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階(明代內閣首輔)

徐階(1503年10月20日-1583年6月7日),字子升,號少湖,一號存齋,松江府華亭縣(今上海市松江區)人。明代嘉靖、隆慶二朝政治家,一代名相。

徐階性情聰穎機敏,有權術謀略,卻深藏不露。學習古文經學,與王守仁的門生交遊,在士大夫中享有聲譽。嘉靖二年(1523年),考中探花,獲授翰林院編修。嘉靖九年(1530年),因反對明世宗的寵臣張璁(張孚敬)祭孔意見被貶為延平府推官。此後徐階謹慎為官,調任黃州府同知,提拔為浙江按察僉事,晉陞江西按察副使,均負責督學。嘉靖十八年(1539年)召回中央,歷任司經局洗馬兼翰林院侍讀、國子監祭酒、禮部右侍郎、吏部右侍郎、吏部左侍郎、禮部尚書,因撰寫青詞合乎聖意和揭發仇鸞罪行,受嘉靖皇帝賞識。當時嚴嵩為首輔,專權橫行,徐階假意逢迎,更得皇帝重用,直到嘉靖帝勒令嚴嵩退休,徐階接任首輔。累官至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建極殿大學士。明世宗駕崩時,徐階起草遺詔,穩住政局。隆慶二年(1568年),徐階致仕,受高拱扼制,田產被沒收,兒子被貶戍邊。萬曆十一年(1583年),徐階病卒,追贈太師,謚號文貞。

徐階著有《世經堂集》《少湖文集》等。徐階自幼追隨王陽明弟子聶豹研習「致良知」之學,對傳播陽明心學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時人多誇讚徐階,明末清初詩人錢謙更是認為徐階是一代名相。

人物生平

初入官場

弘治十四年(1501年),徐階的父親徐黼任宣平縣丞,在位9年,「廉慎惠愛,卓有政聲」,地方志將他列入「名宦傳」。弘治十六年(1503年)九月二十日,徐階出生於浙江宣平縣衙。弘治十七年(1504年),徐階剛滿周歲時,墮入枯井中,救出后三天才蘇醒。正德二年(1507年),五歲的徐階跟隨父親前往括蒼嶺,從高嶺墮落下來,幸得衣裳掛到樹梢上,沒有死。正德十二年(1515年),徐階考中秀才(生員),入華亭縣學。正德十四年(1517年),參加應天鄉試,失利。嘉靖元年( 1522) 八月,徐階在應天鄉試中以第七名的成績考中舉人。嘉靖二年(1523年)考取進士第三名,被授予翰林院編修,在聶豹任華亭縣令期間,經由聶豹介紹,迎娶沈仲恆。

宦海風波

嘉靖三年(1524年)八月,遭逢父親的喪事,喪服解去后,補任原官職。嘉靖六年(1527年),徐階服闋,返回翰林院編修任上。后參與修訂《大明會典》《祀儀成典》等書。嘉靖九年(1530年),張璁認為孔子名不副實,應當降低孔子的身份及祭祀待遇。明世宗打算採納張璁的建議,廢除孔子的王號,改孔子像為木質神主,祭祀器皿、禮儀聲樂都要有所簡省。明世宗下詔儒士大臣議論,唯獨徐階認為不可行。張璁將徐階召喚怒責,徐階辯駁,毫不屈服。張璁惱怒認為徐階背叛他,徐階以未曾依附張璁,算不得背叛答之。張璁因「大禮儀」事件幫助明世宗辯禮受器重,且張璁作為內閣首輔權傾朝野,徐階被貶斥為延平府的推官。受此挫折,從此謹事上官。

嘉靖十年(1531年)四月,徐階抵達延平。七月,代理知府事務。延平多盜,徐階到任后,搗毀淫祠,創辦鄉間社學,捕獲大盜一百二十人。清理積案,釋出繫囚三百人,贏得聲譽,嘉靖十三年(1534年)三月,升為黃州同知,后又擢為浙江按察僉事,進江西按察副使,並主浙、閩二省學政。

