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德爾·卡斯特羅(古巴第一任領導人)

菲德爾·卡斯特羅(全名:菲德爾·亞歷杭德羅·卡斯特羅·魯斯,西班牙語:Fidle Alejandro Castro Ruz,1926.8.13-2016.11.25),古巴革命領袖、第一任政府領導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領導人之一。

卡斯特羅出生於古巴奧爾金省比蘭鎮(西班牙語:Birán,Oriente Povince),年少時期在拉薩爾寄宿學校(西班牙語:Santiago de Cuba)與貝倫學院(西班牙語:Sekolah Preparatori Belen Jesuit)學習。1945年進入哈瓦那大學(Universitas Havana)學習。在大學期間,他開始反對古巴政府,並進行一些示威反抗活動。1950年畢業后成為一名律師,同時進行政治活動反抗獨裁政府,但收效甚微。1952年6月,卡斯特羅成為哈瓦那選區代表,競選全國議會議員,但巴蒂斯塔獨裁政府取消了這次選舉,他向法院起訴政府違憲但遭到駁回。此後,卡斯特羅便開始進行武裝革命鬥爭,1953年領導了「七·二六起義」攻打蒙卡達兵營,失敗后前往墨西哥建立「七二六運動」來武裝反抗獨裁政府,並於1956年11月返回古巴開始新一輪武裝鬥爭。經歷了三年游擊戰爭后,1959年革命獲得勝利,卡斯特羅開始擔任古巴總理和武裝部隊總司令。在任上,他經歷了豬灣入侵、古巴導彈危機等事件,但始終支持全球革命運動。1962年,開始擔任古巴社會主義革命統一黨第一書記。1965年該黨改名為古巴共產黨,由卡斯特羅擔任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1974年,卡斯特羅按照蘇聯模式重組古巴政府,廢除了總統與總理職位。1976年起任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並連任6屆。2008年,卡斯特羅宣布不再擔任主席職務。2011年4月,卡斯特羅在政府網站上撰文說,他不再擔任古巴共產黨的領導職務。2016年11月26日,卡斯特羅逝世。

卡斯特羅自1953年攻打蒙卡達兵營后,開始領導古巴武裝革命,建立七二六運動」組織,經歷三年游擊戰爭后推翻了獨裁政府,成為古巴總理。在領導古巴時期,經濟上關注社會與民生方面,在教育、醫療衛生與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採取了諸多措施,在70、80年代,曾帶領古巴實施兩個「五年計劃」和諸多經濟措施以應對國際國內環境導致的經濟困難,並於20世紀90年代開始,對古巴經濟進行改革。政治與軍事上,廣泛支持世界上的共產主義革命運動與一些馬克思主義團體。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評價菲德爾·卡斯特羅同志是古巴共產黨和古巴社會主義事業的締造者,是古巴人民的偉大領袖。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其去世后表示歷史會記錄並判斷卡斯特羅對全世界帶來的巨大影響。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卡斯特羅出生於比蘭鎮,他的父親曾是西班牙軍人,定居古巴后靠種植甘蔗成為一名富庶的農場主。年幼時,卡斯特羅被送往古巴聖地亞哥(西班牙語:Santiago de Cuba),八歲時受洗成為一名天主教徒,並進入拉薩爾寄宿學校(西班牙語:La Salle)學習,後轉入哈瓦那的貝倫學院(西班牙語:Sekolah Preparatori Belen Jesuit)學習。

1945年,卡斯特羅進入哈瓦那大學(Universitas Havana)進修。大學期間,他已經開始具有反帝國主義的觀點,並且反對美國對於加勒比地區的各種干涉。同時,他對時任古巴總統拉蒙·格勞(西班牙:Ramón Grau San Martín)的統治抱持批評態度,並於1946年以該主題發表了公開演講。

1947年,卡斯特羅加入由愛德華多·奇巴斯(西班牙語:Eduardo Chibás)創立的古巴人民黨(正統黨人)(西班牙語:Partido del Pueblo Cubano—Ortodoxos),並在該黨派內開展政治活動。同年,他加入一場推翻多明尼加右翼軍政府的活動,后回到哈瓦那領導學生示威活動。此次活動受到古巴政府的鎮壓,警察與抗議示威活動參與者發生了衝突,卡斯特羅在這次衝突中受傷。自此,他對於古巴政府與美國帝國主義抱有更強烈的反對態度。

1948年,卡斯特羅再次與古巴學生一起前往哥倫比亞波哥大(西班牙語:Bogotá, República de Colombia)參與一場執政保守黨與左翼自由黨之間的衝突,並支持哥倫比亞自由黨。該衝突的起因是哥倫比亞左翼領導人豪爾赫·埃利塞爾·蓋坦(西班牙語:Jorge Eliécer Gaitán Ayala)被刺殺身亡。同年,卡斯特羅返回古巴,與同為學生的米爾塔·迪亞斯·巴拉特(西班牙語:Mirta Díaz-Balart)結婚。這時的卡斯特羅已經開始閱讀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的著作,深受馬克思主義的影響,他開始認為古巴的問題是資本主義本身的問題,而非腐敗政客所帶來的問題,認為只有無產階級革命才能帶來政治變革。同時他還積极參与反種族主義運動。

1950年,卡斯特羅24歲時從哈瓦那大學畢業,獲得法學博士學位。

走向革命

畢業后,卡斯特羅作為創始人之一進入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但該事務所因財務問題而遭遇經營上的失敗。

從事律師行業的同時,卡斯特羅仍然積极參与政治活動。1950年,他參與了一場古巴南部城市西恩富戈斯(西班牙語:Cienfuegos)的學生抗議活動。這次抗議之後演變為了暴力示威活動,卡斯特羅被逮捕並指控,不過最後被無罪釋放。1951年,古巴人民黨的創始人奇巴斯因政治原因自殺,他指控當時的教育部長桑切斯(Aureliano Sánchez Arango)有過貪污行為,但是並不能提供確切的證據,因此受到很大公眾壓力,最終選擇自殺。卡斯特羅處在現場。此後他認為自己是奇巴斯的繼承人,並試圖競選國會議員,然而古巴人民黨因為他的激進行為與聲譽而拒絕提名他為候選人。

1952年,古巴前總統富爾亨西奧·巴蒂斯塔(西班牙語:Rubén Fulgencio Batista y Zaldívar)發動軍事政變,宣布自己成為古巴總統,他加強與美國的聯繫,並壓制工會和社會主義團體。卡斯特羅認為巴蒂斯塔政府是獨裁政權,採取了起訴的方式進行反對,但收效甚微。這種情況下,卡斯特羅開始考慮使用革命手段推翻巴蒂斯塔政權。

武裝鬥爭

蒙卡達事件

1953年7月26日,卡斯特羅率領百名青年進攻聖地亞哥蒙卡達(Moncada Barracks)軍營奪取武器,以圖掀起更大範圍的武裝革命鬥爭。但因為人數較少,起義失敗,大部分起義者被殺,卡斯特羅與其兄弟勞爾·卡斯特羅(西班牙語:Raúl Modesto Castro Ruz)則被逮捕入獄。在法庭上,他發表著名辯護詞《歷史將宣判我無罪》(西班牙語:La historia me absolverá)。最終,他被判處15年監禁。

