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織錦(湘西土家族的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技藝)

土家織錦,又名西蘭卡布或西蘭卡普,也稱土家鋪蓋。是分佈在湘鄂黔渝四省交界處武陵山區的土家族人民擅長的一種具有濃厚民族風格的紡織工藝品,以湘西土家織錦最具代表性。土家織錦作為中國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具有濃厚的民族特色,在國內外享有崇高的聲譽。

土家織錦可上溯至東周末年的戰國時期,在那時被用作舞蹈的服裝。據《龍山縣誌十六卷首嘉慶二十三年刻本》記載,土家族婦女自古以來便種植桑麻,養蠶織布,織物色彩斑斕。自漢代至清代,土家織錦的紡織技術、染色技術在土家族與漢族等其他民族的文化交流中不斷得到改進,有「峒布」「溪布」「土錦」「斑布」等稱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土家織錦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與傳播,享譽海內外,產品開發多樣性顯著增強。自改革開放以來,土家織錦在蓬勃發展的同時也面臨著織工流失、學習者年齡結構失衡、傳統技藝逐漸失傳等困境。土家織錦以絲棉為主要原料,以天然植物或礦物作為染料,色彩斑斕,通經斷緯,採用「反織法」用緯線在經線上反面挑花,形成各種各樣的花紋圖案,古樸粗獷中蘊含著艷麗細膩,優雅而莊重。土家織錦以湘西織錦名聲最盛,而湘西織錦中又以龍山織錦與永順織錦最為突出。

土家錦與壯錦、傣錦、黎錦並稱「中國少數民族四大名錦」,與苗錦、瑤錦、侗錦並稱「湖南四錦」。2005年,土家織錦被確定為湖南省民族民間十大優秀文化遺產,2006年,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被稱為「高度濃縮的民族文化」,2009年5月,入選第二批湖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土家織錦具有較高的美學價值、民俗文化價值、文化傳播價值以及社會歷史價值,湘西龍山、永順等地區已組建多個土家織錦傳藝班,以傳承保護這種古老的技藝。

別名由來

土家織錦又名西蘭卡布,這一名稱來源於土家族一個婦孺皆知的民間傳說。傳說在古代有一位十分擅長織錦的土家姑娘,她的名字叫西蘭,西蘭在土錦中幾乎織完了所有的鮮花,但是唯獨沒有織過白果花,因為據說這種花「寅時開花,卯時謝」,開花的瞬間難以被觀察到。為了織出白果花,西蘭夜夜守在園中白果樹下等它開花,但是西蘭的嫂子卻出於嫉妒在她的父親面前污衊西蘭夜會情郎,父親聽信了不實的傳言,暗中觀察女兒的動向,越發覺得此言不虛。某個月明之夜,白果樹終於開花,西蘭欣喜若狂,父親一氣之下抄刀衝進園中,將西蘭砍死在白果樹下,一朵白果花飄落到西蘭懷裡,父親突然明白自己誤會了女兒,悔不當初,於是將西蘭織造的花布用作鋪蓋,感覺女兒彷彿還在身邊。死後的西蘭化身為一隻鳥雀,為了紀念西蘭化身的鳥雀,土家族的織錦婦女們把這種鳥雀織在土錦上,名為「陽雀花」(陽雀即漢語中的杜鵑鳥),成為土家織錦的典型紋樣。西蘭自此被奉為織造之神,為了紀念她,人們將她生前織的被子稱為「西蘭卡布」或「西蘭卡普」或「打花」。

歷史沿革

土家織錦作為土家族的文化結晶,其發展演變歷史十分悠久,最早可上溯至戰國時期。

先秦發源

公元前300年左右,東周末年的戰國時期,四川東部到湖北西部的「巴子國」為秦所滅,其中一部分的巴人進入到五溪地區,與當地居民雜居融合,他們就是土家族的祖先。這部分巴人後裔十分擅長農業生產和織造,他們所生產的各種織物常成為上貢的珍品,在這時他們所紡織的布料被稱為「賨布」,從字面上來理解就是「蠻人紡織的布」,「賨布」往往是用大麻紡織的細布,並且這時候的土家先民已經能夠熟練使用黃麻、青麻等天然染料,創造了染織工藝,這種「賨布」與土家織錦關係匪淺,在當時主要作為本民族舞蹈演出的服裝使用。

秦漢至南北朝

秦漢時期,土家織錦發展迅速,居住在武陵地區的土家先民開始用有顏色的毛紗或者土麻編織斑斕多彩的布料,當時被叫做「布」或「凡」,可以用來抵扣賦稅,這在《後漢書·西南蠻夷傳》中有所記載。