謹慎為官

嘉靖十八年(1539年)二月六日,張璁病歿於溫州,徐階仕途上一大阻礙解決。五月,皇太子出閣,明世宗任用徐階為司經局洗馬兼翰林院侍讀,官居四品。嘉靖十九年(1540年)六月,遭逢母親喪事歸鄉。喪服解除,被提拔為國子監祭酒,調任禮部右侍郎。

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閏正月,徐階改任吏部右侍郎。舊例,吏部總是大門緊閉,接見下層官吏也不多言語。徐階與其他吏部大臣不同,則是屈尊禮遇下層官吏,會見必定久坐,諮詢邊塞腹地要害,吏治民疾。大臣們都願意重用徐階,尚書熊浹、唐龍、周用都看重徐階。徐階幾次代理吏部事務,召引任用的宋景、張岳、王道、歐陽德都是長者。周用死後,聞淵接替,自居前輩,取事立斷。徐階不樂意,懇請將自己調出以迴避他。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二月,被任命兼任翰林院學士,教習庶吉士。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二月,徐階被擢為禮部尚書,仍兼掌翰林院。

明世宗明察徐階的辛勤,對徐階優禮不斷,加之唯獨他所撰寫的青詞稱乎聖意,直接召他至無逸殿與大學士張治、李本一起受賜飛魚服和宮廷飲食。朝廷推舉徐階為吏部尚書,明世宗不允,不想徐階離其左右。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四月,徐階請求冊立皇太子,皇帝沒有答覆,又連續奏請此事都沒有結果。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徐階先後掌錦衣衛事,並加太子太保銜。六月,俺答率軍犯大同,總兵官張達和副總兵林椿皆戰死。因賄賂嚴嵩子嚴世蕃而任宣大總兵的仇鸞惶懼無策,以重金賄賂俺答,使移寇他塞,勿犯大同。八月,俺答移兵東去,進犯京都,是為庚戌之變。宦官陷落敵手后被釋歸來,遞呈俺答索求貢品的信件。明世宗召大臣殿商議。嚴嵩認為蒙古俺答不足為懼,徐階則是認為蒙古俺答臨城駐紮,殺人如刈菅草,不應輕視,要慎重解決。明世宗認同徐階,並詢問貢書之事如何解決。徐階認為該與敵周旋,暫時答應俺答的求貢,但要求他先退出塞外,並將文字由漢文改為蒙古文,在此期間等候四方援兵到來。嚴嵩、徐階就請皇帝出宮巡視朝政,振奮士氣。俺答很快撤退了,於是明世宗頒布徐階的奏疏,不許進貢俺答。此後,世宗孝烈皇後去世, 世宗打破成規, 欲令皇后先入太廟供奉。禮部尚書徐階抗言女后沒有先入太廟之先例, 不同意世宗的主張。這使世宗勃然大怒,徐階惶恐謝罪,盡改前說。世宗又讓徐階前往邯鄲, 主持呂仙祠的落成儀式, 徐階不敢公開反對,於是借故不去,這也引起世宗不滿。世宗杖責其支持者都給事中楊思忠以示警告。好景不長,嘉靖皇帝一次找嚴嵩談話,偶然談到徐階,嚴嵩當即誣陷徐階密謀造反。徐階知道后立馬依附於嚴嵩,不敢對嚴嵩有半點怠慢,甚至把自己的孫女嫁給嚴嵩的兒子做小妾,又更加註重青詞的寫作,而世宗身邊的人也都說徐階好話,徐階這才轉危為安。

恩寵漸重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三月,加封他為少保,隨即晉陞兼任文淵閣大學士,參與機要事務。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八月十九日,韃靼進犯的軍報又到來了。仇鸞生了背疽,請求帶病作戰。世宗知道仇鸞不可靠,阻止了他,並下詔收回了他的印信,用陳檜取代仇鸞。於是大學士徐階秘密上書,揭發仇鸞通敵誤國的罪狀。世宗大驚,命令錦衣衛陸炳暗中查探,得其實狀。八月二十二日,仇鸞病逝,明世宗下旨剖開仇鸞的棺材,砍下他的頭傳示邊境九鎮。嚴嵩認為徐階與仇鸞曾經共執政事,打算以仇鸞事打倒徐階。待聽說仇鸞的罪行是徐階告發,才愕然作罷,但對徐階更加猜忌。