「七·二六運動」組織

1954年,巴蒂斯塔政府舉行總統選舉,但候選人只有巴蒂斯塔一人。巴蒂斯塔政府為了籠絡人心,短暫允許社會團體發聲,部分卡斯特羅的支持者藉此機會要求釋放蒙卡達事件中的被監禁者,一些政治家則認為赦免會營造巴蒂斯塔政府良好的社會形象,最終卡斯特羅得到了釋放。被釋放后,他於1955年趕赴墨西哥以「七·二六運動」組織為基礎,構建秘密武裝。該組織名稱來自於蒙卡達事件的起義日期,其重要成員包括他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與切·格瓦拉(西班牙語:Ernesto Guevara)。卡斯特羅還構建了一個11人組成的理事會來領導「七·二六運動」組織,並認為想要促進革命勝利,革命組織只能擁有一個獨立的委員會以及單獨一位強有力的領導人。

1956年11月24日夜,「七·二六運動」組織成員依靠一艘遊艇從墨西哥出發返回古巴進行革命運動。然而登陸時即遭到了政府軍的襲擊,不得不開始游擊戰。

卡斯特羅帶領倖存下來的「七·二六運動」組織成員向馬埃斯特臘山脈(西班牙語:Sierra Maestra)地區撤退,此時切·格瓦拉、勞爾·卡斯特羅以及卡米洛·西恩富戈斯(西班牙語:Camilo Cienfuegos Gorriarán)都在隊伍當中。游擊隊伍贏得了當地居民的信任,並招募了眾多新的志願者加入革命。

1957年,卡斯特羅會見了古巴人民黨的時任領導者勞爾·奇巴斯(西班牙語:Raúl Chibás Rivas愛德華多·奇巴斯的弟弟),制訂了《馬埃斯特臘山脈宣言》,呼籲組建臨時政府以實施土地改革、工業化和掃盲運動,該政府將由幾個政黨競爭選舉產生。

1958年,巴蒂斯塔政府因軍事、政權審查、酷刑、法外處決等各種問題引發了古巴國內進一步動蕩,美國政府也停止了對其的軍備援助。此後經過一系列的武裝革命運動,卡斯特羅率領的革命軍成功推翻巴蒂斯塔政府,1959年1月2日,切·格瓦拉與西恩富戈斯的軍隊進入哈瓦那,1月9日,卡斯特羅抵達哈瓦那。同年,以曼努埃爾·烏魯蒂亞·萊奧(Manuel Urrutia Lleó)為總統的臨時政府成立,「七·二六運動」組織成員擔任其內閣中的大多數職位。

上任總理

1959年2月16日,卡斯特羅就任古巴總理。同年,他出訪美國,但是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並未與他會面。此後,卡斯特羅出席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經濟會議,提出由美國開啟援助拉丁美洲的「馬歇爾計劃」,但被拒絕。同年5月,卡斯特羅簽署了第一部《土地改革法》。擔任總理期間,卡斯特羅還與時任蘇聯第一副總理阿納斯塔斯·霍夫漢內斯·米高揚(Anastas Ivanovich Mikoyan)進行了會面,並達成了兩國在物資上的合作,由古巴向蘇聯提供糖、水果、纖維與皮革,而蘇聯則提供原油、化肥、部分工業產品以及100億美元的貸款。

豬灣入侵事件

1961年4月15日,美國提供轟炸機轟炸古巴三個軍用機場,並且聲稱這些轟炸是叛逃的古巴飛行員的行徑,但是卡斯特羅表示這是掩蓋真相的謊言。卡斯特羅擔心發生入侵事件,逮捕了2萬名以上的可能是反革命者的嫌疑人,並且公開宣稱「帝國主義者是不可能原諒我們的,因為我們在他們眼皮底下進行了社會主義革命」,這是他第一次宣稱其政府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同年4月17日,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協助下,一部分反對卡斯特羅政府的流亡古巴人,對古巴豬灣(Playa Girón)發動了入侵,卡斯特羅親自指揮轟炸入侵者的船隻,並調派增援部隊向入侵者發動攻擊。入侵者在三天內被消滅,多數人被俘虜,進而受到審判,部分人被遣返回美國。次年2月,時任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簽署法令,正式宣布對古巴實施經濟、金融封鎖和貿易禁運。豬灣入侵使古巴對革命態度猶豫的民眾開始堅定支持卡斯特羅,並且卡斯特羅也開始倒向蘇聯陣營,也迫使卡斯特羅政府選擇了以導彈來對抗美國的威脅。

導彈危機

豬灣入侵事件后,卡斯特羅等古巴領導人與蘇聯領導人都認為美國可能會發起更大規模的入侵,卡斯特羅為此希望能夠加入華沙條約組織,但並未得到時任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曉夫(Nikita Sergeyevich Khrushchev)的同意。

1962年,卡斯特羅、切·格瓦拉等人與赫魯曉夫秘密協議,決定在古巴部署中程導彈,並提供轟炸機。該年7月,蘇聯政府將武器設備秘密運輸至古巴,然而美國通過空中監視發現了蘇聯的秘密運輸。同年10月22日,時任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向全世界發表講話,通告了蘇聯於古巴部署核武器的行動,並立即對古巴實施海上封鎖。

10月24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草擬一份報告,認為如果卡斯特羅同意將蘇聯人趕出古巴,那麼美國可以與之相處。10月26日,美國請巴西政府出面幫助,讓古巴駐巴西大使私下會晤卡斯特羅,向其傳遞美國的態度,只要古巴拒絕蘇聯的導彈並趕走蘇聯人,那麼美國可以保證不入侵古巴。然而卡斯特羅還沒能對美國的態度作出反應,赫魯曉夫已經首先做出了讓步。

此後,卡斯特羅本人被排除在美國與蘇聯的談判之外。談判的結果是蘇聯撤回古巴導彈,而美國從土耳其和義大利撤走導彈。卡斯特羅認為此次談判中,赫魯曉夫背叛了古巴,要求美國停止封鎖,並停止侵犯古巴領海與領空,但美國對此沒有回應。卡斯特羅便拒絕聯合國檢查小組進入古巴。

改組政黨

1962年,卡斯特羅公開了自己對於馬克思主義的支持,並將「七·二六運動」、人民社會黨(西班牙語:Partido Socialista Popular)改組為古巴社會主義革命統一黨(西班牙語:Partido Unido de la Revolución Socialista de Cuba)。1965年,他正式將該政黨改組為古巴共產黨。2006年,他辭去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的職務。

支持革命與社會主義政權

在1965年至1972年之間,卡斯特羅呼籲全球革命。首先,他支持非洲地區進行革命,援助了阿爾及利亞社會主義政權,與剛果社會主義政府結盟等。1969年,他在哈瓦那召開了亞非拉三大洲反帝國主義團結大會,成立了亞非拉人民團結組織(OSPAAAL:Organization of Solidarity among Afro-Asiatic and Latin American Peoples)。1971年,卡斯特羅訪問智利,會見了時任智利總統、馬克思主義者薩爾瓦多·阿連德(西班牙語:Salvador Guillermo Allende Gossens),對其事業表示支持的同時,指出智利軍隊中存在右翼分子。隨後他訪問了幾內亞、阿爾及利亞、保加利亞、匈牙利、波蘭、東德、捷克斯洛伐克和蘇聯。1973年,卡斯特羅出席了第四次不結盟運動首腦會議。

