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穿節(中國傳統節日之一)

地穿節是中國傳統節日,在正月二十一。

傳說中女媧補天的日子是正月二十日,這一天被稱為「補天穿」或「天穿節」。既然有「補天」的節日,相應地,也就該有「補地」的節日。一般這一天被定在「天穿節」的后一日。於是,正月二十一日便是「地穿節」,亦名「穿地」。

地穿節一是紀念女媧補天,二是表達了人們對於美好、清明社會的嚮往。

節日歷史

神話典故

女媧氏鍊石補天,這是中國很早就有的神話傳說。其出處是《淮南子·覽冥訓》: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làn)焱(yàn)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zhuān)民,鷙(zhì)鳥攫(jué)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背方州,抱圓天。」

所謂「女媧補天」,乃是平息災難、拯救氏族滅亡的寓言。辛棄疾詞雲「袖裡珍奇光五彩,他年可補天西北」「看試手,補天裂」等,就是以「補天」象徵平息民族災難的。《紅樓夢》中「補天」「補地」的典故更明確的表達了挽救衰亡、幫助他人的意義。這並非辛棄疾、曹雪芹的別出心裁,實是神話自具的文化意義在歷史中的傳遞。

起源發展

傳說中女媧補天的日子是正月二十日,這一天被稱為「補天穿」或「天穿節」。東晉·王嘉《拾遺記》載:「江東俗號正月二十日為天穿日,以紅縷絲系餅餌置屋上,曰補天穿。相傳女媧以是日補天也。」南朝·梁宗懍《荊楚歲時記》亦載:「江南俗正月二十日為補天日,以紅絲縷系煎餅置屋上,謂之『補天穿』。」宋代南城(今江西南昌)人李覯《正月二十日俗號天穿日以煎餅置屋上謂之補天感而為詩》說:「媧皇沒有幾多年,夏伏冬愆任自然。只有人間閑婦女,一枚煎餅補天穿。」可見,此節最遲從東晉起,就在江東一帶流行。其主要的風俗就是婦女煎餅,用紅絲線系掛於屋上,以紀念女媧補天的功績。

而《淮南子·覽冥訓》上說「往古之時」的災難,乃是「天不兼覆,地不周載」。既然有「補天」的節日,相應地,也就該有「補地」的節日。一般這一天被定在「天穿節」的后一日。宋·葛勝仲(字魯卿)《驀山溪·天穿節和朱刑掾二首》云:「天穿過了,此日名穿地。橫石俯清波,競追隨、新年樂事。」江南民諺亦有所謂「二十日天穿,二十一日地穿」的說法。可見正月二十一日即是「地穿節」,亦名「穿地」。

節日寓意

「補天」、「補地」,均有「濟世」的含義。

但是相比而言,「補天」更偏重於指家族、國家層面上的力挽狂瀾,扭轉乾坤;而「補地」則更側重於個體行為層面上的剷除奸惡、輔助善良,使世路平坦無坑陷。在「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之際,女媧的「煉五色石以補蒼天」,可謂之「補天」;在朝綱混亂,贓官遍野之時,有人能執掌朝政大權,澄清吏治,使天下清寧,這也可謂之「補天」。而警醒壞人,便是「補地」;在生活中處處幫助別人,也可以叫做「補地」。

衍生文化

紅樓主旨

《紅樓夢》其書,原名《石頭記》,便是以女媧補天的故事開篇的:原來女媧氏鍊石補天之時,於大荒山無稽崖練成高經十二丈、方經二十四丈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媧皇氏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只單單的剩了一塊未用,便棄在此山青埂峰下。誰知此石自經煅煉之後,靈性已通,因見眾石俱得補天,獨自己無材不堪入選,遂自怨自嘆,日夜悲號慚愧。(甲戌本第1回)

按故事所云,小說的男主人公賈寶玉,正是由這麼一塊補天剩餘的頑石投胎幻化而來。恰因為他「落墮情根」、「無補天之用」,才降落到紅塵世界,經歷了一番人間的悲歡離合。正所謂「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許年」是也!

既然「補天」不成,那麼,又何不用去「補地」呢?事實上,脂硯齋也恰好批云:剩了這一塊便生出這許多故事。使當日雖不以此補天,就該去補地之坑陷,使地平坦,而不有此一部鬼話。(甲戌本第1回側批)

借物喻人

《紅樓夢》中,寶釵的生日為正月二十一日「補地穿」。

鳳姐道:「二十一是薛妹妹的生日,你到底怎麼樣呢?」(第22回)第63回中探春說過:「過了燈節,就是老太太和寶姐姐,他們娘兒兩個遇的巧」。所謂燈節,就是正月十五的元宵節。而在同回中,史湘雲亦說過:「大正月里,少信嘴胡說。」襲人也說過:「好好的大正月里,娘兒們姊妹們都喜喜歡歡的。」我們可以知道鳳姐說的這個「二十一」就是正月二十一日。

作者有意將寶釵的生日設定在女媧補天之後的「補地」日,足見,在《紅樓夢》中,寶釵從出生那一天起,就肩負了女媧補天穿一樣神聖、偉大的「補地穿」的使命!

寶釵於閨閣之中,勇於「諷刺時事(37回)」、「借蟹譏權貴(38回)」,又憐愍眾生,有著助湘雲(第37、38回)、慰黛玉(第42、45回)、援岫煙(第57回)、憐尤二(第69回)、護香菱(第80回)等一系列善舉。在她的能力範圍之內,力求消除地之坑陷,讓善良人和弱者走的更平坦,這雖不足以「補天」,卻是實實在在的「補地」!

除了這個地方以外,書中還有一處把寶釵與女媧直接聯繫了起來。這就是第50回,寶釵與眾姐妹聯句時所吟出的一句話:鰲愁坤軸陷。(第50回,《蘆雪庵聯句即景詩》)

按,女媧補天的故事,出自《淮南子·覽冥訓》。其中,寫女媧修補塌陷的天地,恰有「斷鰲足以立四極」的說法。因此,「鰲愁坤軸陷」放在整個《蘆雪庵聯句即景詩》里,其字面的含義就是:大雪造成的積雪實在太厚了,有再次壓垮大地的危險,那些大海龜(鰲)又要擔心它們的四足會被砍去修補天地四極了。往深里推一步,寶釵和女媧都有「斷鰲足」的想法,整個《紅樓夢》中惟有林黛玉反以「鰲背三山獨立名」自我期許。那麼,這個「鰲愁坤軸陷」放到全書中,無疑又具有斬斷功名慾望,方可行無為之治的象徵意義。

因此,寶釵可謂是生活在凡間的一位女媧氏,一位不具有神力,沒掌握朝政大權,卻依然具有很強個人能力和人格魅力的女媧氏!

(作者:鄭無極)

詩詞歌賦

《驀山溪·天穿節和朱刑掾二首》

宋·葛勝仲

春風野外,卵色天如水。魚戲舞綃紋,似出聽、新聲北里。追風駿足,千騎卷高岡,一箭過,萬人呼,雁落寒空里。

天穿過了,此日名穿地。橫石俯清波,競追隨、新年樂事。誰憐老子,使得暫遨遊,爭捧手,乍憑肩,夾道遊人醉。

蘆雪庵即景聯句

寶玉:何處梅花笛,

寶釵:誰家碧玉簫。鰲愁坤軸陷,

湘云:龍斗陣雲銷。

赞(0)