三國時期,蜀國在丞相諸葛亮「今民貧國虛,決敵之資唯仰錦耳」的政策號召下,紡織業得到大力發展,土家族人民漸漸掌握了漢族較為先進的染色技術,自此土家錦的顏色更加斑斕。魏晉南北朝時期,湘西地區又一次迎來民族大融合,在文化大融合中土家先民的紡織手藝也得到了長足發展,此時的土家織錦已經「紋如綾錦」,被稱為「蘭干細布」。

唐宋至清

唐宋時期,土家族與漢族人民的交流越發頻繁,土家族地區的紡織業得到進一步發展,「女勤於織,戶多機聲」的社會風氣十分濃厚。因為這時候把定居在「五溪」之一的酉溪旁的土家先民稱為溪峒蠻,故而他們所織的布被稱為「溪布」或「溪峒布」,而土家織錦就是「溪布」中最上乘的一種,它在「布」的基礎上加織了許多顏色的綵線,形成了許多五彩斑斕的圖案,圖案多達兩百多種,因此由原來「布」上升為了「錦」,從《宋史·真宗本紀》《永順縣誌·食貨志》等記載中都能看到,歷代的土司王都有把土家錦進奉給皇帝的行為。

明清時期,土家織錦得到進一步發展,民間出現了職業化的織錦世家,土家織錦的原料由原來的麻與絲——用以區分平民與權貴——變化為以棉為主,以絲為貴,這時的土家織錦被稱為「土錦」「斑布」「花布」,應用範圍十分廣泛,然而「改土歸流」之後由於清政府強推滿漢文化,土家織錦逐漸向飾品、被蓋等方向發展,裝飾性越來越強,色彩搭配越來越明艷熱烈。嘉慶年間,土家錦到達了登峰造極的全盛階段,這時的土家族女孩從十歲左右開始學習織錦,一直織到出嫁,所織的土家錦全部作為嫁妝陪嫁到男方,女方陪嫁的土家錦越多表明這個女孩越勤勞聰敏。

近現代時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土家織錦慢慢走向世界,享譽海內外,廣受好評,被認為「可與烏克蘭刺繡比美」,多次送往北京進行展出。「文化大革命」時期(1966年至1976年),土家織錦被定義為「四舊」,創作土家織錦的斜腰織機被定義為「資本主義的尾巴」,土家織錦的傳承與傳播遭到嚴重阻礙。改革開放后(1980年以後),土家織錦重新恢復生機,其生產也進行了創新,織機被改進為寬幅木機,能織出尺幅更大的織錦,並且開發出了壁掛、沙發巾、沙發墊、錢包等多種產品,多次在日本、西歐等國家和地區進行展銷,連續獲得國際博覽會金質獎、全國美術百花獎一等獎、金獎等七項大獎,巨型土家織錦壁掛《巴陵勝景——岳陽樓》成為北京中國人民大會堂湖南廳的「鎮廳」之寶。1989年,湘西土家織錦曾作為國禮被贈與當時的美國總統布希及其夫人,被譽為「人類藝術的稀世珍品」。

分佈地區

土家織錦輻射著湖南、湖北、貴州、重慶交界地的整個武陵山區,然而最具代表性的當屬湖南的湘西土家織錦,其中又以龍山織錦和永順織錦名聲最大。

湖南永順縣

永順縣的土家織錦技藝主要傳承在該縣的靈溪鎮、王村、萬坪、和平、鹽井等鄉鎮。永順縣主要產出有平紋素色織錦——土家織錦中重要的一種類別。平紋素色織錦就是指將緯線織在普通平紋布面上,受土家族民間「十字綉」「數紗綉」影響較大,用色不多,布料也較斜紋彩色織錦更薄,布面與花樣的明暗對比強烈,花樣部分的凸出感很強,更立體。永順織錦的色彩搭配偏向於以黑色為底,淺色織花,有「永順沉著」之名。

湖南龍山縣

龍山縣於2007年被命名為土家織錦之鄉,土家織錦工藝美術大師葉翠玉和葉水雲都來自龍山縣的洗車河流域。龍山地區主要生產有斜紋彩色織錦,這種織錦需要掌握四種織造技巧:上下斜、對斜、摳斜和半格。上下斜主要用於挑織彩色斜紋花,經線與緯線以斜線的方式排列在交織點上。對斜主要用於挑織平紋花紋,摳斜用於挑織難度較大的彩色斜紋花——比如岩牆花和桌子花等,半格由摳斜工藝發展而來,織造的圖案更加細膩,因而常用來編織人物或文字圖紋。另外在色彩搭配上,龍山織錦偏向於以紅色為底,金色織花,有「龍山富麗」之名。