當時,嚴嵩專權引發許多朝臣的不滿,對嚴嵩的彈劾也此起彼伏,上疏者往往下場凄慘,而徐階則暗中援救,如沈束、王宗茂、趙錦均被徐階援救而免於一死。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正月,時任兵部武選司員外郎的楊繼盛向明世宗上《請誅賊臣疏》,裡面列舉了嚴嵩的「五奸十大罪」,但由於明世宗依舊寵幸嚴嵩,便大怒將楊繼盛下獄。而徐階則聯合陸炳特意保護楊繼盛,最後勉強保住了楊繼盛的性命。但兩年後楊繼盛還是被處死。由於楊繼盛的上書中提到過立太子問題,徐階藉此警告嚴嵩就此結束,但嚴嵩對徐階更加懷疑。

明世宗誅殺仇鸞后,更重視徐階,屢次同他謀划邊疆事務。徐階一品三年滿期,功勛有加,任柱國,進而兼任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學士。六年考滿,兼支大學士俸祿,並任用其子為中書舍人,加封少傅。第九年,改兼吏部尚書。皇帝賜宴於禮部,璽書中對他褒揚有加。皇帝雖看重徐階,卻只稍稍顯露跡象。曾把五色芝麻授予嚴嵩,讓他煉藥,卻沒有給徐階,聲稱他是政治的根本,不能相與。徐階惶恐地請求,才得以煉藥。皇帝也漸漸委任於徐階,僅次於嚴嵩。

位居首輔

嘉靖四十年(1561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世宗居住的永壽宮遭火災,移居玉熙殿,認為太狹小,打算做些營建,詢問嚴嵩,嚴嵩奏請返還皇宮,明世宗面色不愉。轉而詢問徐階,徐階奏請用三殿的多餘材料,責成尚書雷禮營建,可在幾個月內建成。明世宗欣喜,照徐階建議建造。任命徐階的兒子徐階之子徐璠以尚寶司丞兼營繕主事,監督該項工程。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三月二十五日,萬壽宮建成。徐階晉陞少師,同時支取尚書俸祿,准許一子為中書舍人。徐璠超升太常寺少卿,嚴嵩只是每年增加祿米一百石而已。嚴嵩日漸衰落,嚴嵩的兒子世蕃貪橫淫縱的劣跡也漸有傳聞,徐階指令御使鄒應龍彈劾嚴嵩。明世宗勒令嚴嵩退休,提拔鄒應龍為通政司參議。經世宗批准,嚴嵩被勒令致仕,嚴世蕃下獄,后被處死。徐階取代嚴嵩任首輔,明世宗把嚴嵩值宿的房子賜給徐階。徐階標榜三語:「威福還主上,政務還諸司,用舍刑賞還公論。」以此清正朝堂風氣。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八月,以萬壽節推恩,徐階進為建極殿大學士。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袁煒病重,請假歸鄉養病,在途中死去。此後,徐階獨掌國柄。屢次奏請增添內閣大臣,並乞求辭官。於是明世宗任命嚴訥、李春芳入內閣,對徐階更加恩寵。十月,戶部主事海瑞上《治安疏》,盡陳明世宗的過失,明世宗非常惱恨,想立即殺了他,徐階儘力挽救才作罷。

