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島(1902年麥金德提出的地緣政治學概念)

世界島(World Island)是英國歷史地理學家與地緣政治家哈爾福德·麥金德在1904年發表的《歷史的地理樞紐》 (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 一文中提出了著名的「世界島」理論, 亦稱「心臟地帶」理論。麥金德認為, 歐亞大陸是最大的「世界島」, 歐亞大陸由於人口眾多、面積龐大, 它是世界上政治、經濟力量的中心, 而且是文化、宗教和價值的誕生地。因此, 歐亞大陸是世界發展的地理樞紐地帶, 誰控制了東歐和中亞就控制了世界島的「心臟地帶」, 也就控制了整個世界。

世界島理論提出的背景是19世紀末到20世紀上半葉,這一時期正值歐洲列強的殖民擴張和世界大戰。世界島這一概念在1904年提出以後,後面又經過了兩次優化和修改。麥金德在1919年的《民主的理想與現實》一書中正式提出了「心臟地帶」理論,並對1904年的公式進行了擴充。

世界島理論對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和結果有一定的解釋作用。世界島理論是地緣政治學的經典代表,它把地理因素作為國際政治的重要變數,強調國家的地理位置、國土面積、資源稟賦、交通條件等對國家的安全和發展的影響。世界島理論也對於現在的國際關係和地緣政治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和挑戰性。不過,該理論也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比如,該理論受到了「西方中心論」思想的束縛,忽視了新月型地帶的活力與變化,而且還具有濃厚地理決定論和社會達爾文主義色彩。

基本概念

定義

世界島是英國歷史地理學家與地緣政治家哈爾福德·麥金德在1904年發表的《歷史的地理樞紐》 (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 一文中提出了著名的「世界島」理論, 亦稱「心臟地帶」理論。

麥金德認為, 世界是由幾個大島構成的, 其中歐亞大陸和非洲大陸是最大的「世界島」, 美洲大陸是另外一個島嶼, 澳洲則是較小的島嶼。歐亞大陸作為一個人口眾多、面積龐大的連貫性區域, 不僅是世界上主要政治、經濟力量的集中地域, 而且是世界性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的誕生地。因此, 歐亞大陸是世界發展的地理樞紐地帶, 誰控制了東歐和中亞就控制了世界島的「心臟地帶」, 也就控制了整個世界。

代表人物

哈爾福德·麥金德(Halford John Mackinder,1861年-1947年)是一位英國地理學家和地緣政治學家,被認為是地緣政治和地緣戰略的奠基人之一。他是雷丁大學(後來成為雷丁大學)的第一任校長(1892年至1903年),並在1903年至1908年擔任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院長。同時,他還兼任1910年至1922年間的格拉斯哥卡姆拉基選區的國會議員。從1923年起,他擔任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地理學教授。

他的主要貢獻是提出了「心臟地帶」理論,認為控制歐亞大陸中部的廣闊平原是成為世界帝國的關鍵,因為可以利用大陸的豐富資源來建立艦隊。他的理論對當代的戰略學說有影響力,也為後來的遏制政策和冷戰思維提供了理論依據和啟示。

提出背景

歷史

麥金德提出心臟地帶理論的時代是19世紀末到20世紀上半葉,這一時期正值歐洲列強的殖民擴張和世界大戰的動蕩。 麥金德試圖從地理的角度分析國際政治力量的變化和平衡,以及對英國海上霸權的威脅。 他的理論受到了當時的歷史事件和國際形勢的影響,如俄國的崛起、德國的統一、日本的明治維新、美國的西進運動、第一次世界大戰和俄國革命等。

經濟

麥金德提出世界島理論的時代也是工業革命和資本主義發展的時代,這一時期的經濟活動和貿易往來越來越依賴于海洋和陸地的交通運輸。 麥金德認為,海洋的一體性和陸地的分割性決定了海權和陸權的相對優劣,而且隨著鐵路、汽車和飛機等陸地通訊技術的進步,陸權的機動性和擴張性也得到了增強。 他的理論強調了自然資源和生產力對於國家力量的重要性,以及「心臟地帶」在歐亞大陸的經濟戰略價值。

政治

麥金德提出世界島理論的時代是民族主義和帝國主義的高漲的時代,這一時期的國際政治格局是以歐洲為中心的多極體系,各國之間的競爭和衝突不斷加劇。 麥金德主張以現實主義的態度來應對國際問題,他的理論反映了他對英國的忠誠和對德國、俄國等潛在敵人的警惕。 他的理論也為後來的遏制政策和冷戰思維提供了理論依據和啟示。