1974年,卡斯特羅按照蘇聯模式重組古巴政府,正式宣布古巴成為社會主義國家,並召開了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廢除了總統與總理職位,頒布新憲法。他開始出任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

擔任主席

七十年代

卡斯特羅出任主席后,於1975年訪問、支援安哥拉,他命令230名軍事顧問進入南部非洲支持安哥拉內戰中的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People’s Moveme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Angola,MPLA,安哥拉左翼社會民主主義者政黨)陣營,隨後又派出18000名士兵進入安哥拉支援作戰。在內戰中與MPLA作戰的是南非與「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葡萄牙語:Uniao Nacional Para Independencia Total de Angola,UNITA,簡稱安盟),卡斯特羅的支援在迫使這兩股勢力撤退的行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此後,卡斯特羅前往安哥拉與MPLA領導人內托(Agostinho Neto)、幾內亞比索共和國(Guinea-Bissau)領導人路易斯·卡布拉爾(Luis Cabral)、幾內亞共和國(法語:République de Guinée)總統塞古·杜爾( Ahmed Sékou Touré)會面,他們一致同意在莫三比克內戰中支持莫三比克的社會主義政黨解放陣線黨(Partido FRELIMO)。

1977年,卡斯特羅參與到歐加登(索馬利亞語:Ogaadeen)戰爭中,該戰爭是由索馬利亞入侵衣索比亞而展開的,卡斯特羅支持衣索比亞一方。在歐加登戰爭之前,卡斯特羅曾為了阻止戰爭而舉行過一次峰會,提議索馬利亞、衣索比亞與南葉門建立聯邦以避免戰爭。但索馬利亞總統西亞德·巴雷(Mohamed Siad Barre)拒絕了這個建議,並發動了戰爭。卡斯特羅派遣了軍隊協助衣索比亞時任總統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Mengistu Haile Mariam),約有17000名古巴士兵進入歐加登作戰,對於衣索比亞贏得該戰爭具有決定意義。索馬利亞軍隊撤退後,門格斯圖反而命令鎮壓馬克思列寧主義組織厄利垂亞人民解放陣線(Eritrean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EPLF),卡斯特羅遂不再支持他。

1979年,卡斯特羅支持桑迪諾民族解放陣線(西班牙語:Frente Sandinista de Liberación Nacional,FSLN,尼加拉瓜社會主義政黨)推翻了尼加拉瓜右翼政府。同年,卡斯特羅還支持加勒比島國格瑞那達(Grenada)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新寶石運動(New Jewel Movement)建立政權,並與其領導人莫里斯·畢曉普(Maurice Bishop)成為朋友,派遣人員幫助其國家發展。

1979至1982年,卡斯特羅開始擔任不結盟運動主席。在聯合國大會上就世界貧富差距發表講話。

在同一時期,卡斯特羅政府在經濟制度上開始引入蘇聯模式,1972年加入「經互會」,1973至1975年在蘇聯幫助下實行「三年經濟計劃」。然而在1979年,糖的市場價格開始下跌,且古巴因天氣原因導致農業收成大幅度下降,古巴陷入了經濟困難時期。這一時期古巴經濟十分依賴蘇聯的援助。

八十年代

1983年,曾被卡斯特羅支持過的格瑞那達總統莫里斯·畢曉普在一場蘇聯支持的政變中被處決,卡斯特羅譴責了這場事件,但保留了對格瑞那達新政府的支持。同一時期,卡斯特羅還擔心美國入侵尼加拉瓜,從而派人訓練桑迪諾民族解放陣線的軍隊。

1985年,戈爾巴喬夫開始擔任蘇聯共產黨總書記,他接受了美國的要求,對古巴減少了各方面的支持,導致蘇聯與古巴交惡。

1987年開始,卡斯特羅更加關注安哥拉內戰。此時安哥拉內戰中MPLA已經開始出現頹勢,南非與安盟的聯合部隊於1987年末至1988年初圍攻安哥拉境內奎托誇納瓦萊鎮,由此開始的一系列戰役合稱奎托誇納瓦萊戰役(Cuito Cuanavale battle)。卡斯特羅再次派遣了12000名古巴士兵前往安哥拉支援。卡斯特羅密切參與到了奎托誇納瓦萊的防禦計劃之中,提前兩個月就警告過安哥拉軍隊敵人即將進攻該處。此後古巴軍隊在奎托誇納瓦萊戰役中發揮了重大作用,打破了南非與安盟聯軍對該處的圍困,迫使大部分南非軍隊撤出安哥拉。隨後,卡斯特羅的軍隊繼續向納米比亞(Namibia,北部接壤安哥拉,南部接壤南非)邊境推進,導致南非與古巴在1988年春季再次發生了衝突。古巴與南非的衝突推動了安哥拉內戰外交解決方案的執行。古巴在非洲的軍隊由蘇聯補貼,但蘇聯經濟受到了低油價的影響而顯得低迷。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則導致其盟友美國內部的眾多反對聲音,尤其是黑人勢力。因此,戈爾巴喬夫呼籲通過談判結束安哥拉內戰,1988年組織了蘇聯、美國、古巴與南非之間的四方會談,會談結果是所有外國軍隊退出安哥拉,而南非則給予納米比亞獨立。卡斯特羅對此戈爾巴喬夫選擇和平解決衝突的做法表示十分憤怒,認為他開始支持與美國之間緩和局勢。

1989年東歐劇變開始。

九十年代

1990年,曾受到卡斯特羅支持的尼加拉瓜社會主義政黨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在選舉中敗給美國資助的全國反對黨聯盟(National Opposition Union)。1991年,與古巴關係密切的蘇聯解體,古巴不再得到蘇聯貿易支持。卡斯特羅曾希望恢復甦聯馬克思列寧主義指導下的政府,但並沒有支持1991年蘇聯八月政變。同年9月,蘇聯軍隊撤出古巴。也是從該年開始,古巴進入經濟蕭條時期,卡斯特羅開始改善古巴與資本主義國家的關係,並不再支持外國激進組織。

卡斯特羅認為,這時古巴社會主義要在資本主義主導的世界中生存必須要進行改革。1991年10月,古巴共產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聖地亞哥舉行,提出了一些經濟改革措施,包括自由農貿市場與小型私營企業合法化,美元成為法定貨幣等。移民限制也放鬆,允許古巴公民移居美國。他本人對於經濟改革保持中立態度,允許改革的支持者與反對者闡述其觀點,但隨著時間推移他更傾向於反對者的觀點,認為改革需要推遲。

在九十年代,卡斯特羅堅持反對種族隔離,於1994年出席了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就任非洲總統的儀式。同一時期,卡斯特羅對待宗教的態度有一定程度的軟化,允許宗教人士加入共產黨,並且組織了1998年教皇約翰·保羅二世(Pope John Paul II)訪問古巴。

2000年至2008年

2000年開始,古巴與委內瑞拉組成聯盟,開始進行貿易,並成為美洲玻利瓦爾聯盟(西班牙語:Alianza Bolivariana para los Pueblos de Nuestra América – Tratado de Comercio de los Pueblos,ALBA)的創始國。卡斯特羅與委內瑞拉總理烏戈·查韋斯(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也建立了親密的友誼。