嘉靖中葉,南北用兵,邊鎮大臣稍有不合皇帝旨意,就被逮捕下獄誅殺流放,內閣大臣又巧借皇恩作威作福。徐階主事後,緹騎省減,詔獄漸空,任事的人得以功名盡終身。因此輿論一致推薦徐階為名相。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三月,皇帝命令郭朴、高拱入內閣,與春芳共同輔政,事務仍舊由徐階決斷。高拱起初侍從於穆宗裕邸,徐階引薦他輔佐政務,然而徐階獨掌國家權柄,高拱心中不平。世宗生病時,給事中胡應嘉曾彈劾高拱,但世宗病重沒有過問,高拱懷疑是徐階唆使,兩人關係逐漸緊張。十二月十四日,世宗駕崩,徐階草擬遺詔,所有齋醮、土木、珠寶、織物一律免去,「大禮」大案,論事治罪的大臣全部翻案。詔書頒布,朝野號慟感激,同楊廷和擬定的登基詔書並列,為世宗朝的盛事。十二月二十六日,裕王朱載坖登基,改元隆慶,是為明穆宗。

同事高拱、郭朴因為徐階起草遺詔沒與他們共同商議,心中不快。高拱對徐階更加不滿,於是聯合郭朴加緊對徐階的攻勢。起初高拱想攻擊徐階矯詔,但言官不響應,他也只好作罷。隆慶元年(1567年)正月,高拱、郭朴又報復胡應嘉,胡應嘉因救助考察被罷黜者的人被解職,談論者稱高拱修補舊怨協助徐階斥責胡應嘉。徐階再次請求對胡應嘉從輕責罰,談論者又彈劾高拱。高拱希望徐階擬用廷杖處罰胡應嘉,徐階從容化解,高拱更不高興。五月,高拱的門人廣東道試御史齊康以高拱屢被論劾,認為是徐階在暗中主使,乃上疏彈劾徐階各種貪污不忠之狀,說他的兩個兒子經常與人私下交易以及家人橫行鄉里的罪狀。徐階上疏辯解,並乞求告老還鄉,穆宗不允。九卿以下官吏上書彈劾高拱而讚美徐階,高拱稱病辭歸故里。齊康終遭貶斥,郭朴也因輿論攻擊,辭官歸去。

與世長辭

隆慶二年(1568年)二月,徐階以歷一品俸再滿九年,上疏請求致仕,穆宗不允。七月,戶科左給事中張齊彈劾徐階,穆宗斥其斥肆意詆誣首輔,調外任用。徐階奏請回鄉,七月十九日穆宗批准徐階致仕,並賞賜御用馬匹、白金、寶鈔、彩幣、襲衣。滿朝官員都上奏挽留徐階。都御史王廷後來探知張齊受賄賂的事,便上書彈劾張齊,張齊受貶戍邊。

高拱在徐階致仕五個月後復出入閣,不遺餘力的扼制徐階,他連上《正綱常定國是以仰裨聖政》及《辯大冤明大義以正國法》兩疏,污衊徐階假傳聖旨。穆宗並未處置徐階。郡邑的各級官吏觀望高拱的意圖,爭相傾軋徐階,徐階長子徐璠、次子徐琨充軍戍邊,少子徐瑛削籍為民。徐府田產沒官,門廬被焚,徐階到他鄉躲避,於萬般困窘之中致書高拱,請求放他一馬,言辭非常悲哀。直到隆慶六年(1572年),明穆宗崩,年僅十歲的神宗繼位。高拱因自己口無遮攔觸動萬曆生母李太后神經,加之司禮監秉筆太監馮保對高拱不滿向李太後進讒,李太后以「專政擅權」之罪令高拱回原籍。隆慶六年(1572)張居正代高拱為內閣首輔,晉中極殿大學士,高拱才停止對徐階的打擊。

萬曆十年(1582年)四月,首輔張居正請求存問徐階,予以優禮,明神宗乃派禮部行人司行人塗時相存問,賜銀五十兩、大紅紵絲蟒衣一襲、彩段四表裡。萬曆十年(1582)閏二月二十六日,徐階去世,享年八十一歲。被追封為太師,謚號文貞。

為政舉措

扳倒嚴嵩

徐階性情聰穎機敏,有權術謀略,卻深藏不露。攻倒嚴嵩父子,減輕朝政內憂外患的局面。徐階成為內閣首輔后「以威福還主上,以政務還諸司,以用舍刑賞還公論」正朝廷之風氣,從此朝臣儒士侃侃而談,得以依自己意想行事。