科技發展

麥金德提出世界島理論的時代是科學技術飛速發展的時代,這一時期的科技創新和發明對於國際關係和戰爭方式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麥金德關注了科技進步對於地理因素的影響,他的理論考慮了航海、鐵路、汽車、飛機等交通運輸工具的作用,以及電報、無線電、電話等通訊設備的作用。 他的理論也預見了空中力量和核武器等新興技術對於國際政治的潛在影響。

理論演變

提出(1904年)

「世界的」這一概念的雛形最初源自1904年麥金德在英國皇家地理學會宣讀的「歷史的地理樞紐」一文。麥金德提出了「樞紐地區」或「心臟地帶」的概念,指的是歐亞大陸中部的廣闊平原,適合騎馬和騎駱駝的民族的機動性,也是歷史上陸權和海權的對抗地帶。他認為誰控制了這一地區,誰就能成為世界帝國,因為可以利用大陸的豐富資源來建立艦隊。他預測了德國和俄國的結盟或日本和中國的崛起的可能性。

在麥金德看來,俄國是樞紐地區最為重要的國家,他特別警告,樞紐國家向歐亞大陸邊緣地帶的擴張,特別是與德國的結盟會扭轉海權與陸權國家的力量對比。在地理空間上,麥氏並沒有明確界定「樞紐地區」的邊界,只是籠統地說在歐亞大陸的中部和北部,估計約有900萬平方英里(約2300萬平方公里)。

「歷史的地理樞紐」發表后僅過了10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便爆發了。在這10年間,樞紐國家俄國發生了巨大的社會變革,地處「歐洲十字路口」的德國迅速崛起,取而代之被麥氏視為英國的主要威脅。

擴充(1919年)

在1919年巴黎凡爾賽和平會議期間,麥金德將這篇論文擴展成一本叫做《民主的理想與現實》的書。麥金德在這本書中正式提出了「心臟地帶」理論,並對1904年的公式進行了擴充。他將「世界島」分為六個自然區域,並將「心臟地帶」分為「北心臟地帶」和「南心臟地帶」。他用了一個公式來表述他的理論:誰統治了東歐,誰就能主宰心臟地帶;誰統治了心臟地帶,誰就能主宰世界島;誰統治了世界島,誰就能主宰全世界。他主張將東歐分成若干獨立的國家,防止德國和俄國的結盟或蘇聯的專制統治。

這本書之所以命名為《民主的理想與現實》,就是因為麥金德對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 1856-1924)在凡爾賽會議上提出的「理想主義」和平議程持懷疑態度。他深信,地理現實將催生新的帝國和新的全球鬥爭,推遲這一進程最好的地緣政治模板就是在德國和俄羅斯之間建立緩衝國。

在《民主的理想與現實》這本書里,麥金德界定的「心臟地帶」的範圍要比他14年前界定的「樞紐地區」的範圍大一些,它還包括了波羅的海、多瑙河可以航行的中游和下游、黑海、小亞細亞、亞美尼亞、波斯、西藏和蒙古。在麥金德看來,黑海和波羅的海這兩片水域可以被陸上強國封鎖而具有內陸海的性質,因此可以把亞得里亞海和北海的連線視為「心臟地帶」的西部邊界。這條線正好從南到北穿過德國的中部,也就是把包括德國東部在內的整個東歐(政治地理上)划入了「心臟地帶」。由此,「『心臟地帶』內有俄國、勃蘭登堡―普魯士 (Brandenburg-Prussia)和奧匈帝國三處合一的廣大的人力基地,這是歷史上騎馬的人所沒有過的」 。對「心臟地帶」範圍的重新界定,反映了麥金德對歐亞大陸上這三大陸權力量特別是德國的擔憂。

《民主的理想與現實》出版20年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再次驗證了麥金德的預言。

修正(1943年)

1943年歐洲戰場大局已定,麥金德在美國《外交季刊》上發表題為「環形世界與和平的贏得」的文章。麥金德在文中,對其「心臟地帶」理論進行了某些重要修正,考慮了「全球的完整性和平衡」。他認為恢復世界秩序首先應關注的就是密蘇里和葉尼塞河之間的地區,這裡是商業航行主幹線的支點,也是阿基米德試圖要找到的撬動整個世界的支點。他認為任何試圖破壞和平的力量必須受控於兩道強有力的權力堤壩之手——位於東邊心臟地帶的「陸權」和西邊北大西洋地區的「海權」。他的理論被認為奠定了美國戰後的遏制政策的理論基石。