2001年,卡斯特羅譴責了造成9·11事件的基地組織。2004年,卡斯特羅政府宣布當年11月8日起禁止美元進入古巴商業、外貿和流通領域,以報復美國對古巴實施經濟制裁。2006年7月27日,卡斯特羅因腸胃出血接受手術,31日把權力暫時移交給他的弟弟、古巴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勞爾·卡斯特羅。

2008年,卡斯特羅宣布不再擔任主席職務。

卸任後期

自2006年接受腸道出血手術以後,2009月1月27日會見時任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Cristina Elisabet Fernández de Kirchner)之前,卡斯特羅一直沒有在公共場合露面。2009年,卡斯特羅表示古巴人不要擔心他的健康狀況,不要為他未來的死亡而過分憂慮。2010年,他接受了電視採訪,討論美國與伊朗、朝鮮的緊張關係。2011年卡斯特羅宣布自己早已經於五年前辭去了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的職務。2016年4月,他在向古巴共產黨發表講話時強調自己即將90歲,並在未來將會去世,但他敦促古巴共產黨人繼續保持熱情與尊嚴地為全人類做出更多貢獻。

2016年11月26日,菲德爾·卡斯特羅逝世,享年90歲。

菲德爾·卡斯特羅思想

菲德爾·卡斯特羅思想是古巴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的理論成果,是關於古巴革命、建設和更新的理論原則與經驗總結。1997年古共五大上提出「菲德爾·卡斯特羅思想」,2019年,古巴憲法將其列為古共與古巴的指導思想之一。

社會主義思想

卡斯特羅認為每個國家與每個民族應該有自己的革命方式與解釋革命思想的方式。他認為古巴要忠於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原則,不斷完善人民民主和公平分配製度,反對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

在黨建方面,卡斯特羅認為古巴共產黨應當集中體現古巴歷史上一切革命者的理想、原則與力量,密切聯繫群眾,保持思想與組織上的純潔性。古巴共產黨不僅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也應是國家與民族利益的代表者。在軍隊建設方面,卡斯特羅認為古巴應重視國防。古巴軍隊應服從古共領導,在和平時期則參與經濟建設。

有關思想政治教育,卡斯特羅認為要培養社會主義新人,即摒棄私有觀念,具有共產主義道德風尚與原則的人。要堅持思想政治教育來培育社會主義新人。

在宗教方面,卡斯特羅則認為基督教徒的倫理目標、道德規範與歷史境遇和馬克思主義者相似,革命政權應吸收拉美解放神學的進步之處,與宗教團體建立戰略性聯盟。

關於更新,卡斯特羅認為古巴仍處於「特殊時期」,經濟發展計劃未能全面落實,新自由主義經濟對於古巴革命來說是致命的,鼓吹新自由主義經濟的激進派低估了古巴革命在衛生醫療和教育方面的成功。

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分析

卡斯特羅廣泛地討論了20世紀80年代出現的全球化。他認為全球化是歷史規律,是生產力發展的結果,是對於人類有積極意義的發展方向,但是全球化被新自由主義所裹挾,其趨向不是使發展全球化,而是使貧困全球化,不是互相尊重而是侵犯他國主權,不是世界各國團結一致,而是各個國家在全球化市場中自尋出路。所以,卡斯特羅認為在當今世界上,全球化是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全球化的問題不在於其本身,而在於其性質。

卡斯特羅還認為,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對第三世界國家實行了再殖民化,資本主義國家靠壟斷地位控制世界市場,並通過科技優勢在發展中國家攫取高額利潤,從而加劇了世界的不平等。所以,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實質上就是帝國主義維護以其自身為中心的世界結構體系,並擴大對發展中國家利益剝削的政策工具,是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最後一個表現形式。反對新自由主義就是反對帝國主義。

針對新自由主義性質的全球化,卡斯特羅認為有相對的社會主義全球化,要反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建立新的世界秩序,呼籲世界各地區國家聯合起來要求自己的權利。

人類解放事業

卡斯特羅認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國際主義,如果沒有國際主義與各國人民的團結,就無法真正實現人民團結。在從革命視角審視一個國家的時候,國際主義精神是首要因素,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應相統一,民族獨立的國家應該弘揚國際主義精神,支援其他未獨立的民族。而世界上的國家,分為支持帝國主義、殖民主義、新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政府和反對這些政治主義與形式的政府,這也是結盟與不結盟問題的根本所在。並且卡斯特羅認為,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帶來的只有凌辱、不平等、剝削和弱肉強食。

而應當創造的新世界與新秩序,卡斯特羅認為應該是消除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不平等,建立公平、正義與和平的新秩序。倡導世界多極化是反對單邊霸權的唯一方式,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是國際關係的基石。同時應高度重視緩和大國關係的必要性與可能性,爭取和平、避免戰爭是世界各國人民的責任。

卡斯特羅認為,世界各國人民的聯合是民族解放與社會正義事業所向披靡,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事業立於不敗之地的根本原因。但他還認為,真正的聯合不應是一體化基礎上額融合,而是世界各國人民的自由聯合,是所有文化的自由聯合,是馬克思所預言的自由聯合。

為政舉措

政治措施

直接民主

卡斯特羅重點關注擴大直接民主並大膽探索其實現方式。他採取舉行全民性群眾集會,即「古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Asamblea General Nacional del pueblo de Cuba)的方式,讓群眾直接參与討論國家大政方針。同時,卡斯特羅還對革命政府計劃頒布的各種重要文件的草案進行全民性討論,通過廣泛徵求意見來完善政府的方案。此方式使古巴群眾革命熱情高漲。卡斯特羅還讓群眾組織與社會團體直接參与法律的制定和國家重大政策的實施,從而擴大直接民主的形式。但這種方式不能保證每個公民平等參與,並且不便於操作,20世紀60年代後期便減少了使用。

人民政權代表大會制度

20世紀60年代后,古巴國家權力開始高度集中,卡斯特羅認識到該點后開始進行整頓,古巴進入建立新型政治體製為中心的制度化與合理化時期。首先,卡斯特羅參照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的政治體制建立了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作為最高權力機關,將立法權從部長會議中分離出來。提出「人民政權」概念,即「建立由選出的代表進行治理的機構的制度」,也是指「群眾參與政府事務的制度化進程」。

古巴人民政權制度中,地方省、市兩級的人代會的人民代表大會既是權力機關也是行政領導,領導轄區內經濟、生產與服務部門。人大代表每月安排時間接待選民來訪,定期向選民代表報告工作,選民可以罷免不信任的人大代表。

1976年,人民政權機構作為國家機構載入古巴憲法。

參與制民主

90年代,卡斯特羅進行了一系列改革以加強參與制民主。首先,對人大代表的選舉制度進行改革,由間接選舉轉變為直接選舉。1992年7月,人民代表大會修改憲法,規定人大代表「由選民自由、直接和秘密投票選舉產生」。

其次,卡斯特羅為加強發揮基層群眾組織的作用,開始於古巴市(縣)以下增設「人民委員會」作為人代會的基層機構。該機構由區及鄉鎮內的群眾選出代表組成,代表再選出其主席。1993年12月,古巴全國人大決定在全國範圍內建立「工人議會」來聽取群眾意見。