工藝特點

原料

土家織錦大多為土家族婦女自織自染自用,原料由遠古時候的葛麻、苧麻,中古時候的蠶絲、棉花,演變到現代社會的人造絲、化纖材料,現代的土家織錦有蠶絲、棉經絲緯、棉經棉緯、絲經毛緯、棉經腈綸緯等多種類型。土家織錦的染料大多採用當地大山裡生長的花、葉或者天然礦物作為原料,如紅花、藍靛、五倍子、烏梅、莧菜、桑葉果、薑黃、黃柏和硃砂等,用紅花、茜草和狗屎泡的根染制紅色,或者熬煮莧菜製成紅色,用五倍子、馬桑樹皮和板栗球殼染制黑色,用黃梔子、薑黃和黃柏皮染制黃色,所染顏色的深淺取決於染液的濃度。一般將絲棉漂洗之後再染色,之後再加入明礬增加光澤,就能夠染出土家織錦中斑斕的色彩。

織機

傳統的土家織錦是用木質斜腰式織機織就的,這種織機也稱為腰裹斜織機,一般由機架、機杼、滾子、坐板等部件構成,長約5尺,寬約2尺,高約3尺,主要構件有滾板、綜桿、踩棍、竹箱、梭羅、滾棒、篙筒、挑子、撐子、魚兒、繃帶。綜桿是一個槓桿,其上纏有均勻的提綜線套,可以反覆地提起經線。踩棍與綜桿之間由魚兒連接。魚兒大多為魚型或鳥雀型,中間打孔穿插軸承,前段牽引出一根線連接繒,後段也牽出一根線連接壓棍(壓住分離后的經線),每當雙腳在踩棍上踩動,魚兒就開始上下滾動,然後通過魚兒的槓桿作用帶動綜桿,從而帶動繒上的經線上下分離開來,以便提起經線開口根據花樣織入相應緯線。梭羅用來穿緯線和打緊緯線,中間有一個凹槽,用來裝置緯線,凹槽的壁板中間前後均有小孔 ,以便穿過緯線織成圖案;挑子用來挑動緯線織就花樣,滾棒用來滾卷織好的織物。

織造流程

土家織錦的傳統紡織過程是在機床窄小的土織布機(也稱腰裹斜織機)上以藍色、黑色、紅色、白色等顏色的棉線為經線,以其他各種顏色的絲線、棉線、毛線為緯線,將經線的一端放置在織機上,另一端系在紡織者的腰間,然後左右手並用,手工挑織而成,織物分成三層,挑織緯線均從織物背面完成。土家織錦的技藝流程主要由紡捻線、染色、倒線、牽線、裝箱、滾線、撿綜、翻篙、撿花、捆桿上機、織布邊、挑織等12道工序組成,另以「反織法」挑織成圖案花紋。織機上高下低,挑織時需坐在低的這一邊,將已經纏上經線的一邊滾棒系在腰間,用挑子在經線上挑花,自己挑選色彩斑斕的緯線填入,織造時要注意拉緊經線,以使經面平整,然後用梭羅挑進並打緊緯線。

色彩紋樣

土家織錦的色彩以暖色調為主,兼收繽紛斑斕和大方素雅的調色,其色彩搭配大多來自於自然界,通常用紅色代表光明,黑色代表黑暗,綠色代表生機,總體色彩較為濃厚艷麗。簡單來說,土家織錦以藏藍、土紅、駝棕、黑色為基調,點綴以墨綠、白色、水紅色等色塊或色條,富麗大方,能夠表現出土家族人民熱情奔放、勇於開拓的性格特質與民族精神。

土家織錦上的圖案以菱形紋樣居多,包括單八勾、雙八勾、十二勾、二十四勾、四十八勾等幾何圖形,具有重複構圖和循環性的特點,體現了土家人渴望躲避外界紛爭、尋求安穩生活的文化心理。傳統的土家織錦有「窩畢」「仆茲」紋和「台台花」紋。「窩畢」即土家語里的「小蛇」,「仆茲」意為「大龍」,這兩種紋樣均可以歸為龍類紋樣,與土家族早期信奉的龍圖騰有一定關聯;「台台花」紋由水波紋、小船花、人臉紋組合而成,隱喻土家民間傳說中的「人類起源」神話,這種紋樣一直專用於保護小孩的用品上,不能夠隨意使用。土家織錦的其他典型紋樣還有:用傢具形狀作花樣,如椅子花、桌子花;用花卉作花樣,如大白梅、萬字蓮花、牡丹花;用動物形狀作花樣,如獅子、燕子;還有受漢文化影響形成的紋樣,如鳳穿牡丹、鷺鷥採蓮、野鹿含花。