他因此得出結論:「如果蘇聯在這場戰爭中成為德國的征服者,它必將會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陸權國家」。由此,我們可以推測,此時的麥金德之所以把「心臟地帶」的西部邊界由德國境內向東縮退至蘇聯的西部邊界,是因為他已經意識到德國的威脅已然不再,戰後的蘇聯才是西方最大的威脅。麥金德在1943年的這篇文章中,憑藉他對歐亞大陸地理結構的精準認識和對全球戰略形勢的深邃判斷,提出了另一個重要的地理概念——「米德蘭海」(Midland Ocean), 即北大西洋和它的附屬海域與河流流域,附屬海域包括地中海、波羅的海、北冰洋和加勒比海,河流流域涵蓋北美和歐洲。麥金德說:「『米德蘭海』有三個核心要素——法國橋頭堡,環以天塹的英國空軍基地,以及美國和加拿大的人力和經濟基礎」。這一地理概念實際上是麥金德為西方海權力量應對「心臟地帶」陸權力量而設想的一個跨大西洋軍事集團組織,這就是6年後出現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

主要內容

「心臟地帶」

哈爾福德·麥金德所指的心臟地帶實際是指西從伏爾加流域東至貝加爾湖、北到北冰洋南到喜馬拉雅山脈這片廣闊的低洼平原。

他認為這片區域的自然資源可以自給自足,而且從海上也進不去,實際上是銅牆鐵壁的區域。

「新月型地帶」

麥金德的理論中新月型地帶是指歐亞大陸的邊緣地區,包括兩個部分:內新月地帶和外新月地帶。

內新月地帶是指歐亞大陸的南部和東部沿海地區,包括德國、奧地利、土耳其、印度、中國大陸、東南亞、韓國、日本等國家和地區。這些地區是古代農耕文明的發源地和發展地,也是海洋強國的競爭對象和合作夥伴。

外新月地帶是指歐亞大陸的西部和北部沿海地區,包括英倫諸島、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美洲、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這些地區是海洋強國的主要領域和基地,也是海洋貿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渠道。

麥金德的理論認為,新月型地帶是世界島的邊緣和附屬,受到心臟地帶的威脅和影響。他建議海洋強國要聯合起來,阻止心臟地帶的擴張和統一,維護世界島的平衡和多元。

「世界島」

整個世界由海洋和島嶼組成,亞非歐組成了一個戰略單位——世界島。南北美洲是另外極具作用的小島,世界的核心力量來自於亞歐大陸心臟地帶。

麥金德認為,歐亞大陸這一核心地帶是世界政治的真正支柱,在世界事務中起著愈來愈大的作用。同時,這也是一個充滿侵略、角逐的危險地帶。通過陸地控制海洋比通過海洋控制陸地要容易。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包括許多國家,試圖通過控制海洋來控制陸地,都沒有取得最終的勝利,主要原因在於基地不斷地被陸上力量所控制。如果沒有領土根基,海上力量的機動性和擴張將不復存在。富饒而安全的生產基地是根本,生產基地不僅是船隻裝備,而且也是與航海相關的一切陸地服務的支柱,對海洋的控制基於強大的陸地資源。

「心臟地帶」的威脅

心臟地帶的主要威脅來自德國,因為德國有可能通過控制東歐和建立陸路通道,進入心臟地帶,從而控制世界島,挑戰英國的海上霸權。

「心臟地帶」的防禦

為了防止德國佔領心臟地帶,麥金德建議在心臟地帶周圍建立一個由獨立的東歐國家組成的「防洪堤」,以分割德國和俄羅斯,阻止德國向東擴張。

「麥金德公式」

麥金德試圖通過對國際和各國局勢變化的歷史觀察和思考,尋找一種「至少能表明世界歷史中某些地理因素的公式,而這個公式應當具有透視國際政治中的一些對抗勢力的適用價值。「

該公式具體表述為:

控制東歐即掌控心臟地帶;

控制心臟地帶即掌控世界島;

控制世界島即掌控世界。

兩個推論

其一,如果德國和俄國結盟,那麼這個世界帝國就有望了;

其二,加入中國被日本組織起來,推翻俄羅斯並且征服其領土,那時他們既有廣大的陸地資源,由於遼闊的海洋資源,這種雙重優勢是俄羅斯人所見不到的,那麼他們必將成為威脅世界的黃禍。