在參與制民主機制下,古巴人民得以積極發表政見,參與國家政治活動。

經濟措施

執政初期

卡斯特羅政府初期以推進社會福利項目為主要經濟措施。首先是教育,在卡斯特羅執政初期,政府於國內廣泛開設學校,提供勤工儉學方案,學生可以半工半學的方式進行學習。其次醫療衛生項目被全面國有化且擴大範圍,在全島進行免費醫療援助,對兒童普遍接種疫苗。最後是大力擴建基礎設施,在1959年上任總理后,卡斯特羅在全島修建了1000千米的公路,投入3億美元用於水源與衛生項目,並且加快房屋建設,建立兒童育托中心,為殘疾人和老年人同樣開設相關照顧場所。

1969年,古巴農業受到颶風影響,遭遇嚴重破壞,卡斯特羅政府徵召軍隊進行每周七天工作制並推遲公共假期以保護農業生產。

1971年開始,古巴尋求蘇聯的經濟援助,成立了古巴-蘇聯經濟、科學和技術合作委員會,此後古巴加入社會主義經濟互助委員會。

1976年,古巴開始實行第一個五年計劃和《經濟領導和計劃體制》,內容是完善國家計劃體制,同時把企業作為基本核算單位,擴大經濟自主權,使企業間建立經濟合同制,利用價值規律和其他經濟槓桿調節經濟。但由於國際糖價與自然條件問題,計劃沒能獲得良好的結果。

80年代初期經濟政策

80年代初,古巴再次實行經濟調整措施,改革經濟。首先,政府機構改組,合併部分部委,一些部委級別經濟部門的領導由副總理直接兼任,專業技術人才與相關領導群體受到重用。

1981至1985年實行的「二五」計劃中,降低了國民經濟增長率的要求,減少了基建要求,增加更多用於人民消費與服務的投資。同時全面推行《經濟領導和計劃體制》,1980年12月召開的古共二大中,卡斯特羅領導下要求全面推廣該體制,同時頒布若干法令用以推動該體制的推廣。

在市場方面,卡斯特羅政府一方面允許發展私人服務業,另一方面還決定在全國的縣、鎮開設「農民自由市場」,允許農民自由交易剩餘農產品。另外,卡斯特羅政府還開設了藝術品自由市場用來促進經濟活力,1981年開設季節性的國營「農副產品貿易市場」,同年提高農牧產品的收購價格,鼓勵農民積極投入生產。

工資制度上,卡斯特羅政府貫徹按勞分配製度。1980年開始實行新的工資制度,增加工資級別,擴大級差,提高技術人員與領導幹部的最高工資額度。同時根據勞動的質量、數量,以及勞工的職務與實際能力定級,對特殊工種、職業和農村工作人員採取工資從優的方式,還加入了獎金和物質獎勵制度。

卡斯特羅政府還改革了物價制度,減少物價補貼和免費福利項目,1980年取消原有的部分免費服務項目,1981年底公布零售商品改革方案,提高1510種商品的零售價格與批發價格。

1980年,卡斯特羅政府頒布了一系列法規,成立了全國仲裁委員會,用來解決企業間的經濟糾紛,處理違反財經紀律的行為。

1982年2月,卡斯特羅政府頒布《外國投資法》,首次正式表示歡迎外資進入古巴興辦合資企業,促進工農業和旅遊業發展。該法律規定外資最多可佔49%的比例,旅遊業內可達到51%,以保證外商匯出合法收益的權利等。

80年代後期經濟政策

由於國際糖價、油價的下跌,以及古巴國內自然災害影響,國家初次引入市場經濟帶來的不善管理問題,導致古巴經濟仍然面臨困難。面對經濟問題,卡斯特羅政府繼續改革經濟政策。

首先,繼續改組中央領導機構,加強集中統一領導。1984年11月,成立「中央小組」對古巴全國的經濟管理與計劃問題進行檢查。同時開展整頓運動,在1986年2月的古共三大上,卡斯特羅提出要整頓經濟領域,開始「糾正錯誤和消極傾向進程」。

1986年5月,卡斯特羅宣布取消農產品自由市場,限制向工人發放獎金,提高部分勞動定額。6月,修改住宅法,禁止死人直接自由買賣房屋,改組房屋建築隊。

1987年1月開始,古巴實行經濟緊縮政策,削減政府開支,提高車票票價和市場中商品的價格,減少食品和煤油的配給量,取消機關、工廠的免費就餐等。

90年代經濟改革

20世紀90年代,隨著蘇聯解體,古巴開始尋求經濟改革。首先在公有製為主體的基礎下,開始發展多種所有制形式,1992年開始放寬對外資的限制,發展合資、合作、合同或股份制生產。1993年啟動改革,大力發展個體與私營經濟。同時在農業上,將國營農場分割為「合作生產基層組織」,在大部分農村實施家庭承包責任制。

1993年啟動改革后,小規模市場開始發展,一些生產部門開始對外開放。1994年,政府建立稅收制度,改革價格體系,允許美元在市場流通,並取消國家的外貿壟斷權,開始擴大企業自主權。

1996年,古巴政府宣布建立自由貿易區與工業開發區。1998年,古巴開始對國營企業進行改革,減少政府對於企業的干預。

2002年,古巴政府開始考慮開放旅遊業、醫生與教師勞務輸出、生物醫藥等產業部門。

軍事措施

卡斯特羅政府前期持續依靠蘇聯進行軍事援助。蘇聯解體后,古巴失去軍事援助,在武器彈藥、後勤裝備與軍事技術上產生嚴重困難。卡斯特羅在這一時期對古巴軍隊戰備與建設任務進行了調整和改革。

首先,卡斯特羅強調「全民戰爭」的戰略思想,制定與落實了關於建立全國性防禦機制的計劃。根據這一計劃,全國在戰時,14個省、1個特區與169個市將被劃分為1400個防禦區,每個防區配備一支地對空導彈部隊,使防禦區可以各自為戰。省、市和防禦區均設立房屋委員會,各級委員會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並擔負參與正規部隊作戰行動和後勤保障,同時進行本區防禦的任務。防務委員會的武裝力量由當地民兵與生產防衛突擊隊組成。截止2007年,古巴有地方民兵100萬人,5萬多支生產防衛突擊隊,每支突擊隊40至50人。

其次,卡斯特羅政府根據國情削減軍費開支,將全國總兵力縮減至2007年的6萬人。同時,加強總部直屬特種部隊建設,儲存超編武器裝備。1993年卡斯特羅政府根據新的戰區防禦作戰方針取消海、空軍垂直建制,將其就地編入西、中、東三大軍區。

此外,卡斯特羅政府還加強了國防工程建設,注意加強軍隊思想政治工作,大力開展經濟活動以彌補軍費不足的情況。

外交措施

中古關係

在卡斯特羅領導的古巴革命勝利后,中國政府率先承認古巴革命政府,1959年1月25日,北京舉行萬人大遊行慶祝古巴革命勝利,同年12月中國與古巴簽訂貿易合同,從物質上提供支持,向古巴購買五萬噸原糖。1960年7月,中國同卡斯特羅政府簽訂為期5年的貿易協定以及1300萬英鎊的貿易合同,向古巴購買50萬噸原糖,古巴則購買中國大米以及日用品。1960年9月28日,中古發表聯合公報,正式建立外交關係。同年年末,卡斯特羅派遣切·格瓦拉率領古巴經濟代表團訪問中國,簽訂經濟合作協定、貿易與支付協定、科技合作協議書,中國向古巴提供6000萬美元無息貸款,購買原糖100萬噸,並幫助培訓200名技術人員。