土家織錦的紋樣通常使用「反織法」織就,其特點在於「通經斷緯」,即織錦的經線是一整根線,但緯線是零星、散斷的,緯線的長短和色彩主要取決於設計的圖案。因為織錦上的紋樣都是由緯線完成的,所以若想織就不同的花紋,就需要改變緯線的長短、數量和顏色。

應用範圍

土家織錦色彩斑斕,自古以來大多用作衣裙布料,特別是上有「台台花」紋樣的土家織錦只能用作保護小孩的布料,不能隨意使用。在清代「改土歸流」以前,土家族男女衣著相同,都是在頭上裹花帕,衣裙下擺儘是精美斑斕的繡花,「改土歸流」之後,男女衣著才區分開,但愛美的土家族人民仍然會在衣裙的領口、胸襟、袖口、下擺處鑲上一圈花邊(滾邊),由此形成了現代的土家族服裝。隨著土家族社會文化的發展,土家織錦漸漸成為了物質財富的代表,積累得越多表示其主人越勤勞富有,於是土家織錦也逐漸作為珍貴禮品贈與他人,土家姑娘也會用土家織錦做香袋、書包、頭巾等物件送給心上人。改革開放以來,土家織錦的應用範圍越發廣闊,開發了沙發巾、壁掛、沙發墊、錢包等各種形式的產品,進行了大量的創新。

代表人物及作品

葉玉翠

葉玉翠,1911年出生於湘西龍山縣苗兒灘鎮葉家寨村,1957年她與湖南省工藝美術研究所合作創作的土家織錦壁掛《開發山區》以及個人創作的織品《蝴蝶戲牡丹》《陽雀花》等作品在倫敦國際博覽會上展出,並獲得好評。20世紀70年代,她在家鄉葉家寨組建了土家織錦傳藝班。1984年,葉玉翠被聘為龍山縣民族織錦廠的土家織錦技術顧問,先後培養了150多名學徒,同時還親自整理出來了一百多種傳統紋樣。1988年4月,葉玉翠被國家輕工部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1992年,葉玉翠因病逝世,享年81歲,其代表作有《老鼠迎親》《鯉魚跳龍門》《岳陽樓》等

劉代娥

劉代娥,1955年出生於湘西龍山縣苗兒灘鎮撈車村,自12歲起跟隨祖母學習織錦,高中畢業后在家從事織錦生產並收集傳統織錦作品。20世紀八九十年代,劉代娥被多家民族織錦廠聘用,徒弟多達百餘人,湖北民族學院和吉首大學依託她的「撈車河土家織錦工藝坊」,建立了田野文化研究基地。另外,劉代娥還整理了220種傳統樣式,掌握了100餘種挑花工藝,2011年創建了苗兒灘鎮土家織錦技藝傳習所。2006年她被中國工藝美術學會織錦專業委員會授予「中國織錦工藝大師」稱號,被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確定為第一批民族民間文化遺產傳承人,被文化部確定為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土家織錦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劉代娥的代表作品有《岩牆花》《船船花》等。

葉水雲

葉水雲,1968年出生於湘西龍山縣苗兒灘鎮葉家寨村,12歲起跟隨葉玉翠學習土家織錦,15歲拜葉玉翠為師。1988年進入鳳凰職業中專學校學習,留校任教后一直從事土家織錦的製作、教學和研究,首創了色彩推移法,傳授了大批學生和徒弟。2001年,葉水雲被湘西州政府授予「文學藝術創作突出貢獻獎」,2004年被中國藝術研究院聘請為民間藝術研究員,2006年獲得中國工藝美術學會織錦專業委員會授予的「中國織錦工藝大師」榮譽稱號,2007年獲得「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同年6月成為文化部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土家織錦技藝代表性傳承人」。葉水雲的代表作品有《對蝴蝶》《椅子花》《龍鳳呈祥》等。

價值影響

民族文化價值

土家織錦作為土家族的傳統手工藝,在海內外享有盛名,被稱為「高度濃縮的民族文化」。土家織錦的影響輻射了整個武陵山區,對清江流域的土家族族群以及湘西苗族和黔東苗族都造成了較大的影響,特別是對湘西苗錦造成了一定影響。 土家織錦作為土家族珍貴的財富早已融入了土家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無論是用作嬰孩襁褓還是用作新嫁娘的蓋頭,土家織錦不僅僅是他們的生活必需品,更寄託、蘊含著他們的民族精神與信仰,成為了土家族人民對美好生活嚮往的載體。