影響

歷史角度

麥金德的理論對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和結果有一定的解釋作用。 麥金德的理論認為,歐洲的列強應該聯合起來,阻止德國和俄羅斯的擴張,維護世界島的平衡。 麥金德的理論也預測了蘇聯和美國在冷戰時期的對抗,以及美國在亞洲和中東的干預。

學術角度

世界島理論是地緣政治學的經典代表,它把地理因素作為國際政治的重要變數,強調國家的地理位置、國土面積、資源稟賦、交通條件等對國家的安全和發展的影響。世界島理論也提出了一種以空間為基礎的國際政治分析方法,把世界劃分為不同的地緣政治區域,分析各區域的特點和相互關係。麥金德的理論對於後來的地緣政治學家和戰略家有一定的啟發和影響。 麥金德的理論被一些人繼承和發展,例如豪斯霍弗、斯皮克曼、費格里夫等。

現實角度

麥金德的理論對於現在的國際關係和地緣政治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和挑戰性。 麥金德的理論可以幫助我們理解歐亞大陸的複雜性和重要性,以及各國的地緣政治利益和戰略目標。 麥金德的理論也需要結合人類技術的發展和地緣政治的變化進行修正和更新,以適應全球化、多極化、網路化和區域化的新形勢。

未來角度

麥金德的理論對於未來的世界格局和地緣政治有一定的預測和建議作用。 麥金德的理論認為,心臟地帶的統一和穩定是世界和平的保障,而新月型地帶的多元和協調是世界發展的動力。 麥金德的理論建議,各國應該根據自己的地緣政治位置和利益,制定合理的戰略和政策,以促進世界島的平衡和和諧。

世界政治

世界島理論對一戰的爆發和進程有一定的影響,「歷史的地理樞紐」發表后僅過了10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便爆發了。因為它反映了當時歐洲列強之間的競爭和衝突,尤其是德國和俄國對東歐和中亞的爭奪。德國試圖通過建立柏林到巴格達的鐵路,以及支持奧斯曼帝國和中亞的叛亂,來削弱俄國在該地區的勢力,從而實現對世界島的控制。而俄國則試圖通過擴張到波斯灣和印度洋,以及與英法同盟,來阻止德國的野心,從而保護自己在世界島的地位。這些戰略目標導致了一戰中的許多戰役和戰爭,例如加利波利戰役、中東戰場、高加索戰場等。

世界島理論在二戰中的作用更加明顯,因為它直接影響了納粹德國的戰略思想和行動。希特勒深受麥金德理論的啟發,他認為德國必須征服歐亞大陸的中心地帶,即他所稱的「生存空間」,才能成為世界的霸主。他的目標是消滅蘇聯,建立一個從法國到烏拉爾山的德意志帝國,從而控制世界島的核心。這導致了他發動了對蘇聯的入侵,即著名的巴巴羅薩行動,這是二戰中最大規模和最慘烈的戰爭,也是德國最終失敗的根本原因。

世界島理論在冷戰中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美蘇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對抗和平衡上。美國作為一個海洋強國,意識到自己無法直接控制世界島的中心地帶,因此採取了一種圍堵和遏制的策略,通過在世界島的邊緣建立一系列的軍事基地和同盟,以及在全球範圍內實施經濟和政治的影響,來阻止蘇聯在世界島上的擴張和主導。蘇聯作為一個陸地強國,擁有世界島的中心地帶的大部分地區,因此試圖通過在歐亞非大陸上推動社會主義革命和民族解放運動,以及在太空和核武器領域的競賽,來挑戰美國的全球霸權和領導地位。這些對抗和平衡的過程導致了冷戰中的許多危機和衝突,例如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古巴導彈危機、阿富汗戰爭等。