1961年末,古巴總統奧斯瓦爾多·多爾蒂克斯( Osvaldo Dorticós Torrado)訪華,成為第一位訪問新中國的拉丁美洲國家元首。

中古建交后,卡斯特羅政府代表古巴在聯合國歷屆大會上始終堅持一個中國立場,反對美國阻撓中國返回聯合國的提案。卡斯特羅政府還為中國培養了100多名西班牙語人才,並派遣專家來華工作。20世紀60年代,由於中蘇兩國在意識形態方面產生分歧,國家關係惡化,導致古巴對待中蘇國際關係時陷入困境,直至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雙方關係再次得到改善。

1993年,卡斯特羅領導下的古巴領導人召開集會,紀念毛澤東誕辰100周年,並邀請時任中國駐古巴大使徐貽聰參加集會。會上卡斯特羅兄弟發表長篇演講,高度評價毛澤東對中國和古巴的影響和貢獻。

卡斯特羅則於1995年第一次對中國開啟訪問。此次訪問持續8天,卡斯特羅參觀了北京、西安、上海、深圳、廣州五座城市。他參觀了長城,在北京拜謁了毛主席紀念堂並瞻仰了毛澤東遺體,向毛澤東塑像獻花、敬禮。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陪同卡斯特羅在深圳參觀了兩家企業的管理、生產和銷售情況。卡斯特羅為中華自行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題詞:「這樣的工廠和這樣高質量的產品系我之前所未見。這裡的工人和幹部都十分出色。在江澤民主席陪同下參觀這樣的工廠,甚感榮幸。」對康佳電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題詞是:「工廠的技術、效率和產品質量令人讚歎,而更令人讚歎的是,工人們的勞動紀律、奉獻精神和覺悟。再次感謝江澤民主席邀請我參觀這家宏大經濟特區中的又一高技術產業。」

2003年3月,卡斯特羅再次訪問中國,與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會面,並表示:「我一直關注著中國的發展,希望利用這次訪華的機會好好了解中國經濟建設的經驗。」此次訪問參觀了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卡斯特羅還高度評價了中國改革開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而中國方面,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於1993年第一次訪問古巴,卡斯特羅舉行特別儀式,授予江澤民」何塞·馬蒂「勳章,該勳章是古巴政府授予國內外人士的最高榮譽。2001年江澤民再次訪問古巴,並向卡斯特羅贈詩。

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則在2004年11月、2008年11月兩次訪問古巴。在2004年的訪問中,卡斯特羅因受傷而不能出面陪同,在胡錦濤離開前夕,卡斯特羅堅持送行,胡錦濤通過古巴官員做工作,一再表示婉謝,使卡斯特羅最終同意由其弟弟勞爾·卡斯特羅送行。

卡斯特羅逝世后,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向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勞爾·卡斯特羅致唁電,其中稱卡斯特羅是「親密的同志和真誠的朋友」。

美古關係

卡斯特羅領導古巴革命勝利后,開始進行廣泛而深刻的社會經濟變革,遭到美國政府的反對。1960年,古巴政府接管3家美國煉油廠,沒收美國人於古巴的財產,將30多家美國公司與銀行收歸國有。在美國對古巴實施禁運政策后,卡斯特羅政府沒收了166家美國企業資產。在革命期間,古巴累計將15億美元的400多家美資企業收歸國有。

而美國則通過美洲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OAS ,最初是美國同拉美17個國家組成的組織,如今已有35個成員國)孤立古巴。1960年8月,美國在哥斯大黎加聖何塞召開的美洲國家組織會議上極力組織反古陣線。同年7月至年底,美國取消古巴糖的全部配額,停止對古巴的一切援助並實施禁運措施。1961年,美國宣布斷絕與古巴的外交關係。同年發生了豬灣入侵事件,由美國支持下流亡古巴人入侵了卡斯特羅政府統治下的古巴豬灣地區。1962年1月, 在烏拉圭舉行的美洲國家組織第 8次外長會議通過了把古巴排除出泛美體系的決議。同年 10月發生了加勒比海危機。美國出動飛機和軍艦對古巴進行軍事封鎖。 1964年5月,美國決定停止向古巴銷售藥品和食品。同年,美洲國家組織第9次外長會議決定對古巴進行 「集體制裁 」。 此後,美國出台了「古巴適調法」「托里切里法」「赫爾姆斯-伯頓法」等法令針對古巴進行各方面制裁。1999年,柯林頓政府曾宣布對古巴實施接觸政策。2000年10月,美國參議院允許向古巴出售食品、藥品。2002年美國前總統卡特訪問古巴。但是,在近半個世紀之中美國對古巴的敵視和封鎖政策的實質、顛覆或瓦解古巴社會主義政權的目標一直沒有改變,變換的只是實施這一政策的手法而已。

與蘇聯、東歐國家和俄羅斯的關係

1960年5月8日,蘇聯與卡斯特羅政府建交,從60年到至80年代,兩國關係十分密切,雙方領導人互訪頻繁,蘇聯使古巴最為主要的貿易夥伴。1960年2月,蘇聯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米高揚訪古,向古巴提供 1億美元貸款。1963年1964年卡斯特羅兩度訪蘇,雙方簽署食糖長期貿易協定。古巴革命勝利后,東歐社會主義國家也相繼與古巴建交。1972年,古巴加入了經互會,在1976年憲法中規定古巴是世界社會主義大家庭的組成部分確定了依託經互會進行古巴社會主義建設的方針。

1985年3月,戈爾巴喬夫就任蘇共中央總書記后,在 「新思維 」 的指導下,開始調整對古巴的外交政策,逐漸疏遠同古巴的關係,削減對古巴的援助,減少貿易優惠,壓低購買古巴食糖的價格。蘇聯對古巴的石油出口從1989年的1200萬噸下降到1991年的800萬噸,給古巴經濟帶來重 大負面影響。

東歐劇變后,蘇聯解體,俄羅斯宣布終止對古巴的一切援助,並撤走古巴內的專家,以市場價格用石油交換古巴的糖,交易量也有所下降,其他的貿易則幾盡停止。這造成依賴蘇聯石油能源的古巴遭遇發電量減少、能源短缺、工廠關閉、農機閑置,甚至居民用電中斷的情況。同時,俄羅斯還不再向古巴出口糧食,古巴只能降低居民糧食配給。古巴與東歐國家也幾乎斷絕聯繫。

90年代後期,俄古貿易有所恢復,1995年9月時任古巴外長訪問俄羅斯,簽訂了用100萬噸糖換取300萬噸石油的協議,俄方還同意向古巴貸款以恢複核電站建設。1999年時任俄羅斯總理訪問古巴,表示古巴是俄羅斯在拉美地區的重要外交國家之一。2000年,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古巴,與卡斯特羅簽署了一項軍事合作協議。