起草遺詔

世宗死後,徐階起草遺詔,凡是齋醮、土木、珠寶、織作等都作罷,『大禮』大獄、言事得罪諸臣均復任用,等等。這道旨在撥亂反正的遺詔被公開后,朝野為之慶賀。此外,他還起草了裕王的登極詔,助力政局平穩過渡。明朝政治凝聚力因此而大為增強,功勞首歸徐階。

重用賢能

徐階執政期間一貫重用賢能、廣開言路、保全善類,深得時人好評。入閣以前,徐階任吏部侍郎,對下友善,「尚書熊浹、店龍、周用皆重階。階數署部事,所引用宋景、張岳、王道、 歐陽德、范璁皆長者。」徐階任首輔后,屢次請增閣臣,吏部尚書嚴訥、禮部尚書李春芳兼武英殿大學士入閣,皆忠臣。穆宗上台後,「時徐階以宿老居首輔,與李春芳皆折節下士」,保持了一貫的良好風格,使得廣開言路。徐階不僅本人一貫折節下士選用賢能、虛心納諫,還引導皇帝廣開言路,寬待諫臣,明朝統治集團內耗大為減少,其功豈可小視。

抑制宦官

明代宦官秉政為禍劇烈。徐階不勾結宦官,而且一直致力於抑制宦官權力的膨脹。徐階為政期間減少詔獄、緹騎,使宦官對刑獄的控制權力大為削弱,並阻止皇帝讓宦官掌握京師部分軍隊的企圖,痛懲違法大小宦官,這有助於明朝政治的穩定與規範。

人物作品

嘉靖四十一年(1562),明世宗因大典險些毀於宮內火災,命徐階、高拱、張居正等人校理繕寫《永樂大典》副本。徐階早年著作有《少湖先生文集》七卷,晚年彙集成冊的著作為《世經堂集》二十六卷,還曾整理《明太保費文憲公文集選要》七卷、《岳武穆遺文》五卷,其中編入的岳飛《滿江紅·怒髮衝冠憑欄處》,亦是其對中國文化的一大貢獻。

人物評價

清朝史學家張廷玉在《明史》中評價徐階「徐階身材矮小,膚色白皙,容貌俊秀,舉止優雅。性情聰穎機敏,有權術謀略,卻深藏不露。學習古文經學,與王守仁的門生交遊,在士大夫中享有聲譽。」「徐階有國相之度,保全忠臣,嘉靖、隆慶年間的忠臣多被他所匡救。」

晚清名臣張佩綸認為徐階憑藉建議明世宗用三殿余材營萬壽宮而蔭蔽其子,與嚴嵩父子沒什麼區別,不知福禍何時來之,應小心謹慎。

明末清初詩人錢謙益誇讚徐階機敏自持,撥亂反正、救弊補偏,是一代名相。

現代學者韋慶遠評價徐階「徐階以其特具的忍耐和深沉,擅長謀略算計,成功地扳倒了一度權勢熏天的嚴嵩;又在嘉靖末期,精心委曲調劑,處理好與昏憒疑猜的皇帝,門戶紛立的朝臣,以及懷有各種見解、恃言論以干政的科道官們的關係;他以溫和寬鬆化解暴戾;高舉祖宗的神幡,以恢復舊制舊法、保存善類為號召,著手改變嘉靖毫無章法可循的荒唐怪誕做法,確曾收到過較好的效果,一時邀得盛譽,被目為「良相」,受到普遍的讚揚。但是,轉入隆慶時期,徐階已經絕無能力再朝前邁步了。在當時,善改則興,善革則進,善變則存,已經蔚然成為不可抗抑的潮流,而作為朝中人老的徐階,卻是對此反應遲鈍,他對時代的呼聲先是茫然,后是愕然,甚至還有反感。大浪淘沙,不進則沉。故此,他的被擠出內閣、淡出政壇又是無可避免的。」