世界島理論在當今世界的政治格局中仍然有一定的適用性和啟發性,但也需要根據新的變化和挑戰進行修正和更新。一方面,世界島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地緣政治區域,擁有最多的人口、資源和市場,以及最多的國家和衝突。誰能在這個區域內保持穩定和繁榮,誰就能在全球範圍內發揮重要的影響力。例如,當今世界的俄烏衝突,就有學者認為這是世界島理論的現實延續。承繼於「心臟地帶」理論的俄羅斯「大歐亞」思想已經成為目前俄羅斯的主導地緣戰略思想,俄羅斯國家力量也正在「心臟地帶」理論底色下展開系列地緣戰略實踐。而烏克蘭地處歐洲與亞洲、游牧民族與定居民族、東方與西方間的接觸點,介於「心臟地帶」與邊緣地帶的結合部,是歐亞大陸內陸地區與歐洲半島往來的「走廊」,歷史上更是被稱為「歐洲之門」。在俄羅斯新歐亞主義擘畫的政治藍圖中,烏克蘭處於「大歐亞」的關鍵位置。包括烏克蘭在內的中東歐既是俄羅斯經濟上向西開放的門戶和橋頭堡,同時也是俄羅斯帝國抵禦西方壓力的緩衝地帶,烏克蘭對俄羅斯地緣安全的影響遠大於其對北約安全的影響。控制烏克蘭不僅意味著控制了大量自然資源,而且還意味著俄羅斯增加了上千公里的戰略縱深。

另一方面,世界島也面臨著許多新的挑戰和威脅,例如氣候變化、恐怖主義、核擴散、網路安全、人權和民主等。這些問題需要世界島上的國家和地區之間進行更多的合作和對話,而不是單純的競爭和對抗。此外,世界島也不能忽視其他地區和國家的作用和貢獻,例如美洲、澳洲、日本、印度等。這些國家和地區在經濟、科技、文化等方面都有自己的優勢和特色,也都是世界和平與發展的重要參與者和推動者。

局限性

受到「西方中心論」的思維束縛

麥金德的世界島理論未能擺脫「西方中心論」的思維,忽略了其他地區和文明的作用和影響。麥金德的理論過分強調了歐洲和俄羅斯的地位和角色,而忽視了美洲、澳洲、非洲、亞洲的多樣性和潛力。

忽視新月型地帶的活力與變化

世界島理論誇大了「心臟地帶」的重要性,而低估了「新月型地帶」的活力和變化。麥金德的理論認為,「心臟地帶」是世界島的核心和命脈,而「新月型地帶」只是其邊緣和附屬。但實際上,「新月型地帶」也有許多國家和地區,如德國、法國、英國、日本、中國、印度等,它們在經濟、科技、文化、政治等方面都有著一定的發展和影響力。

存在歷史局限性

麥金德的世界島理論對海權和陸權的歷史分析不具備普遍性,而是受到了時代的局限和偏見。麥金德的理論認為,海權是防禦性的,而陸權是侵略性的,海權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力量,而陸權是破壞世界秩序的力量。但實際上,海權和陸權並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隨著技術的進步和戰略的變化而變化的。海權也可以是侵略性的,而陸權也可以是防禦性的,海權也可以是破壞世界秩序的力量,而陸權也可以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力量。

具有濃厚的地理決定論和社會達爾文主義色彩

麥金德的理論具有強烈的地理決定論和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色彩,而忽略了人類的主觀能動性和社會的多元性。麥金德的理論認為,地理因素是決定國家和民族命運的最重要的因素,而其他因素如經濟、文化、政治、意識形態等都是次要的或無關的。麥金德的理論也認為,國家和民族之間的鬥爭是不可避免的,而強者必然會吞噬弱者,這是自然法則和歷史規律。但實際上,地理因素並不是唯一的或決定性的,而是可以被人類的創造力和合作力所改變和超越的。國家和民族之間的鬥爭也不是必然的,而是可以通過對話和協商來解決和避免的。

主要評價

豪斯霍弗是德國地理學家和地緣政治學家,他對麥金德的世界島理論或者「心臟地帶」理論進行了修改和發展,提出了「生存空間」(Lebensraum)的概念,認為德國應該向東擴張,佔領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從而成為世界強國。豪斯霍弗的理論受到了納粹政權的贊同和利用,成為了德國對外侵略的理論依據。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實施了對波蘭、蘇聯、法國等國的入侵和征服,試圖建立一個覆蓋歐亞大陸的大德意志帝國。但是,德國的擴張計劃最終遭到了蘇聯、英國、美國等國的反擊和失敗,導致了德國的分裂和滅亡。

俄羅斯亞歷山大·格利耶維奇·杜金(俄語:Алекса́ндр Ге́льевич Ду́гин;1962年1月7日—)是俄羅斯政治學者及理論家,曾擔任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杜金的代表性著作《世界島的最後戰爭——當代俄羅斯的地緣政治》的書名就借用了麥金德「世界島」的地理概念,其全書的內容也基本是對麥金德理論的解讀及其在俄羅斯的運用。杜金認為,世界島的心臟地帶是俄羅斯的自然和歷史的地緣政治空間,是俄羅斯的國家利益和民族使命的核心。杜金指出,俄羅斯面臨著來自西方的威脅,西方試圖通過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的手段,削弱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地位,破壞俄羅斯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甚至分裂俄羅斯的國家統一。