土家織錦中的衍生紋樣吸收融合了如漢族、苗族等各民族的文化,展現出其強大包容性,也有研究者認為這反映了身處渝湘黔鄂交界處的土家族兒女包容兼收的特性及其與各民族團結、友好、平等相處的願望。

文化傳播價值

土家織錦多次作為中國文化代表出國交流,在國內外受到極大的稱讚。據不完全統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幾十年中,湘西土家織錦先後十二次出國展出或表演,獲得國際性獎項十餘次,國家級獎項二十餘次,在國際上贏得了良好的聲譽。1986年,在日中友好協會的邀請之下,湘西土家織錦東渡日本展出,在日本引起轟動。1985年,由上海科教電影製片廠拍攝的《土家織錦》被翻譯成七國文字,作為中華民族文化的代表由中國駐外的150餘個大使館在全世界進行大力推廣宣傳。1989年9月,湘西土家織錦代表中國參加了由南斯拉夫舉辦的第56屆諾維薩德國際博覽會,並獲得了這次博覽會上中國唯一的金牌。1993年,龍山縣土家女杜月娥應美國邀請在美國進行了長達半年的土家織錦表演,積極地宣傳了中華文化。

社會歷史價值

土家織錦的發展歷史中也蘊含著土家地區社會發展的縮影。從土家族祖先的原始織造到賨布、蘭干細布、溪峒布,最後定型為土家織錦,這一歷史進程中反映了土家族社會由原始走向現代的的過程,也就是從湘西北土著到巴人南遷、烏蠻東移、客漢入峒的歷史,從多民族聚居發展為單一民族的歷史。土家織錦織造工藝和材料的變化也反映了土家社區生產力發展的過程,由原始的葛麻發展為蠶絲棉花,再到現代的化纖和人造絲,正反映了土家社區由原始的巫楚文化、農耕文明一步步轉向現代工業文明的進程。

傳承保護

發展現狀

20世紀50年代中期,美術史家阮璞寫作了《土家族美術史》,在其中高度肯定了土家織錦的藝術與實用價值。出身湘西的文學家沈從文也高度重視土家織錦的藝術、民俗價值,在其文學作品,例如《蕭蕭》中多次提到這種湘西藝術品,在《湖南的人民藝術》一文中更是極力誇讚土家織錦之華美精細,在給從事文物管理工作的兄長的信中也多次強調保護土家織錦的重要性。

「文化大革命」期間,土家織錦被打成「四舊」,幾乎不再生產,幸而這種技藝保存了下來,在改革開放之後再次復甦。然而20世紀80年代以後,土家織錦的發展受到嚴峻挑戰,師徒內部傳承、家族內部傳承的傳承方式以及個體生產經營的方式使得其生產與銷售均面臨困境。由於湘西旅遊業的快速發展,市場上充斥著大量粗製濫造、來源不明的土家織錦,真假難辨,對土家織錦的聲譽造成了嚴重傷害,銷量急劇下降。

進入21世紀以來,儘管政府大力保護、宣傳土家織錦,但是由於土家織錦特殊的手工織造工藝無法實現工業化大生產,從而造成了生產周期長、生產效率低下、織工的勞動積極性低等問題,並且因為織工無法依靠土家織錦獲得穩定的收入來源,故而外出務工人員日多,土家織錦的技藝逐漸丟失。此外,由於土家織錦傳承的年齡結構問題,掌握這門技藝的大多是30歲以上的土家婦女,20歲以下的土家少女幾乎不會織花,因此土家織錦不僅在產業化發展方面面臨著嚴峻挑戰,其自身的傳承保護也遇到了困境。

保護措施

改革開放之後,為了推進脫貧工作的開展,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在湘西建立了許多工廠以生產土家織錦、苗綉等手工藝品,這一舉措也為眾多湘西婦女提供了就業機會,幫助婦女脫貧,走出大山。

2005年,土家織錦被定為湖南省民族民間十大優秀文化遺產,2006年,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劉代娥、葉水雲成為了土家織錦的代表性傳承人。隨著湘西旅遊業的進一步發展,龍山地區推出了「非遺+民宿」的旅遊業發展模式,向遊客宣傳土家織錦技藝,傳承非遺文化,展現土家族特色文化。同時,土家織錦技術也走進了校園,通過與學校合作將這門技藝傳授給更多的年輕人,通過校企聯合拓寬銷售渠道,大力推動土家織錦文創的發展,以進一步喚醒土家織錦的市場活力。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