南省人民劇院演出,受《河南商報》記者專訪。10月在武漢吳家山劇院演出《打金枝》。12月被商丘市授予「創先爭優」優秀黨員稱號。2003年10月應《湖北日報》《湖北教育報》湖北河南商會邀請,再次到武漢演出。1997年至2003年,劉忠活躍在豫劇表演舞台上,參演了包括經典劇目《打金枝》《十五貫》《清風亭》,現代劇目《風雨迷途》等諸多題材、類型各異的作品,足跡遍布大江南北。其中,他在1999年憑藉作品《孔明拒諫》在商丘市首屆戲劇大賽中獲表演特別獎。2002年12月,劉忠河被商丘市授予「創先爭優」優秀黨員稱號

豫劇傳承

2004 年退休后,劉忠河仍被聘為商丘豫劇團名譽團長,依然活躍在戲劇舞台上。同年其應河南電視台邀請,擔任《梨園春》欄目舉行的「五年擂主爭霸賽」的評委,此後,他曾與中國京劇院,奧地利交響樂團同台演出。並參加2006 年在商丘市電視台為他舉辦「劉忠河從藝五十周年演唱會」特別活動。

2008年5月,劉忠河為汶川地震捐款10000元。次年。他還獲得商丘「文藝終身成就獎」榮譽。並在2019年到2012年,陸續參加河南衛視《梨園春》《明星有戲》、中央電視台戲曲頻道「跟我學」欄目等專題表演與節目錄製。2013年,劉忠河被列入河南省豫劇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

2017年6月,劉忠河將清代河南官員湯斌為官清正廉潔的美談搬上舞台,演出《三湯巡撫》,當年11月獲得河南省戲曲大賽「文華演出獎」。2018年,《打金枝》在長安大劇院精彩上演,這也是劉忠河的經典代表作。2019年4月,《三湯巡撫》作為表演藝術類由河南經貿職業學院上報省教育廳,獲得河南賽區一等獎,並作為河南省唯一獲此殊榮的項目,由省教育廳上報國家教育部。2023年,劉忠河參加了國家藝術基金藝術培養資助項目《豫東調唱腔傳承與人才培養》名師講堂。已經81歲的劉忠河連續三天為《豫東調唱腔傳承與人才培養》學員授課,繼續發揚傳承豫劇文化。

榮譽獎項

藝術特點

唱腔特色

劉忠河學習與借鑒了唐玉成鏗鏘有力、熱情奔放,說唱結合的唱腔,並學習唐玉成注重襯字、閃板、垛句與寒韻的特點,親切自然,不矯揉造作。在主攻唐玉成的唱腔外,他還吸收了諸多老藝術家的唱腔特點,比如李存伍、李文芝老師的「腔彎」,以及劉娃老師的襯字「吔吔咦」等,劉忠河在繼承了唐玉成唱法的同時,又根據自身的嗓音條件,對其進行了改良,即「混聲唱法」在演唱低音使用大本嗓(真聲)時混入二本腔(假聲),在演唱高音使用二本嗓(假聲)時混入大本嗓(真聲),避開了大本嗓無高音位置,二本嗓時無底氣的缺點。這種將真假聲完美結合的唱法,聽起來自然流暢、自如舒展又不失力度,對人物的表現更為細膩、傳神,受到了觀眾的喜愛與認可,也使豫東紅臉的知名度得到極大的提高。劉忠河在演唱過程中,吸收了祥符調陳素真的唱法和精妙的表演做工,借鑒崔蘭田藝術大師的鼻音和低音的唱腔特點以及以靜襯動的做派,形成新的豫東調風格。尤其是傳統戲中表演的帝王形象被戲曲評論家讚譽為「一腔清音,半壁河山」。

表演特色

劉忠河的表演具有洒脫、奔放又不失細膩的舞台表演風格。他將不同身份、不同立場,不同性格人物的情感、情緒以及氣質都能準確的展現給大家,塑造出一個個栩栩如生的舞台藝術形象。在《十五貫》里,劉忠河將況鐘的心理活動通過不同的表演手段,完整準確的呈現給觀眾,使人物性格表現更為突出。如「訪鼠測字」一折中,況鍾從吃驚到放心的心理變化過程細膩、傳神。使得人物的塑造更加的真實、生動。而《打金枝》中,其在表演上力求使每一個細微的動作、表情以及眼神上都能貼切的將唐王的 形象塑造更加完美。《血濺烏沙》里,劉忠河在塑造嚴天民這一正氣凜然的清官形象時,充分展現了他的表演特點:洒脫、 奔放又不失細膩。他仔細研讀人物的心理,將人之常情表現的極為真實。