英國地理學家和地緣政治學家詹姆士·費格里夫,他提出了「破碎地帶」理論,認為歐亞大陸的邊緣地區應該建立一些獨立國家作為「緩衝帶」,以防止心臟地帶的擴張和威脅。

美國地緣戰略大師布熱津斯基,他提出了「中間地帶」理論,認為歐亞大陸的前蘇聯地區是歐亞大陸戰略「棋盤」上的「中間地帶」,是大國和國家集團影響之下的地區或者國家。

美國地緣政治學家尼古拉斯·斯皮克曼,他提出了「邊緣地帶」理論,認為歐亞大陸的沿海地區才是地緣政治的關鍵,而不是內陸的心臟地。 他認為,誰支配著邊緣地區,誰就控制歐亞大陸;誰支配歐亞大陸,誰就掌握世界的命運。

美國資深國際事務記者羅伯特·D·卡普蘭,他提出了「通道地帶」理論,認為中東,特別是阿拉伯和肥沃新月地帶,是「通道地帶」,連接歐洲與印度、心臟地帶北部與南部,以及阿拉伯半島周圍的幾片廣闊水域。

其他地緣政治學說

馬漢的”海權論”

阿爾弗雷德·塞耶·馬漢撰寫的《海權對歷史的影響》和《海軍戰略》等著作,展示海權對國家的價值和有效性,提出強化海權的條件,認為必須建立起強大的海上力量,即海軍。他指出:”當海洋不只是一個國家的邊境,或者只是環繞一個國家,而且還把一個國家分隔成兩部分或者更多部分,控制海洋就不僅是一種慾望,而是一種攸關國家存亡的大事了。這樣一種自然條件,或者是促使其海軍誕生和強大,或者是使其國家軟弱無力。”

在他看來,海洋是世界舞台的中心,誰掌握了世界的咽喉要道,誰就控制了世界各國的經濟和安全命脈,進而變相地控制了世界。他從歷史的角度把世界強權興敗與海戰聯繫起來,提出爭奪海上主導權對主宰國家直至世界命運都會起到決定性作用,海權與國家興衰休戚與共。他認為,海權的重要性有二:一是通過海軍優勢控制海洋;二是為拓展海上貿易、攫取海外領地、獲得外國市場特權而造就的國家富裕和強盛的合力。所謂的”海權”既有軍事意義,也有國際貿易含義。一個充滿競爭意識的海洋國家必須掌握進攻性海戰艦隊。

斯皮克曼的”陸海邊緣地帶說”

美國人尼古拉斯·斯皮克曼認為,並非是位於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造成對海權國家的威脅,而是位於心臟地帶和西方勢力控制的沿海地帶之間的歐亞大陸邊緣地帶才是世界主權之爭的要害所在。

在他看來,世界的邊緣地帶在未來的世界政治格局中地位將不斷地上升,並成為統治沿海地帶的關鍵地區。這一地區擁有眾多的人口、富饒的自然資源和人類財富,在它的周圍有”一條與整個所謂海權國家聚集區相聯接的環繞大海的交通線”,海路交通發達。斯皮克曼指出,世界財富所聚集的地區已不再是相對封閉和落後的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工業革命以來,沿著歐洲和亞洲大陸邊緣發展起來的工業體系和貿易體系把世界的重心轉移到了邊緣地帶。斯皮克曼認為,19世紀后,航海技術的迅速發展奠定了海上貿易的堅實基礎,歐洲和美洲列強不斷把各自邊界順著海洋向前延展,同時不斷爭奪各殖民地間的緩衝地帶。因此,控制邊緣地帶就等於控制歐亞大陸,控制歐亞大陸就等於控制世界。

斯皮克曼把世界劃分為三個力量中心:北美洲及其沿太平洋沿岸地區、歐洲大陸及其沿海地區、歐亞大陸的遠東沿海地區。德國和日本結盟意味兩國將聯手控制歐亞大陸三個實力中心,對美國構成威脅。美國必須聯手英國等國家,保證其世界強國地位。斯皮克曼把麥金德所言改成——誰控制邊緣地帶,誰就統治歐亞;誰統治歐亞,誰就控制世界的命運。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