2001年10月,俄羅斯單方面宣布關停設於古巴的電子監聽站,兩國關係再次降低。

拉丁美洲、非洲與古巴的關係

古巴支持世界無產階級革命鬥爭,團結拉美和世界人民是冷戰時期的重要外交政策。1962年古巴發表第二個《哈瓦那宣言》,號召拉美人民反對帝國主義。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卡斯特羅領導的古巴始終支持西半球的革命鬥爭運動。

70年代中,卡斯特羅政府給與非洲國家大量援助,派遣技術、醫務人員前往非洲支援,還支持和聲援非洲國家的民族民主運動,在一些國家設立顧問和培訓機構為主的外交使團,提高古巴在非洲的影響力。

1970年,智利與古巴恢復外交關係,秘魯和委內瑞拉也與古巴恢復了貿易關係。1972至1975年,巴貝多、蓋亞那、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牙買加、阿根廷、巴拿馬、委內瑞拉和哥倫比亞相繼與古巴恢復或建立外交關係。1974年9月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和委內瑞拉聯合提議美洲國家組織撤銷對古巴的制裁。1975年,美洲國家組織撤銷了對古巴的集體制裁,之後古巴相繼和多個拉美國家建立或恢復了外交關係。

蘇聯解體后,古巴開始將外交重點放在拉丁美洲。1993年,成立了古巴—加勒比共同體委員會。1994年7月,古巴加入新成立的加勒比國家聯盟。1995年3月,古巴簽署 《拉丁美洲禁止核武器條約》。1999年11月,古巴成功舉辦了第9屆伊比利亞美洲國家首腦會議,15個拉美國家元首、西班牙國王和首相、葡萄牙總統和總理參加了會議。同年8月,古巴成為拉美一體化協會成員。2001年底,古巴與拉美32個國家中的29個建立了正式的外交關係,與哥斯大黎加有領事級外交關係,和宏都拉斯互設了利益照管處,只有薩爾瓦多一國沒有和古巴復交。

21世紀后,古巴繼續在拉美進行多邊外交,深化加勒比地區各國的友好合作傳統。古巴與委內瑞拉還簽訂了兩國一體化條約,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從而緩解了古巴的能源短缺問題,當時古巴有一半的能源來自委內瑞拉。2004年,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西班牙語: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兩次訪問古巴,卡斯特羅與其共同提出 「玻利瓦爾美洲」設想,獲得了拉美國家的一些支持。

人物評價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評價菲德爾·卡斯特羅同志是古巴共產黨和古巴社會主義事業的締造者,是古巴人民的偉大領袖。他把畢生精力獻給了古巴人民爭取民族解放、維護國家主權、建設社會主義的壯麗事業,為古巴人民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勛,也為世界社會主義發展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勛。菲德爾·卡斯特羅同志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偉大人物,歷史和人民將記住他。

俄羅斯總統普京評價卡斯特羅「是世界現代史上整個時代的象徵。他和自己的戰友們建立的自由獨立的古巴,已經成為國際社會中有影響力的一員,對許多國家和人民都是令人鼓舞的典範。」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評價卡斯特羅為「殘暴獨裁者」,他表示:「全世界見證殘暴獨裁者離去,他鎮壓本國民眾長達60年之久。他留下的遺產無外乎是行刑隊、偷竊、難以想象的折磨、貧窮以及對基本人權的踐踏。」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則表示歷史會記錄並判斷卡斯特羅對全世界帶來的巨大影響。他說:「在菲德爾·卡斯特羅逝去的這一刻,我們對古巴人民伸出友誼之手。我們知道,這一刻讓古巴和美國境內的古巴人都充滿了強烈的感情,回憶菲德爾·卡斯特羅如何以數不盡的方式改變了個人生活、家庭和古巴民族的進程。歷史將會記錄和評判這位獨一無二的人對他身邊的人們和世界帶來的巨大影響。」

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說,他對卡斯特羅的死「深感悲哀」。他說:「菲德爾是世界上唯一有著如此多原則和如此多價值觀念的人。他創造了這麼多歷史,但不止是為了古巴,也是為了整個星球。那就是社會主義。再也不會有像菲德爾一樣的人或是同志了。他把他的一生、他的知識和他的奮鬥不止獻給古巴人民,也獻給了全世界所有的人們。」

印度總理莫迪在推特上寫道:「我對古巴政府和人民悲痛地失去菲德爾·卡斯特羅表示最深切的慰問。願他的靈魂安息。在這悲劇的時刻,我們與古巴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以示支持。卡斯特羅是20世紀最具標誌性的人物之一。印度為失去一位偉大的朋友而默哀。」

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說:「在美國封鎖最嚴厲的時期,菲德爾站起來鞏固了他的國家。當時,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他仍然帶領他的國家走出封鎖,走上了一條獨立發展的道路。過去幾年,即使菲德爾·卡斯特羅不再正式掌權,但他在鞏固國家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仍然巨大。」

南非總統祖馬感謝卡斯特羅在該國摒棄種族隔離制度時所給予的支持。「菲德爾·卡斯特羅總統看到了我們對種族隔離制度的抗爭。他影響了古巴人民加入我們的抗爭。」

英國外相約翰遜的正式聲明:「英國對古巴政府和人民,對這位前領導人的家人表示慰問。菲德爾·卡斯特羅的去世標誌著古巴一個時代的結束,對古巴人民來說則標誌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菲德爾·卡斯特羅對1959年古巴革命的領導使他成為了歷史性的、也富爭議性的人物。英國將繼續與古巴政府在廣泛的外交政策重要議題上合作,包括人權。」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一份聲明中稱,卡斯特羅是一位「傳奇的革命家和演說家」。「今天我帶著深深的悲痛聽到了古巴執政時間最長的領導人去世的消息。今天我們與古巴人民一起,為失去這位卓越的領導人哀悼。」特魯多還提到了他的父親、前總理皮埃爾·特魯多與卡斯特羅長期的友誼。「儘管他是一位富有爭議的人物,但無論是卡斯特羅的支持者還是批評者,都認可他做出的巨大奉獻、對古巴人民的愛,以及對這位『指揮官』長久的感情。」

人物影響

卡斯特羅已經不能被簡單視為一位20世紀的革命者,他在左翼知識分子眼中是一個革命符號,代表革命本身。

首先,卡斯特羅對馬克思主義的部分內容進行了本土化思考。在接受馬蒂主義與馬克思主義影響時,將「創造新人」(a new people),消除剝削,實現社會正義作為革命的使命之一,且在革命成功后,卡斯特羅主義要求用更為廣泛的免費教育與文化來培養社會主義新人。他將古巴從一個一盤散沙的民族轉變為了一個具有凝聚力的現代化國家,使其國民明白自己是一個獨立的民族而非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的附庸。

其次,卡斯特羅留下了獨立自主的經濟、政治、文化和外交政策,他反思了古巴社會主義發展過程的特殊性,即遭受外部持續的封鎖與入侵。針對此情況,卡斯特羅將古巴社會主義道路從複製社會主義陣營的政治經濟模式轉變為,以實現社會主義的「勞動解放」和「社會正義」的原則為目標,同時充分考慮古巴的經濟特色和民族、政治傳統,獨立自主的制定古巴社會主義的經濟、政治、文化和外交政策。