家族成員

軼事典故

董徐之交

嘉靖元年( 1522) 八月,時為左春坊左諭德兼翰林院侍讀的董玘被任命為應天鄉試主考官。當時年僅20歲的徐階以生員身份參加了這次鄉試,不料在閱卷時,徐階的試卷被同考官黜落。董玘閱卷時發現了徐階的試卷,驚異其被黜落,董玘出於公心,破格錄取徐階,兩人由此結識。徐階自幼追隨王陽明弟子聶豹研習「致良知」之學,是王氏心學堅定的追隨者和虔誠的信奉者,而董玘受明初金華學派理學大儒章懋影響甚深,畢生恪守程朱理學,與王氏心學格格不入,因此董、徐兩人的學術思想是截然不同的,但這並不影響兩人之間的師生情誼。董玘對徐階的影響更多的是在人格的熏陶、文字的指授、政治的點撥上。

回饋祝姓

徐階7歲時,徐黼奉命「移丞江西之寧都」,臨行前將徐階寄養於宣平縣城鮑村內一戶鮑姓人家,改姓叫鮑階,即「所育一子,去任留養於鮑,初名鮑階」。徐階的父親徐黼在宣平做縣丞時,曾經判了一次冤案,將樊嶺腳村一位祝姓男子當作殺人犯錯殺了,徐黼對此事一直感到內疚。正德九年(1514),「黼長子故,復攜階歸」,徐黼回宣平接徐階,回松江時路過樊嶺腳村,當地村人燒稻稈,像送瘟神一般送徐黼離開宣平。徐黼內心十分愧疚,希望徐階日後對宣平人有所回饋,為自己贖罪。後來徐階督學浙江,到處州府開科取士,決定將來自宣平的祝姓考生全都錄取,以此來減輕父親的愧疚感。樊嶺腳村人知道是徐階主管取士時,回想起曾經的「燒稻稈送瘟神」場景,都不敢去應考,而宣平縣另一個祝姓大村的考生們前去應考,則全都被錄取。

文曲星下凡

一天深夜,徐黼辦案回衙,頗感疲勞,躺在床上,呼呼入睡,一會兒便進入夢鄉。恍惚間來到城隍廟,只見城隍廟門大開,城隍案前燈燭通明,香火繚繞,城隍爺離案相迎,徐黼誠惶誠恐。賓主落座后,城隍爺笑吟吟地說道:「太爺,恭喜!恭喜!」徐黼一驚,深感意外,城隍爺又說:「太爺貴子徐階,原是天界文曲星入凡,來日狀元及第,前途無量。文曲星宿每日幾次往返門口,本官須起身示敬,時日長,實在煩累,太爺能否另闢他途?」徐黼聽著嚇出一身冷汗,急忙跪說:「犬子無禮,不敢!不敢!」說罷驚醒,卻是南柯一夢。次日,徐黼即命衙役眾人在城隍廟后的城牆腳開出一條小道,此後徐階上學都走這條小路。

巧對對聯

徐階幼時,應宗師考,丹墀下風吹鶴巢墜地,宗師命對云:「風落鶴巢,二三子連窠及地。」徐即應云:「雨淋猿穴,眾諸侯待漏朝天。」

回贈忘字

徐階致仕后,因應天退田、孫克弘案等問題飽受官司困擾。其同鄉張瑞拜訪他時,特地送給他一個「忍」字,徐階則回贈「忘」字。

後世紀念

徐階墓位於和平鎮,年代為明代。2019年入選長興縣第七批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其坐落在南北走向的東山山脊的平緩丘坡之上,是坐東朝西俯看開闊的平原地帶,在平原之上還有一條寬十多米的東雲港從南向北流入西苕溪;墓前還有風水塘和低矮山包各一,遠方則是蜿蜒起伏的小山脈。整個徐階墓園分為墓葬區和墓廬陳列展示區。正前方,是月池、祭壇、和墓室;右側是徐階墓的守墓墓廬、明代古井、神道碑刻等。

相關影視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