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吾(中國近現代思想家)

李宗吾,男,1879年2月3日出生,四川自貢自流井人,中國近現代思想家、教育家、革命家、作家。

1912年以奇書《厚黑學》驚世,並自號「厚黑教主」,被譽為「影響中國20世紀的20位奇才怪傑之一」。

1943年9月28日去世。

人物生平

少時學業

李宗吾8歲開始入私塾讀書。20歲就讀富順縣自流井三台書院,次年轉炳文書院受教名師盧慶家門下,學問大進。光緒二十七年(1901)中秀才,次年赴成都補行恩、正兩科鄉試,考取四川省高等學堂入優級理科師範班。在校期間,受同盟會會員雷民心、張培爵的影響,李宗吾加入中國同盟會。光緒三十三年(1907)以最優等成績畢業,學部特授舉人。光緒三十四年(1908),李宗吾受聘任富順縣中學堂(今富順二中)教習。宣統三年(1911),任富順縣中學堂監督(校長)。民國三年(1914),四川省政府委李宗吾任富順縣視學,上任不久奉調江油縣任省立第二中學(今江油一中)首任校長。次年調任省視學,負責省內中小學教育的籌劃檢查等工作。

成年為官

民國元年(1912),四川省成立軍政府,由尹昌衡和同盟會會員張培爵分任正副都督。張培爵以副都督分管民政,擬設一個審計院,欲委派富順人廖緒初為院長,李宗吾為次長。兩人都堅辭不就,結果省政府只得改委尹昌齡為院長,廖緒初為次長,李宗吾為第三科科長。就低不就高,引得輿論怪異。審計院裁撤後,財政司委李宗吾為重慶海關監督,這是當時四川地區最令人垂涎的一個「肥缺」,李宗吾先生卻並不屑為,還立即將委任狀退回。財政司不得不請託他的同學劉公潛前往勸駕,仍力辭不就,惹起社會和官場又一番驚異。省政府又委李宗吾為四川官產競賣經理處總經理,這又是當時官場的一個「銀窩窩」。他雖然同意出任,但卻提出要將月薪由200元減為120元才肯就職。消息傳開,又令官場議論稱奇。後來,李宗吾由官產競賣處轉為官產清理處處長,但因全國南北分離,政局混亂,加上有政客、官僚阻撓,官產既不能競賣也無法清理,不久官產清理處亦撤銷。李宗吾不願再留官場,決定回家閑居。可是為官數年,清廉一身的他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不得不向富順同鄉陳建人借錢五十元,才免去了「有家歸不得」之苦。

創作經歷

李宗吾入學后改名世楷,字宗儒,意在宗法儒教,尊奉孔夫子,25歲思想大變,與其宗法孔孟之道,不如宗法自己,故改名為宗吾。為人正直,為官清廉,其職位油水豐厚,而離任時清貧潦倒。

1912年以「獨尊」之名,撰寫了轟動一時的《厚黑學》,以後陸續寫了一系列文章,其中包括1927年發表的《我對聖人之懷疑》。

1928年發表了《社會問題之商榷》。自詡學說與道、儒、釋相提並論,被譽為蜀中奇人,

1936年將歷年所作文字的一部分,融合自己的新觀點和想法,重新以隨筆體裁整理為文,在成都《華西日報》上開闢《厚黑叢話》專欄,連載發表,以後同名結集單獨成書;同年發表了被人稱為扛鼎之作的《中國學術之趨勢》。

1938年將以前曾發表過的短文《心理與力學》重新整理成書同名發表,人們稱其為《厚黑原理》。

人物評價

吳稚暉稱其為當代的了不起的思想家。

宗吾先生的著述涉及哲學、社會學、心理學、教育學,甚至暢談物理學、經濟學,凡百餘萬言,在經歷40年代的轟動效應之後,逐漸在思想史上展露出深遠的影響力和衝擊波,開啟了對國民性反思的思辨之路。

在華人學術領域,林語堂、梁實秋、柏楊、李敖、南懷瑾、張默生、李石鋒等等學問大家對李氏思想進行了多方位的推演和研究,紛紛指出,李宗吾在文化史尤其是思想史上具有不可替代性和僭越性,是四川人為中國現代思想所做出的不可多得的貢獻。

張默生先生的《厚黑教主傳》也很好的詮釋了這一點。

解放以後,海外對李宗吾的研究已經推演至更為廣闊的領域。

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內各出版機構紛紛出版李氏著作,版本據我的不完全統計,達數十種之多。

其傳記也作為研究課題進入了大學課程。

中國人民大學的研究生王磊等人專門寫出了30萬字的李氏思想傳記《厚黑教主李宗吾傳奇》,已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促進了李氏學術思想的發掘和研究。

在清華大學傳播學系2002研究生的課程里,「從馬基雅維里的《君主論》到李宗吾的《厚黑學》」的專論,已經進一步體現了其學術、思想的生命力。

當代學人谷照明、王善生、鐵波樂、笑蜀、陳遠、李加建、鄧遂夫、陳思遜、李波等人均從不同的層面對宗吾先生的多方面成就進行了研究,尤其是對其思想具有的「當下性」價值予以了特別關懷。

在對待宗吾先生的問題上,鬼才魏明倫倒是顯得比較理智,他在《奇奇怪怪的四川人》《台北訪李敖》等文章里高度頌揚了宗吾先生的精神與人格魅力。

李宗吾一生學識淵博,品行嚴正,思想活躍,敢說敢言。他目睹人間冷暖,看透宦海浮沉,其《厚黑學》嬉笑怒罵,皆成文章,被社會視為憤世嫉俗之作,在客觀上揭露了封建統治者的奸詐和舊官場的腐敗,在全國影響頗大。

後世紀念

2004年4月4日清明節,李宗吾學術研究會籌備組諸同仁和部分文藝界人士,自發地組織起來前往大岩村為大師掃墓,其情景一如媒體在報道時用的黑體標題那樣——《「厚黑宗師」身後不寂寞》。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