第三,卡斯特羅留下了對帝國主義的現代形式新殖民主義的堅定反抗態度。他堅定反對資本主導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而是要迎接全世界勞動者協同的全球化。他認為前者是「現代帝國主義強加給世界的,是持續不下去,必將垮台的」。

第四,卡斯特羅爾將歷史主體和革命主體視為「人民」或者「偉大的被忽視的群眾」,社會主義價值觀是加強農業工人、產業工人、小農、小企業主、學生和年輕知識分子等社會大眾的團結的關鍵因素。卡斯特羅綜合了馬蒂主義與切·格瓦拉對「社會主義新人」的思想,為古巴人民提供廣泛和全面的免費教育,塑造關於社會主義的自由、集體主義和犧牲的價值觀,並教育古巴人民將自己的國家視為一個勞動者的社會。

卡斯特羅始終致力於對國際共產主義事業做出貢獻。1960年,古巴成為第一個與新中國建交的拉美國家。1973年,卡斯特羅是第一位和唯一一位在越戰期間訪問越南的外國領導人,對朝鮮、寮國等國家,以及中東、拉美、非洲等地區進行解放運動的國家和組織進行聲援和幫助。在他的推動下,世界的進步力量先後建立了多種形式的團結陣線和合作範式,例如拉美左翼進步組織聖保羅論壇,2004年成立的拉美左翼國家一體化組織美洲玻利瓦爾聯盟—人民貿易協定 (西班牙語: Alianza Bolivariana para los Pueblos de Nuestra América – Tratado de Comercio de los Pueblos,ALBA-TCP) 等。

人物軼事

著名語錄

1953年,卡斯特羅帶領革命部隊攻打蒙卡達兵營失敗被捕后,他在法庭上發表著名的辯護詞《歷史將宣判我無罪》,其中包含一句名言:「判處我吧,這不重要,歷史會宣判我無罪!」

1959年,卡斯特羅說:「我和82個人一起開始革命。如果我必須再做一次,我將懷著堅定的信念,和10或15個人一起干。只要你有信念和行動計劃,隊伍再小也沒有關係。」

1959年,卡斯特羅說:「革命不是玫瑰花床,革命是未來與過去之間的鬥爭。」

1959年訪美期間,卡斯特羅針對美國記者提問回答道:「你們美國人總以為,其他國家都是來要錢的。我是為了友好關係和經濟合作而來。」

2016年4月19日,卡斯特羅進行告別演說,他說:「我很快就要年滿90歲。很快,我就會像其他所有人一樣。我們所有人都會面臨那一刻。但是,古巴共產主義者們的理想信念會保持不變,繼續在這個星球上證明,如果人們努力且有尊嚴地工作,就能夠生產出人類需要的物質和文化產品,我們需要為此繼續不停奮鬥。我們必須告訴拉丁美洲和全世界的兄弟們,古巴人民將會取得勝利。」

逃脫暗殺

卡斯特羅是美國海外刺殺的重要目標,相傳他曾經遭遇過638次暗殺,但都得以逃脫。古巴一位名叫法比安·艾斯卡蘭特的退休將軍曾專門撰稿披露了美國中情局對卡斯特羅的638種驚人的暗殺手段,包括「香煙炸彈」「雪茄炸彈」「貝殼炸彈」或者細菌病毒等手段,美國甚至企圖為卡斯特羅準備一件可以染上真菌的潛水服,以使他染上慢性皮膚病從而體力慢慢衰竭。

美國女間諜

1959年,洛倫茨(Marita Lorenz)與卡斯特羅相見,並對他一見鍾情,之後短暫返美,但仍然在卡斯特羅的邀請下來到古巴一起生活,並在短短2月後懷孕。但在孕期,她意外暈倒而流產,返回美國進行治療。在這期間,CIA向洛倫茨洗腦,稱這次流產是由卡斯特羅親手安排的,還向她灌輸卡斯特羅會危害全國的言論,說服洛倫茨暗殺對方。

洛倫茨同意了刺殺卡斯特羅的行動,在第二年返回古巴,試圖把毒藥放入飲料中但最終失敗。在洛倫茨企圖將毒藥從廁所沖走時,卡斯特羅進入廁所拔出手槍,讓洛倫茨來決定是否要殺死自己。洛倫茨則心軟下放棄了刺殺,但她擔心被CIA追殺,之後逃到邁阿密,再也未曾與卡斯特羅會面。

愛好雪茄

卡斯特羅是有名的雪茄愛好者,15歲的時候,他父親就教他如何抽雪茄煙和享用葡萄酒,從那以後卡斯特羅開始抽上了雪茄煙。1985年,他曾宣布戒煙,表示「我必須為古巴人民的健康作出的最後一次犧牲」。2016年8月,為了慶祝卡斯特羅的90歲生日,古巴老兵何塞和多名助手共同卷制了世界上最長的一根雪茄,製作過程耗時10天。

愛好運動

卡斯特羅還是一名運動健將,他18歲時曾獲得「古巴最佳全能運動員」稱號。他還是一名足球迷,後來成了馬拉多納的球迷,曾將馬拉多納接到古巴進行戒毒治療。此外,他還熱衷於棒球,在哈瓦那大學法律系讀書時,卡斯特羅就是棒球場的明星,善於線路刁鑽的外曲線球。這種天分被當時美國棒球大聯盟的球探發現,華盛頓參議員隊和紐約巨人隊都想把他挖到美國打球。古巴革命成功后,卡斯特羅在1959年曾作為古巴棒球勁旅哈瓦那「糖王」隊的投手上場投球。

家庭生活

卡斯特羅的父親安赫爾·卡斯特羅·阿爾吉斯(西班牙語:Ángel Castro y Argiz)是一名西班牙士兵,他包括卡斯特羅在內共有七個孩子。

卡斯特羅的母親麗娜·魯斯·岡薩雷斯(西班牙語:Lina Ruz González)曾是其父親農莊中的一名傭人,在安赫爾·卡斯特羅結束第一段婚姻后與他結婚。

卡斯特羅的第一任妻子米爾塔·迪亞斯·巴特拉(Mirta Díaz-Balart),二人在學生時期相識並結婚。

小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 Díaz-Balart),卡斯特羅的長子,1949年9月出生,曾擔任古巴原子能委員會主席、古巴基礎工業部部長顧問、古巴科學學院副院長等職務,致力於科學領域。

阿琳娜·費爾南德·雷夫埃爾塔(Alina Fernández Revuelta),卡斯特羅唯一的女兒,1956年出生,年輕時擔任過模特,1993年離開古巴,后在美國獲得政治庇護,成為南佛羅里達州電台主持人。

達莉亞·索托(Dalia Soto Del Valle),1980年和卡斯特羅舉行秘密婚禮結為夫妻,幾乎從不參與卡斯特羅的社交活動。

另外五名兒子是卡斯特羅與第二任妻子所生,亞歷克西斯、亞歷山大、亞歷桑德羅、安東尼奧和安吉爾,其中亞歷桑德羅和亞歷克西斯都是計算機專業畢業,做IT生意。安東尼奧是古巴棒球隊的一名醫生。亞歷山大是一名攝影師,2012年曾在墨西哥舉辦了一場畫廊展覽。最小的兒子安吉爾對汽車有興趣,是卡斯特羅唯一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兒子,據稱從事賓士汽車公司在古巴的代理業務。

相關作品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