劉忠河入室弟子名單

第二代男弟子名單

第二代女弟子名單

第三代弟子名單

以上信息來自

家庭情況

劉忠河的養父名叫劉鴻卿,以做小生意維生。劉忠河八歲的時候,養母病逝。

劉忠河跟胡秀蘭一九六九年結婚,胡秀蘭是一個鐵路工人的女兒,是商丘市劇團最小的演員之一。從小就喜歡劉忠河哥哥,她跟劉忠河相識、相知、相愛走了一段極不平凡的道路,兩人危難真情,患難之交。在劇團黨組織和全團同志的關心支持下終成眷屬。並生下兩個女兒。1970年長女劉芳出生,1972年次女劉媛出生。

音像作品

以上信息來自

主要作品

《轅門斬子》《打金枝》《三哭殿》《血濺烏紗》《穆桂英下山》《朱元璋斬胥》《三打金枝》《血戰睢陽》《反陽河》《清風亭》

社會評價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王馗:劉忠河的《打金枝》充分發揮豫東調的高亢昂揚、質樸大方的風格,著力張揚豫劇鄉土化品質,粗獷不拘,沉著率真,塑造了一個有著農民氣質的唐王形象。在當代大豫劇格局逐漸整合全國13省163個專業豫劇團,並影響各地數量眾多的民營院團藝術風格時,豫東調的傳承和創作實際上是豫劇乃至中國戲曲多元化發展的一個參照,尊重地域創造,尊重個性化創造,是戲曲保持活力、戲麴生態長續發展的重要內容。

著名話劇表演藝術家李法曾:這次真正聽到了豫東梆子非常過癮。這次看到劉忠河先生的豫劇《打金枝》,感覺比原來的故事更完整了,細節也更生動了。

在 河南電視台《梨園春》578 期「戲出名門」劉忠河專場節目中,軍旅著名作家陳紅旭、河南省藝術研究院副院長楊揚、河南省豫劇三團著名作曲家朱超倫為劉忠河做專場點評,陳紅旭說:劉派唱腔是個值得研究的藝術課題,劉派唱腔具備三個接軌。第一:劉忠河老師演唱的豫東調能和現代音樂結合的這麼融洽,證明劉忠河老師的唱腔是與時代接軌的唱腔。第二:劉忠河老師的唱腔和時代接軌后觀眾很接受,說明豫東調和現代音樂的接軌沒有脫離觀眾,證明劉忠河老師的唱腔是與觀眾接軌的唱腔。第三:不但我們中原人能接受,還能走出去,據我所知很多人唱著劉忠河老師聲腔改編的戲歌唱遍了大江南北,這證明劉忠河老師的唱腔是與世界接軌的唱腔。因此我認為劉忠河老師是:豫東調的領頭羊,觀眾心中紅臉王,豫劇界的馬連良 ,河南鬚生強中強。

中國戲曲學院副院長冉常建:傳統劇目要有時代新變,劉忠河的《打金枝》把政治戲倫理化、把宮廷戲家庭化、把朝廷戲民間化,用老百姓的視角思維來思考問題,於風趣幽默中解決家庭矛盾,既弘揚了優秀文化,又讓傳統美德在現代社會深入人心。

商丘豫劇團書記方俊濤:劉忠河充分運用襯字、搶板、閃板、垛句和寒顫的唱腔技巧的同時,還自創大波音、輕鼻音來裝飾唱腔,使唱腔蒼勁中不乏渾厚,樸實中又含瀟洒,時如黃河奔騰,時如春蠶吐絲,時如行雲流水,時如珠落玉盤。戲曲融文學、音樂、舞蹈、美術、燈光的綜合性藝術,更是語言的藝術,劉忠河高度重視豫劇語言的精鍊和口語化,唱腔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在他嘴裡都是千錘百鍊,以滿足不同人群的接受。

在《十五貫》取得圓滿的成功后,劉忠河又排演了《打金枝》《三打金枝》《血濺烏紗》《轅門斬子》《三哭殿》等劇目,無論是在唱腔上,還是舞台人物的塑造上都能展現自己非凡的藝術才華。以至在河南商丘、山東菏澤及安徽宿州等地,都盛傳著「寧可三天不吃饃,也要去看劉忠河」的說法。

評論分析

對於商丘豫劇團來講,豫劇《十五貫》則救活了一個劇團,當時正值文革結束后,被禁錮了十幾年的古裝戲開始上演,觀眾的期待程度可想而知,劉忠河與團里的各位老師一起研究決定,借鑒唐玉成的唱腔飾演劇目中的主角況鍾,結果迅速引起了轟動,以至於有的觀眾用寫上名字的磚頭站位排隊買票,這種盛況在豫東戲劇史上也是一個奇迹。《十五貫》的成功,與劉忠河在況鍾這個角色上的精心設計與人物成功塑造有著緊密的關係。

劉忠河在提攜後輩的要求上要求弟子在繼承老師藝術特點的情況下,要發展創新走自己的路。他不但教弟子精心學藝,最重要的叫弟子學做人,一看人品,二看藝術,人品不正,就是一肚子戲也沒人聽。劉忠河先後接收近四十多名弟子。有很多弟子已經形成豫東調「劉派」藝術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